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一生所行之事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大姐姐……是瞎子?”众人惊讶道。

    “大概是悲伤过度,加上伤势影响吧。”朵老太还记得老伴当时的说法,这女子所受的伤换别人早昏厥过去了,她能撑到现在完全就是个奇迹。还有那双被石头磨得血肉绽裂的脚,一看就是跑了很久才抵达河边,此等意志哪怕是村里最老练的猎户都远不能及。

    她背着的那人,只怕对她相当重要。

    女子倒下去的那一刻,他们都不认为此人还能再醒来,毕竟身体透支得过于严重,若没有了意志的支撑,人自然也就无法活下去。

    但她在经历昏迷、高烧和呕吐后,还是坚持了下来。

    面对这样的情况,老伴只说了一句话,此女非凡人。

    可惜,伤痛虽然没有摧垮她的毅力,却夺走了她的双眼——那双漂亮的眼睛已失去了初见时的光泽,变得浑浊苍白。

    “行了,别在这闹腾了啊。不听话我就要抽你们了!”朵老太抬手做出挥舞扫帚的姿势,大家顿时一哄而散。“真是的,就知道扰人清静。”

    回到屋内,她悄悄掀开布帘,瞅了姑娘一眼。

    对方仍像往常一样,坐在床边一动不动。除开眼罩外,她的身上缠着各式各样的绷带,活像一个粽子。

    老实说,这闺女真是个怪人。

    她醒来后只问过两句话。

    一是那名男子在哪,有没有妥善安置。

    二是他们是否拿到了报酬。

    前面一句还好说,毕竟亲人嘛,死了总得有个入土为安的地方。这一点他们为其代劳自然是理所应当之事,因此回答的是“已经安葬了”。

    而后面那个问题就很意外了——哪有人从重伤中苏醒,一不关心这里是哪,二不关心自己伤势如何,反倒问他们的报酬问题。还说如果没有,自己伙伴的腰囊中应该能找到一笔钱银。

    简直是让人恼火。

    朵老太当时还发了脾气。“救命是救命,不是为了图那点报酬才救的,谁还没一个危难的时候,难道没钱我俩就放任你死在地里?”

    对方沉默许久,最后以道歉而告终。

    这大概也是城里人的毛病?

    朵老太想了想,觉得又不像。毕竟据她接触的那些人来说,总是为自己考虑得多一点,算计得也多一点。不似村子里,半条鱼是鱼,一条鱼同样是鱼,没人会分得那么清楚。

    只是村里的大家不会像她这样,宁可先问报酬是否兑现,也不关心下自己的情况。

    不过朵老太相信情况会好起来。

    摆在桌上的空碗就是证明。

    人啊……只要能吃能睡不过遇到多大的挫折都会迈过去。

    毕竟大家几十年里都是这么坚持下来的。

    ……

    洛轻轻这七八天来一直在思考。

    思考着自己一生中做过的事以及所犯下的错误。

    她觉醒感气能力后没多久就成为了幽州备受瞩目的一代,而自从她目睹过流民因饥饿袭城不成,最终内部演变成一场自相蚕食的惨剧以后,她进一步明白了秩序为何物。从那一刻起她的方术能力就一直突飞猛进将其他同龄人都甩在了身后。

    她相信自己找到了正确的答案。

    方士便是秩序的维护者,若世间没有秩序强者必然会将獠牙伸向弱者,惨剧不会终止,这样的惨剧又会催生出更多动荡直到整个世间被混沌的邪祟所吞没。

    遵循着心中的这一原则她极少犯错;气仿佛也在印证她的所思所想,令她快速进步。直到今日,一切戛然而止。

    数天思考下来,洛轻轻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一个很早以前就埋下的错误。

    失去视力后世界并非一片黑暗反倒是白茫茫一片,无边无际,仿佛不存在尽头。

    闭上双眼她正行走在这片空无一物的“荒原”之中。

    洛轻轻知道,自己要找的错误,就在此地的某处。

    一天、两天。

    五天、六天。

    这个过程比引气入体更为枯燥,但她脚步不停,始终如一。

    ,是她现在所能做的一切。

    直到她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这道门高五丈,宽四丈,门扉约三丈,通体白色。很意外的是,明明无法从颜色与轮廓上分辨它的存在,她却意识到那是一扇门。

    仿佛有人这么问她,又仿佛是她自己在问自己。

    她如此回答。

    否定这一点,代表着心性紊乱,失去一切。

    洛轻轻开始明白,她想要找的东西是什么了,

    仿佛有声异响插入进来,但很快便消散于无形。

    洛轻轻摇摇头,

    她找到了错误所在。

    随着一声轰隆巨响,门扉像她开启了一条细缝。

    透过那条缝隙,她仿佛看到了最醇厚的黑暗。

    ……

    三天后,无名村的宁静被一群不速之客打破了。

    几十个腰挎长剑、背负弯弓的外地人涌入进来,并占据了村口的唯一通道。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有人上前询问,却被带头者一脚踹飞。

    嘈杂的声响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一时间,大人们抄起手边最顺手得家伙,叫喊着冲出家门,挡在了陌生客面前。

    由于村子以打猎、捕鱼为主业,弓箭和鱼叉一应俱全,加上人多势众,气势看上去丝毫不逊于对方。

    原本还在阿朵家窗前徘徊的二虎见到这些外地人携带着刀剑的一刻,便下意识从门口钻进了屋子。

    “二虎哥,发生什么事了?”留在家中的阿朵好奇地想要出门张望,却被二虎连拖带拉的拽了回来。

    “你朵爷和朵奶奶呢?”

    “出门打猎去了。”

    “啧,怎么偏偏这个时候。”二虎啐了一口。

    “怎么了,村里有谁来了吗?”

    “来了不少。”他皱眉道,“而且恐怕不是来买毛皮和草药的。”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