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四章 证明的方法
一本读|WwんW.『yb→du→.co
    ,从来都是族诛的重罪,别说付诸行动了,一般人就连听到都会避之不及。如果谁说出自己要谋反,第二天衙门就会找上门来——因为光凭这句话,都足以定罪入刑。

    她愿意说出这些,本身就承担了风险。

    夏凡没有扭头而去,就已经令她颇感藉慰。

    但洛轻轻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的反应。什么叫金霞城正需要她这样的人才?就算夏凡想帮她,未免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对了……他不是和广平公主关系密切么?那可是皇室血脉,理论上也是她的敌人之一。

    想到这里洛轻轻反倒退后一步,与夏凡拉开距离,“我不觉得——”

    “你既然把洛悠儿托付给我照顾,至少是愿意相信我的,对吗?”夏凡打断了她的话,他也知道这个话题十分敏感,单靠三言两语恐怕难以说服。那么至少不能让她顺着个人思路说下去——思路这种东西一旦形成,不管对错都很难扭转。

    洛轻轻缄默了下,她发现自己无法否认这点。

    “那么我带你去个地方。”夏凡趁势说道,“有些事情你亲眼见过才会明白。”

    约莫两刻钟后,她跟着对方走进了一座山庄。

    庄子里的守卫对夏凡都颇为尊重,没有人站出来过问她的身份。

    从这些卫兵的武备情况与山庄的规模来看,洛轻轻已经对自己来的地方有了一个大致推断。

    这儿是广平公主的居所。

    她难以揣摩出夏凡的意图,可望着对方轻松的神态,她实在无法把此人往坏的方面去联想。

    换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让她如此觉得。

    因为从青山镇相识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是这么不拘常理了。

    也罢,就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吧。

    她若想离开,这里没人能拦住她。

    直至来到一座宫殿前,夏凡跟门口的侍卫低声交代了两句,才转身对洛轻轻说道,“在这儿等我一会就行。”

    后者默默点了点头。

    很快,她听到宫内有对话声传来——

    ……

    “你主动来我这儿还真是稀罕。”看到夏凡出现,宁婉君略感意外的从软塌上直起身子。她此刻穿着一身舒适的常服,手里捧着一本书册——正是之前交给她的算术入门。“不会又有要建立什么新部门吧?先说好,钱我可以批,但人真的没法给了——你那个事务局已经把我手下识字的人抽得七七八八,再往下就只能派秋月上去凑数了!”

    伺候在软塌旁的秋月露出欣慰的笑容。

    “除非你能再想出一个像引导方案这样能快速提高人口的点子,那样我才会考虑。”公主话锋一转。

    “殿下!”侍女苦着脸道,“秋月不想离开您!”

    “哦?统计结果出来了?”夏凡问。

    “是,李公公刚给我送来不久。最近一个月里,落户金霞城的人数有明显增加,登记者达到了两千四百多人。”宁婉君轻笑道,“摆这个所赐,军队的征召也很顺利,不仅补齐了之前的损失,炮兵队的筹备也已完成。我当时还觉得,这个方案看起来聊胜于无,没想到它能取得如此效果。”

    “单单靠引导员可没这么有用。”夏凡坦然道,“这是一个多方面作用的结果。”

    归属感在这个时代还是一片空白,人们对一地的留恋全赖于自发形成的朴素情感与生活习惯,也就是所谓的乡情,一旦离开熟悉的家乡,天下可谓全是陌生之地。事实上对于外来者,绝大多数地方都是持排斥态度的,若是有那么一座城市不仅不拒绝外来者,还为他们提供大量生活上的便利、帮助他们尽快熟悉这片新的土地对比之下哪边更吸引人就不用提了。

    何况金霞城上马了一堆新建设计划到处都是工作机会,只要不是游手好闲的地痞无赖,想要在此定居并不困难,就更显得这座城市亲切包容。这跟后世各个省市抢着推出人才引进计划把越来越多的市政服务搬上手机一样,比的就是用机会和便利去留下更多年轻人。只不过相较那时候大城市的激烈厮杀,这时候培养“落户就是新家”观念的金霞城可谓是独一份,压根就没有对手,效果自然不同寻常。

    随着城市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名声传出去后,被吸引过来的人必定有进一步跃升。

    不过这并不是夏凡现在想谈的问题,“宁婉君殿下,我想向你确认一件事。”

    大概是他很少如此正经的说话,宁婉君的神情也认真起来,她变回端坐的姿态,“你说。”

    “你是想造反吧?”

    “噗——”秋月喷出口水来。

    宁婉君手中的书也滑落在地。

    “咳咳咳……”她连着清了好几下喉咙,“怎么突然……问起这事来了?”

    “是,还是不是?”夏凡执意问道。

    “夏凡,不得无礼!”秋月喊出了久违的话。

    “……你不会是现在想要退出吧?”宁婉君挑了挑眉,深吸一口气道,“也罢,我就直说了吧,是。但你如今才反悔已经太晚了——”

    “我没反悔,也没说要退出啊。”夏凡耸耸肩,“就是问下殿下的心意而已。”

    宁婉君愣了片刻才猛地瞪眼道,“下次你把这话放到前面行不行?非得吓——不是,非得故弄玄虚,我还以为你被谁诱骗,迷失了自我呢。”

    “迷失自我?”夏凡不解道。

    “你不是想把自己的政策推广到世间么,除了我以外,还有谁会支持你这么干?”宁婉君不满的双手抱胸,“以前我确实没有正面问过你的想法,这次我说了,你也得回答我的问题——你愿意助我推翻盘踞在上元的大启皇室吗?”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没问题。”夏凡干脆的回道。

    “很好,我就知道你和我有同样的抱负。”公主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你以前选择不听我说真正的原因,现在既然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你应该不会再拒绝知晓内情了吧?”

    “当然。不过内情可以先放一放,我想先向你举荐一个人。”

    “你?举荐?”宁婉君不由得来了兴致,“对方是谁?”

    “其实殿下应该见过。”夏凡回道,“曾经幽州洛家的天才弟子——洛轻轻。”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