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合围
一本读|WwんW.『yb→du→.co
    “行了,你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霸刑天拍了拍副官的肩膀,“上面可能有自己的考量,我们只需要确保任何时候都能获胜而已。若能一举击溃这支离城边军,至少能保边境一年平安。”

    “但高国人也会知道,我们有了能够翻越坡子沟的方法。”尹游击叹气。

    所谓的奇招,无外乎计奇和器奇。两军在这地方有来有回好几年,各种各样的谋略都使过,想用计出奇制胜已是难事。因此能帮助军队占尽先机的更多的是器奇,比如此刻他们所使用的。

    这种绳索为工部新研发的军械,主料不再是麻绳,而是一根根的细铜丝。天知道那帮人是如何将赤铜炼成跟蛛丝一般的。这些丝线相互缠绕在一起,令它既有麻绳的柔软,又有金铁的韧性,可以在岩壁两边架起一根悬天之桥,再配上特殊的挂钩,既能让全副武装的士兵快速越过天堑。

    而他们此行的作战计划,也是根据这一奇器所定。

    前方由佐将军率九千人的大部队正面牵制敌主力,霸刑天领精锐绕过坡子沟,从侧后方发起夹击,像尖刀一样刺入高国军队的肋部。对手无论如何都不会料到,自己的后方为何会出现一支启国奇兵,进而联想到伏天堡是否失守,必定会军心大乱。

    不过正如副官所言,敌人吃过这次亏后,自然会吸取教训,因此奇器应该用在收益最大的行动上。

    “能保一年安宁已经不错了,”霸刑天不以为意的笑道,“谁知道一年后会发生什么变化,说不定那时候工部又会弄出点新玩意来。”

    “您知道内幕消息?”尹游击露出好奇的神色。

    “差不多吧,听说那是种叫机关兽的东西,正适合这崎岖不平的山间谷道。”他说这话时不自觉望向了东边。

    “大人,京畿在北边。”

    霸刑天啪的拍了下他后脑勺,“谁跟你说我在看工部了?”

    “那您一定是想家人了?不对……您明明没有家人。”尹游击猛一沉思,随后故作恍然道,“哦,末将懂了,您在想您的那位弟子了。”

    “哼,不会猜就闭嘴。”霸刑天嘴上虽这么说,面容却露出了一丝笑意。

    “哎,要是殿下还在边军中,这次作战我敢保证能大获全胜。”他无不遗憾道,“佐将军就是太求稳了些。”

    这时一名都尉上前报告道,“大人,所有弟兄都过来了目前无一人掉队!”

    “很好。”霸刑天大手一挥,“回收悬天索,各队继续前进!”

    下午申时,前方的探子捕捉到了高国边军的身影。

    事实上万人大队根本没办法彻底隐匿自己的行踪他们进入启国边境后不久便被当地猎户发现。在高额赏金下,这些人都可谓是边军的眼睛。

    此时的遭遇地点仍算是坡子沟的延伸,只是裂隙高度已降到三四丈左右由悬崖退变成山坡,宽度则扩大到上百丈,地表也没了那些古怪的石笋足可供大军通行。再往东北方向走上三十里就能抵达百溪湖——那里的地貌会突然变得开阔平坦启国边军人数上的劣势便会显露出来。

    因此最好是在对方走出这片起伏地段前动手。

    霸刑天带着副官摸到后方高处,抵近查看敌情。

    “大人您看他们这辎重运的都是……木头?”尹游击有了意外发现。“他们这是想修建新的驻地?”

    “恐怕便是如此了。”霸刑天凝声道。从伏天堡到这里的路都不算好走隆起的山坡十分阻碍视线,山谷内又有许多岔路口任何一名将领都不会希望自己的部队在此多待。如果能在百溪湖站住脚跟,良好的视野既可以有效防止启国军潜入山谷内埋伏自己也能得到一条安稳的后方通道。

    启国边军没有抢占这里的唯一原因便是此地离后方驻地太远了。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入侵了吧?”尹游击咂嘴道。

    “那得看对谁而言。只要没打到雷州府朝廷估计都能接受——毕竟对根本没有来过边境的大臣来说这块地方不过是一个没有人居住的荒地罢了。”

    正当霸刑天说话间,北边忽然响起了两声轰鸣。

    沉闷的回响沿着山谷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中。

    “打雷?不……是炮击声!”尹游击精神一振,“佐将军那边接敌了?”

    “不急,让他们先打打。”霸刑天镇定自若道,“传我命令,所有人准备听号行动!”

    炮声断断续续传来,连仍在行军中的高国后方部队也出现了一定的混乱。一些人停下脚步、犹豫不前,一些人继续赶着牲畜前进,使得谷底变得拥挤了不少。

    霸刑天依旧纹丝不动。

    直到两根冲天炮竹窜向云霄,发出尖锐刺耳的啸音。即使相隔十余里地,它的声音也清晰可辨。

    那是两军事前约定的信号!

    “吹号,全军进攻!”霸刑天下达了指令。

    早就在摩拳擦掌的军士们顿时从山坡后一涌而出,朝着谷间的高国部队杀去!对手虽然有放出斥候,但基本都集中在右翼和前方,压根没料到会有一支奇兵穿过坡子沟,直接绕到了他们的背后。

    行进中的队伍顿时大乱!

    霸刑天更是冲在最前,手中的巨剑卷起了阵阵狂风,刃间所到之处无不是溅起片片血雾。

    “稳住,不要退!”一名敌将一边约束部队,一边驱马朝霸刑天冲来,“我乃高国蒙朵,来将通名!”

    “我是你爷爷!”霸刑天单手接住对方刺来的长枪,顺势一带便将其人拉扯下马,接着刀柄一拍,把对方脑袋敲了个四分五裂。

    “这马归我了!”

    解决掉敌将后,他翻身跨上对方的坐骑,再次杀入到人群之中。

    高国士兵惊恐的发现,无论是弓弩还是斩刀,都没办法阻挡此人的冲杀,利刃仿佛失去了平日的锋锐,就算砍在对方身上,也只能留下一个浅灰色的印子。

    无坚不摧的怪力,加上刀枪不入的躯体,很快便有人反应过来。

    “不动明神之威!是启国的镇守霸刑天!”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方术士在哪?快通知前队!”

    这支部队的有效抵抗仅持续了十余息时间不到便宣告瓦解,一旦有一个人转身逃跑,恐慌便会像风一样蔓延开来。

    而拥挤更是放大了溃散的效果。

    每个人都向山谷出口处逃窜,霸刑天则一路尾随追杀,喷溅的鲜血染红了他半身甲胄。

    但意外的是,仅仅一刻钟不到,人群的密集程度便骤然下降,仿佛他已经杀穿了整支军队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高国边军不是有两万人之多么。

    霸刑天预想的情况是佐将军和自己的精锐前后夹击对手,最大限度的消灭其有生力量,等到敌人阵型大乱、仓皇逃窜时,两支部队再聚集到一起,进一步扩大战果。

    本站手机app:咪咪阅读

    但他并没有看到佐将军得旗帜。

    就在这片刻迟疑间,他已经带着人马冲出了谷道,前方视野豁然开阔起来。

    霸刑天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的百溪湖。

    同时湖边伫立着密密麻麻的士兵,几乎一眼看不到头。他们排成列队,手持长枪,丝毫没有经历过大战的迹象。

    而队伍中迎风招展的旗帜,全是高国军旗。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