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二章 营救
一本读|WwんW.『yb→du→.co
    “洛姑娘,今天我们就在这儿休息了。”

    马车缓缓停下,负责押送的头领掀开帘子,探头说道。

    洛轻轻拖着脚链走下车厢——这儿应该是一个小村庄,目力所及范围内只有零零散散十来间平房。此时天色已暗,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淡淡的炊烟味,显然到了各家各户生火做饭的时间。

    她跟着头领走进一处宅院的小屋,随后对方取来两个厚实的铁球,将其锁在脚链上。

    “委屈姑娘了。”

    洛轻轻摇摇头,“这是你们的职责。”

    “待会饭打好后,我会遣人给你送过来的。”头领做完这些后关上房门,接着是一阵铁索的摩擦声,代表着门已从另一边锁死。

    洛轻轻闭上眼睛,轻出了一口气。

    这间屋子十分狭窄,除开一张稻草板床外什么都没有,坑洼的地面上还有股隐隐的酸臭味。

    不过她并没有什么好挑剔的。

    这一路上押送的人可谓对她礼遇有加,丝毫没有刁难折辱的意思。另外出于隐秘考虑,押送的马车四周遮有黑帘,她在车上时也只扣着手枷和脚链,不用像其他犯人那样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相比这些,住的地方和吃的东西差点根本不算是问题。

    洛轻轻发现自懂事起自己从未如此空闲过,不是在学习方术,就是泡在家族的藏书阁中。现在,这些记忆好像在离她远去,她仿佛和幽州那个众人瞩目的天才彻底割裂开来。

    背后的脊杖伤口已不再作痛,但她知道,有些东西在心里永远留下了痕迹。

    至于之后的路该如何走,洛轻轻还没想好。

    因为这是一个她十多年来未曾考虑过的问题。

    秩序、责任、邪祟、战斗技巧……这些东西突然搬离脑海后,她失去了一个引领自己前进的目标,茫然与发呆成了近期的常态。

    但她并未感到焦虑不安。

    因为洛轻轻知道,自己接下去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

    忽然,她隐约听到了一声呻吟。

    尽管很轻微,但在这宁静的村落中,此道细小的波动却显得格格不入。

    “姑娘,你的晚饭来了。”

    片刻后,门外有人说道。

    洛轻轻注意到,那是她从未听过的声音。

    她留个心眼,并未问这份疑惑,而是在应了一声后,悄无声息的移动到了房门旁。

    铁球与枷锁只能限制她的自由,却无法阻碍她的行动。

    房门打开的刹那,送进屋内的不是饭盆,而是两把手弩。

    只听到嗖嗖两声,木板床瞬间被射了个对穿!

    接着有人走入房间——不是押送官兵而是头戴兜帽的蒙面人。漆黑无光的环境阻隔了来者的视线使得他们没能第一时间发现靠在墙边的洛轻轻。

    洛轻轻猛冲上前,用手枷直接敲向第一人的脑袋。

    木头制成的枷板顿时四分五裂而被砸者更是一声未吭便倒了下去。

    但另一个人很快反应过来抽刀直劈向洛轻轻胸口。

    她手脚受限,只能向后退避。但此人明显经验老道抢先一步踩住了她的脚链。

    洛轻轻身体随即失去平衡,仰面跌倒在地。

    袭击者欺身而上先是一脚踢在她腹部让她痛得身体都卷曲起来,再双手握刀朝她肩头插下。

    洛轻轻意识到,对方似乎并不想直接取她的性命。

    她双手交叉,利用腕口的铁锁生生夹住了这一刺——飞溅的火星短暂点亮了房屋。

    两人一时形成了僵持之势。

    就在刀尖离洛轻轻鼻尖只有数寸之际袭击者突然瘫软下来。

    一柄利剑刺穿了他的胸膛。

    洛轻轻掀开对方后发现站在她面前的竟是洛棠!

    “你没受伤吧?”洛棠一把将她拉起,围着她打量一圈后松了口气,“看来总算是赶上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洛轻轻大为讶异。

    “洛长天收到消息,说洛玉翡对你动手,我们就一路赶了过来。”洛棠捡起地上的长刀“快,把手伸出来。”

    洛妃么……不知为何洛轻轻听到这个消息时居然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

    她依言照做道,“洛长天也来了?他在哪儿?”

    “那家伙正在外面阻拦对方。”洛棠两刀劈下干净利落地斩断了她身上的手链与脚链,并将一个药包和一叠符箓递到她手中“对方人手还挺多看来这次洛玉翡是动杀心了。”

    “我觉得……他们并不想让我直接死在这儿。”

    洛棠露出恶寒的表情“那不是更糟吗?”

    “我也这么认为。”洛轻轻收好药包,“走吧,我们去帮洛长天。”

    两人来到屋外,她才注意到地上已经躺了好几具尸体,看打扮都是押送官兵的。

    联想到之前的静谧,显然他们没能反应过来,便一个个死在了敌人手中。

    “这些人提前清空了村庄,把自己扮作村民,等的就是入夜这一刻。”洛棠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主动说道,“洛玉翡对你押送的路线一清二楚。”

    “洛轻轻!”守在院门口的洛长天见两人平安无事,不禁露出了笑容,“好久不见。”

    “行了,要叙旧回去再说!”洛棠笑骂道,“先想想如何摆脱险境吧。”

    “巽术归戌,裂空!”洛长天甩出一道猛烈的飓风,将冲上来的人逼退后朝院墙指了指,“东边有片茂密的树林,直通当地的河边,我们先翻墙入林,再找机会甩开他们!”

    “洛轻轻,你先。”

    见洛棠弯下腰来,洛轻轻点点头,踩着她的背部向上一跃,翻上了土墙顶端。

    洛棠紧随其后。

    “快过来,就剩你了!”

    洛长天用拂柳术卷起一阵尘土,转身朝两人方向冲去。

    在漫天飞舞的泥尘中,洛轻轻忽然看到了一丝不正常的扭动,就好像视野中被插入了一道水帘,使得月光下的扬尘发生了些许曲折。

    “小心身后!”洛轻轻急忙提醒道。

    洛长天愣了愣,下意识捏出一张符箓向后看去,但仍旧慢了一步。

    一个人影从夜幕中凝聚成形,几乎是贴着他送出了手中的短剑。

    剑尖在刺穿层层衣物后,从洛长天的背脊处冒出头来。

    月光映照下,它仿佛流淌着幽幽寒意——而那寒意,是暗红色的。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