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二章 长耳之妖
一本读|WwんW.『yb→du→.co
    听到这话,夏凡立刻站起身来朝方先道拱拱手,“方兄,我有要事得先走一步,等忙完了再来兑现约定之事。”

    “无妨,你忙你的吧。”

    目送走三人后,方先道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他掐指一算,却没能发现任何异常。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纰漏?

    “呼,千知吃饱了。”小姑娘这时扬起头来,满足的长出一口气,“果然来找少爷是正确的选择。”

    哼,说得好像你有选择一样。要不是老太爷阻着了,你还不是被吩咐过来打断我腿的。方先道丢给她一张手帕,“把嘴给我擦擦,油都蹭到鼻子上了。”

    “哦。”

    “吃饱了就回去吧。指算不行的话,待会再起个卦盘好了……”

    “客官不吃了吗?”小二见他起身,立刻笑着迎了过来,“我这就给您拿账单过来。”

    “什么?账单?”方先道一愣,突然醒悟过来问题所在了。

    夏凡那家伙没结账就走人了!

    这顿饭明明是对方邀请自己出来吃的,他怎么偏偏就忘了?!

    ……

    “这只妖是在海边上被发现的?”夏凡边走边问道,“不会是下半身长着光洁尾巴的美人鱼吧?”

    “你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半人半鱼那能看吗?还能跟美扯上关系的?”黎嫌弃的横了他一眼,“此人分明是乘舟过来的,首先发现妖的渔民报告说海边还停靠着一艘奇怪的小船。”

    “这妖现在在何处?”

    “我没见着,不过据魏无双所讲,妖已被押入了枢密府的地牢中。”

    听完狐妖的讲述,夏凡总算知道为何她如此急匆匆的来找自己了。

    经过东升国一役后,学部从事不知所踪,但另外两部从事依旧在府中。当时留守令部的正是魏无双,无论是官职还是品级都明显低从事一筹,因此当渔民找上门来时,消息被门卫上报给了录部从事薛知更。

    好在门卫同样留了个心眼,之后又单独通知了魏无双一遍,才有了黎和山晖找上门来的事情。

    显然这事的处理权得尽快抢过来,不然等上一天那妖说不定都可以直接入土了。

    回到府里,夏凡直接朝地牢赶去,没料到正好在门口撞见了薛知更。

    “夏大人为何如此行事匆匆?莫非也是听到了妖的消息?”录部从事拱手打招呼道。

    “不错。”到了这份上,他也没什么掩盖的必要了,“既然有人抓到了妖,令部自然要接手处置,我只是来行使分内之责而已。”

    “不愧是夏大人,尽职尽责之心令我等佩服。”薛知更的回答令夏凡大感意外,他甚至分不清对方是讽刺还是吹捧。“我已经将妖关押起来,夏大人随时可以去审问。”

    “既然如此,那就现在吧。”

    两人一同走入地牢深处,在尽头的牢房前,夏凡看到了那只被铁索囚禁起来的妖。

    “呜……呜……”见到有人过来,妖开始拼命挣扎。只可惜双手双脚都被锁死在木架上,嘴巴也被麻布堵住,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妖还真是奇怪,除了耳朵和发色别的地方都和人极为相似。”薛知更神色凝重道,“你可不要被她给迷惑住了。”

    夏凡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已掀起了惊天骇浪。

    他看到了什么?

    一只长着尖耳朵的妖精!

    或者说……精灵。

    不怪他这么想完全是因为对方兼具精灵的各种特征,比如那头灰白的波浪长发翠绿色的眼睛,以及标志性的向两侧张开的长耳朵。

    她身高约莫一米五、六,衣服是一件单薄的麻草衣脚上没有鞋子被锁住的情况下只能靠撑起脚趾才能站在地上。就这么一小会时间,她的双腿已在微微颤抖十根精巧的脚趾更是失去了血色。

    另外他还注意到对方的腕部与脚踝上有明显的血痕,像是曾佩戴过什么饰物,却被强行拔除了一样。

    本着谨慎对待的态度,夏凡并没有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薛大人能把布摘了吗?”

    “摘掉倒是没问题不过对方毕竟是妖,万一施展天性术法的话……”

    “你我都是枢密府从事,哪有惧怕一只妖的道理。”

    “夏大人说得是。”薛知更咳嗽两声叫来狱卒,“把塞口布给我除了。”

    布被取下来的一瞬间,夏凡听到了一长串无法理解的话语,虽然发音和语调似曾相识,但他完全无法辨明这些词汇所代表的含义。

    他意识到,自己第一次遇到了沟通屏障。

    此人所说的语言,和大陆六国截然不同。

    夏凡只能凭直觉感受到,对方有愤慨、难受、焦急,以及……委屈。

    女子说着说着开始哽咽,最后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解开锁链吧,别把人家吊着了。”夏凡揉了揉额角。

    “但她是只妖——”

    “街边随便找个老太太拿根拐杖都比她更具威胁性,这不是还有笼子吗?”他望向狱卒,“另外,她被送进来时身上有什么,我希望待会过来时还在她身上,你明白了吗?”

    “小、小的明白了。”狱卒慌忙躬身道。

    “薛大人,借一步说话?”随后夏凡朝薛知更偏了偏头。

    “请。”

    两人走到一处角落,夏凡清清喉咙,率先开口道,“这只妖……不同寻常。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来自海外,所使用的语言也是番语。”

    “我同意。”薛知更点头。

    “据我所知,一些海外番国并不将妖视为祸害,若草率处理,则可能引发外交问题。我需要把她带回山庄,让公主殿下定夺——在对外一事上,皇室的眼光总是更精准些。”

    “就依夏大人的。”

    夏凡惊住了,这样就行了?他明明准备了一堆说辞,从礼到兵应有尽有,没料到全都未派上用场。

    录部从事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夏大人的想法我懂的,”薛知更认真道,“妖嘛,如果抛开那些明显畸形的地方,也未尝不是一种新鲜的体验。何况这妖连杂毛都没有,算得上是妖中上品了吧。但你还是要多加提防,别让她伤到……咳……伤到公主殿下。”

    夏凡抽了抽嘴角,这是什么顶级理解?

    “另外……夏大人,之前我们确实有一些不愉快,但那都是误会。”薛知更接着说道,“主要是文大人在针对你,我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才不得已而为之。哎……现在他不在了我才好说出来,希望你不要介怀啊。”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