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八章 烽火起边疆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是……怎么回事?”尹游击望着对方严整的阵型呆立半晌,接着大吼起来,“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佐将军的军队呢?他不是发了信号吗!?”

    “我们原路回去。”霸刑天瞬间就作出了判断,“传我命令,后军变前军,由我来断后——”

    “报告!”他还未说完,一名都尉便急匆匆打断了他的话,“大人,谷道出现了大量高国部队,他们还在架设拒马和路障!”

    “所以对方带的那些辎重不是为了建营,而是为了堵截我们?”尹游击茫然的张了张嘴,“他们早就知道我们会从坡子沟翻过来?”

    “清醒点!”霸刑天大吼一声,将所有人慌乱的注意力拉拢到自己身上,“敌人不过两万之数,又是四方合围阵型,必然存在薄弱之处!困守道口,必死,拼死突围,仍有一线生机!”

    “可是……我们往哪突围?”

    “向东是去启国的路,他们不可能轻易放走我们。向北是茫茫沼地,我猜对方不会死守此路。而且前方就是百溪湖,如果有水性好的,待会大可自行跳湖逃身,我概不追究!”霸刑天深吸一口气,掷地有声道,“诸位听好了,这一战很有可能是你们的最后一战。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冲破这道防线,不为别的,就为把这消息带回给雷州府!”

    “如果我们全葬身于此,这就是一场毫无意义的败仗,世人只会怪我边军无能!”

    “但有人能活着回去,佐安这个狗贼所做的一切才不会被掩盖!想想看,当别人戳我们脊梁骨骂时,幕后凶手却心安理得的苟活于世,这口气你们能忍吗?”

    “大人,不能忍……”

    “绝对不能忍!”

    “大人,我们要杀回去!”

    士兵们的喊声此起彼伏,很快连成了浪。

    “不错,背叛者就应该不得好死!而我们只有冲出去,才能有报仇的机会!所有人听我命令,向北,然后回雷州!就算是爬,也要爬出这片死地!”

    “回雷州!”

    “回雷州!”

    霸刑天大手一挥,“吹冲锋号!”

    “呜呜呜呜呜————————————————!”

    随着浑厚的号角声,这支两千人的军队迎着高国看不见头的军阵,一头扎了进去。

    湖畔边沸腾起来。

    ……

    当夜幕降临,厮杀声终于渐渐远去。

    霸刑天不知道自己劈碎了多少人的脑袋其中还有几个是方士。不动明神在不间断的打击下一碎再碎直到他已无气力施展新的艮术。

    开始他身边还有副官与亲兵跟随,但渐渐的,他们一个个被砍倒、刺死,直到周身再无一人。

    也不知道有多少士兵逃出绝境。

    希望百溪湖能掩藏他们的行踪。

    霸刑天拖着几乎麻木的身躯走出数里地,确认身后再无敌人跟随时,找了棵大树缓缓坐下。

    一条手臂被斩断全身寸长的伤口近百处淌出的鲜血几乎溢满了中衣。

    艮术虽然强横无匹极适合血肉横飞的战场却也没到无敌的程度。能在数倍于己方的兵力围剿下突出重围本身就是个奇迹。

    不过想以这副残躯穿过沼泽由北边绕回到雷州府,只怕已是难上加难。

    忽然一阵细碎的踩踏声从黑暗处传来。

    只见一名身穿罩袍、头戴兜帽的男子缓缓走出灌木阴影在霸刑天面前停下脚步。

    咪咪阅读

    霸刑天下意识想要拿剑伸出手才发觉自己的武器早就在突围过程中遗弃了。

    对方打量了他片刻,才低声开口道,“霸刑天……将军?”

    “正是。”他吐出口血水,“你又是何人?”

    来者揭开兜帽,露出自己的面容,“肃州斐家,斐念。”

    霸刑天沉默好一阵子,才哼笑一声,“我猜,你应该不是来救我的。”

    “不错。”斐念点点头,“我担任的任务,就是确保您死在边境之地。”

    “敬语?呵……用不着这么假惺惺。”他长出一口气,“原来这一切都是枢密府的谋划……我原以为世家从心底厌恶枢密府,没想到你们也会有搅合在一起的时候。”

    “不,世家确实厌恶枢密府,我所做的这些亦跟斐家无关。至于您……”斐念顿了顿,“您是枢密府的镇守,理应得到尊重。只可惜您的存在已经妨碍到了我们的前路,您的坚持也无法跟上时代的演变,所以才有会有如此不光彩的一幕。”

    “如果老子还有力气,一定会将你这张嘴撕成两半!”霸刑天不屑的啐了口唾沫,过于激烈的情绪让他猛地咳嗽起来,好不容易平复后他才喘着粗气道,“你还在等什么?”

    “您有什么想让我转告的话或心愿未结之事么?”斐念拔出腰间的长剑,“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听到这话,霸刑天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人影来。

    他几乎是竭尽全力,才将这个名字压回心底。

    最后他冷笑一声,“佐将军不会安然无恙吧?”

    “当然,他很快就会追随你的道路而去。”

    “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斐念点点头,“一切都会结束得很快,我保证。”当他话音落定,剑刃上陡然冒出了幽蓝色的火焰——接着他举剑挥下。

    剑光一闪,霸刑天滚烫的鲜血打湿了树根。

    ……

    那边应该结束了吧?

    佐安心有不安的望着舆图上启国的边境线——他知道自己设下的局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因此阻挡霸刑天回到雷州府的最后一道防线,便是他所率领的大部。

    一个晚上的等待让他彻夜无眠,直到天边破晓,他才长舒了一口气。

    果然,就算霸刑天再怎么勇猛过人,也不可能以两千人冲破十倍于自己的堵截,一整天的功夫都没有人从西边过来,只能说明这支部队被彻底被消灭在百溪湖一带。

    “收拾下营房,让各部准备打道回府。”佐安下令道。

    “是!”

    随后他卷起舆图,望向一旁的刘公公,“这样便行了吧?”

    “您做得很好,将军。殿下会嘉奖您的。”公公拱手道。

    佐安回完礼后走出大帐。

    没有了霸刑天,这雷州边军无疑就他一个人说了算了。这既是莫大的诱惑,也是艰巨的责任。老实说,若没有太子殿下的指示,他并不想将同僚送上绝路,毕竟有不动明神坐镇,雷州府的压力也会轻上不少。

    但他亦暗中听闻,陛下的身体状况不太乐观,太子殿下随时都有可能登上大宝。他不希望在这种时候给对方留下一个不识抬举的印象。

    两害相权取其轻。

    何况太子殿下也有着自己的考量。

    “将军,哨卫发现西边有支骑兵正朝我们靠近!”忽然,一名亲兵上前报告道。

    “什么,骑兵?”佐安先是一惊,接着勃然大怒,“高国边军哪来的骑兵?报告者是谁,眼睛瞎了吗!”

    至于他最担心的霸刑天部队就更不可能了。

    但亲兵露出了迟疑的神色,“对方的装束似乎不像是高国的部队。”

    越说越荒诞了,佐安一把推开对方,直接冲上营区最近的一座竹木哨塔,搭额向西边远眺。

    只见地平线上烟尘滚滚,无数黑影从山坡上俯冲而下,进入到他的视野之内。无论从声势还是移动速度来看,那确实不是士兵靠双腿就能办到的。

    等对方离得近了,佐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对方的骑兵几乎个个身披黑甲,背后挂着长弓与箭筒,手中的长枪头部则带有月牙形弯刀。这身配备无疑是徐国得精锐骑兵,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独特的骑枪正是公输家所制,名为半月镰戟。

    问题是徐国和启国并不相接,他们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高国呢,高国边军又在干什么?

    当这些披甲黑骑放平镰戟,开始结群冲锋时,佐安缓缓回过头,望着下方等待命令的部下咽了口唾沫。

    “……雷州,危了。”

    .

    第三卷完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