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三章 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两天后,从无名村迁居到金霞城的二十六户村民顺利领到了自己的房契与与钥匙。

    这片住宅位于东城区内,也是大火之后新建的一批共住式平房。一排约有十来户,大家共用一个前后院,每户都是标准的三房设计,虽然外表看起来普普通通,但屋内都铺有地砖,比起村里的茅草屋和泥巴地要整洁舒爽了不少。

    能如此顺利的入住新房,也有洛轻轻为他们一次性付清了所有购房费用的缘故。

    站在院外,洛轻轻头一回因为金霞城的办事效率过高而感到了些许怅然。

    不过这个想法只在她脑中徘徊了一会儿,便被她强行压了下去。

    “姑娘,你要走了吗?”忽然,有人在她身后问道。

    “……是。”洛轻轻转过身去,对方正是朵家老太,“谢谢您救了我一命。我本应报答更多,可惜……”

    “又来了。”老太太摇摇头,“我遗憾的是没能救下你的朋友,至于你……其实我们都知道,即使没遇上我,你也不会死在那种地方。”

    经过这阵子的相处,她已清楚的认识到方士这类人拥有多么坚韧的生命力。

    “但是……”

    “没什么好但是的,你不也让我们从村庄搬迁到了城里吗?”老太太笑笑,“我活了大半辈子,早就明白不是所有好意都能得到回报,你能做到这一步,已是足够了。不过,不去和大家道个别吗?”

    “还是……算了。”洛轻轻低声道。

    “哎,阿朵那家伙一定会哭上好一阵子的。”朵家老太叹气道,“我毕竟是外人,你有自己要做的事,我也不好多劝什么。但姑娘……你还年轻,不要把希望全赌在一次选择里,我相信你的朋友也不希望你有任何意外吧。”

    “放心,在未达到目的前,我不会轻易了断的。”

    “如果实现了,记得回来看看。”

    “嗯。”

    尽管她知道这个回答很难有兑现之期。

    洛轻轻向朵老太低头行了一礼,随后放下斗笠上的面纱,转身朝西城门走去。

    城外有驿站,也有驻扎的商队,她虽会骑马,但现在模糊的视觉已不支持她单骑独行。因此前往京畿的最好方法是找商队乘个顺风车,让对方捎带着去上元城。

    这时,她看到了两团明显不一样的气从路边的凉亭朝她走来。

    左边的气呈天蓝色,在雪白无垠的视界中宛若小片蓝天,而右边的为紫色,浑厚浓密。无论从色泽还是分量来看,都代表着两人不是普通人。

    对方是感气者!

    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

    如果对方是专门在这儿等她那情况就有些麻烦了。这意味着洛玉翡那边的反应速度远比她想象的要快而且可以如此准确的在门口堵住她,只怕是追击中有千里寻人能力的方士。

    洛轻轻决定装作对其视而不见的模样,继续走自己的路。

    若对方先动手那她也不会客气。

    不过两团气在离她十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由于距离的拉近,那朦胧的轮廓线条也多了些细节望着对方,她心底忽然涌起了一股熟悉的感觉。

    不等她细想这熟悉感到底从何而来,来者的声音瞬间令她僵在原地。

    “洛轻轻?居然真的是你!”

    这声音令她快速将此人的轮廓与记忆联系在一起。

    “夏……凡?”

    “你为什么突然到金霞城也不和我说一声?不会是枢密府派你来调查海寇袭击事件的吧?还是说那边过得不开心打算来助我一臂之力了?”

    一如既往的语气让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才好。

    “抱歉我还有急事在身……等以后有空了再谈吧。”沉默片刻后洛轻轻几乎是咬着嘴唇说道,“代我向洛悠儿问声好。”

    接着她迈步准备绕过对方。

    然而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这举动令洛轻轻有些错愕她没料到夏凡会如此直接,同时注意到路旁已经有人驻步朝这边望了过来。

    “你不对劲。”夏凡皱眉道,“想向洛悠儿问好为什么不自己去?你不知道她有多想你吗?”

    “我……”她还未想好理由,面前的薄纱已经被揭了起来。

    “你的眼睛——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夏凡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一截,“我就奇怪你为什么会戴着斗笠,洛轻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语气甚至有些严肃起来。

    不行,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和他纠缠——洛轻轻意识到,万一自己出了什么意外,光这点目击者就能让对方仕途尽毁。

    没办法了。

    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找上自己的,但她心底是否也浮现过类似的期待?

    “找个偏僻的地方吧。”她无声的叹了口气,“我慢慢说给你听。”

    “……行。”夏凡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跟我来。”

    他带着洛轻轻往北边走了数百米,来到宽阔的河岸边,这里即便有人经过,也能远远发现,“就这儿吧。”

    “这位是……”洛轻轻望向夏凡身边的人影。她能辨认出这名感气者是一名女子,只是气的轮廓有些异常,不似寻常方士。

    “她是黎。放心吧,她不是外人。”

    原来如此,洛悠儿信中提到的黎姐便是指她么?想到这里,洛轻轻向她微微低头致意,“多谢你照顾师妹了。”

    后者歪了歪头,露出迷糊的表情。

    “大概是洛悠儿在信里有写到你。”夏凡悄声朝黎解释了句,然后看向洛轻轻,“现在你可以说了。”

    后者沉默片刻,缓缓开了口。

    半个时辰后,夏凡终于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了一个完整的了解。当听到洛轻轻在皇宫的遭遇,以及洛棠和洛长天为营救她而身死时,他感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哀涌上心头。

    而悲哀之后,则是压抑的愤怒。

    “这事——不算完。”

    “没错,这事并没有结束,所以你应该离我远一点,不要跟我扯上任何关系。”说出这一切后,洛轻轻忽然觉得心中都轻松了几分,“我要返回上元,亲手结束这一切,不管成功与否,都必定会让皇室大动干戈。我不希望此事连累到你们,所以才决定不辞而别。若有一天能让这腐朽的秩序瓦解,我便不算辜负自身这份力量。夏凡……”她顿了顿,“替我保护好洛悠儿,她会原谅我的。”

    尽管洛轻轻还有许多话想谈,但她清楚说得越多只会越让情绪难以控制,就此结束是最明智的选择。

    就在她准备转头之际,夏凡开口打断了她的步调。

    “你不会以为,我就这样任你离开吧?”

    “夏凡,”洛轻轻皱起了眉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此事涉及启国皇室,别看洛妃地位不显,那也是皇帝的妃子!我要做的事,必然会引起——”

    “我知道,谋逆、作乱、犯上……还有别得罪名吗?”

    洛轻轻目瞪口呆的望着对方掰着手指一一道来,仿佛这不是谈之色变的弥天大罪,而是在饭馆点菜一般。最后他坦诚的说道,“如果你指的是这些,那么金霞城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