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四章 染血之夜(下)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要——————

    洛轻轻捡起地上的刀,用力扔向蒙面人。

    后者仓促格挡,勉强将这一记飞掷拨开,迸射出的火花映亮了洛棠失去神采的双眼。

    下一刻,洛轻轻已经冲到了屋门口。

    敌人将身下的人推出,试图阻挡她的动作。

    但洛轻轻比他更快一筹,径直用折断的五指抵住了洛棠,钻心的痛楚并没有让她产生丝毫迟疑——受到更大力量的推挤,蒙面人被反压回去,并在后仰过程中失去了平衡。

    洛轻轻举起完好的那只手,一拳便打碎了对方的喉咙。力道之大甚至让她感受到了泥土地面传来的反冲力。

    这人是之前就一直藏在屋子里、没有和另外两名同伴一道前往关押她的房间,还是之后从视野死角翻墙进入的房屋,这些已都不重要。在当时的情况下,他们不可能有功夫去逐一排查所有房间。

    洛轻轻回到同门身边,俯身抱住洛棠。

    不——————要——————

    脖子被切开大半,几乎只有一小节皮肉连在一起,血液不断从内部涌出,在她身下积成了一滩血泊。

    这是致命的一击。

    哪怕是感气者,也无法在这样的状态下存活。

    洛轻轻颤抖着伸手想要去捂,但终究没有下手——理智告诉她,这样做不过是徒劳之举。

    洛棠的眼神已经完全暗淡下去,她的嘴巴微微开合,仿佛在重复着一个字。

    洛轻轻咬紧嘴唇,直到传来的刺痛直达心底时,她才强迫自己放下对方。

    还有洛长天!

    她手忙脚乱的挪到另一人身旁,检查他的鼻息。

    虽然很微弱,但还有些许起伏!

    那把短刃并没有被取出,此刻依旧插在洛长天的胸口。

    她该做什么?凶器不能动,否则容易造成大出血。对……先得止血,然后再去找大夫。对了,洛长天不是说东边有密林连着河流么?沿着河走的话,一定能遇见村庄或城镇,那儿说不定就可以找到大夫。

    洛轻轻掀开洛长天的衣袍,在他腰间摸索了一会,翻出一包应急药物来。这是洛家人出门在外都会携带的东西,里面有止血粉、解毒剂、补药和绷带。直到拿起药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抖得厉害,几乎无法把药粉洒在伤口周围。

    不——————要——————

    洛轻轻一口咬住手掌,才让动作稳定下来。撒完止血粉、绑好绷带后,她将洛长天双手托起,走出房间。

    院子里静悄悄的,不知道是所有蒙面人都已死光,还是剩下的已不敢再踏足院内一步。出于稳妥考虑,洛轻轻还是决定翻墙离开。

    最后看了洛棠一眼,她扛着洛长天爬上了土墙。

    接着是小路、山野,以及树林。

    腰间传来的痛楚让洛轻轻觉得呼吸都艰巨了几分,快速消耗的气力使得脚步不稳,一路上差点摔倒数次。如果可以她希望现在就躺下去再也不爬起来但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因为身上还背负着他人。

    洛轻轻感到自己的意识被分成了两边。

    一部分是理智,清楚的告诉她怎么做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比如不能在现场做丝毫停留不能为洛棠找一个安葬之处甚至不能多看对方几眼。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而另一边则完全停留在了洛长天和洛棠被袭击的那一幕。

    她只能困在意识中不停的喊叫。

    不要。

    不要。

    求求你们,不要动手————

    不知跑了多久,一条河流终于出现在洛轻轻眼前。

    快,快来个人,是谁都好!

    她咬紧牙关开始沿着河一路奔行。脚上的草鞋并不适合剧烈行进此刻终于散架,她就光着脚踩在卵石和泥土上,哪怕时不时有刺痛传来她也没有放缓一丝步伐。

    直至两个人影出现在视野尽头。

    看他们的打扮像不像是赶路客,而像是居住在附近的本地人。

    洛轻轻用沙哑的嗓音叫住了他们。

    “帮帮我……我需要大夫!求你们救救他——我会给你们报酬,无论是钱还是别的什么都行!”

    其中一人是位背着竹篓子的老太她讶异的扶住洛轻轻,“小姑娘,你这是……遭遇强盗了吗?”

    另一人则扔下了手中的柴火,“让我看看。”

    “请你们……救救他。”洛轻轻只是重复的喃喃道。

    “放心,能救我们一定会救,我这位老伴是猎户,虽然比不上大夫,但外伤的话……”说到一半老太忽然愣住,因为她看到洛轻轻腰间的伤口大得惊人,明显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姑娘,”这是猎户也开了口,“还是把他放下来吧。”

    “救救他……”

    “我倒是想,可是……他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

    这句话像惊雷一般在她脑海中炸开。

    分开的两边意识在此重新混合,变成了一片空白。

    洛轻轻感到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双腿再也无力支撑起身体。

    那始终憋着的一口气终于散去。

    她跪倒下来,随后一头栽倒向地面。

    “喂,你还好吧?”

    “小姑娘,振作点——”

    那是意识消退前她最后听到的呼喊声。

    ……

    这是一处坐落在岳江旁的无名村子。

    像这样的村子,在岳江最险峻的河段内还有好几个。

    无名便是它们最大的特点——因为此处水流湍急,所以鲜有船只来往。两边都是高山峻岭,时不时发生垮塌,村子规模也无法扩大,始终就住着那么二三十来户人。由于偏僻,官府甚至不愿意派人来收税,村里人也种不了稻谷食粮,基本以捕鱼打猎为生。

    这里和外界的唯一联系,大概就是山间的珍稀药草了。每逢大雪封山前,大家便会凑出四五人,将一年采集到的药材背到附近的镇子里去卖,顺便再采集些年货回来。

    这种封闭使得村庄里有任何变化,都会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

    而朵家老太带回了一个城里人,就成了近期闲聊时总会提及的事。

    不光是大人,连小孩亦是如此。

    二虎攀在阿朵家的窗口,探头探脑的向屋里张望,透过破烂的窗户纸,他隐约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啊,找到了!二虎果然在这里。”忽然,他身后传来了一阵叽叽喳喳声。

    “你又偷看那位大姐姐!”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胡、胡说什么,”二虎瞪眼道,“她年纪那么大,我怎么可能会看上她!我只是想瞅瞅……城里人是什么样子的!”

    “她年纪也大不到哪里去吧,”六丫嚷嚷,“而且长得这么漂亮的大姐姐,我还是头一回见到。”

    “城里人嘛,总归有些不一样得地方。”

    “诶,你们怎么都见过了?我也想瞧瞧。”

    “都给我安静点!”朵老太从屋里伸出头来,“要闹去别的地方闹,少打扰人家静养!”

    小鬼们顿时缩起了脑袋。

    “奶奶,是二虎带头的,他在窗子底下偷看大姐姐!”六丫检举道。

    “好奇不行吗!”二虎梗起脖子,“我爹老说城里好,城里生活让人羡慕,我就想知道哪里好了!”

    “羡慕?哎……她可不值得你羡慕。”朵老太叹了口气,“可怜一姑娘,大好年纪却偏偏遇到这等灾祸,死了亲人不说,连眼睛都瞎了。这城里的事,也不是什么都好啊。”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