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五章 欢迎上船
一本读|WwんW.『yb→du→.co
    洛轻轻被侍卫带入宫殿时,思绪仍有些恍惚。

    听到夏凡问出那个问题时,她已然猜到了对方的用意,但真正令她震惊的是,公主似乎之前也没跟夏凡通过气,在被问及此事时甚至有些猝不及防。

    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连谋逆这种大事都能心怀默契,互不揭穿的?而且夏凡在对方尚未明确告知的情况下,能问出如此直白的问题,他的心到底是有多大啊!就不怕对方有一丝隐瞒之意,直接把他拖出去砍了吗?

    但无论如何,夏凡确实向她证明了自己的观点。

    公主殿下藏有反心。

    见到宁婉君的一刻,洛轻轻不免有些惊讶——她知道三公主年纪不大,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两岁,但正是这名个头不显的姑娘,端坐在软塌上时竟有种不怒自威的架势,体内流动的气息犹如随时会喷发的火焰一般。同样是皇室血脉,四皇子宁楚南无论从精神还是气势上都远不及她。

    “叩见广平公主殿下。”洛轻轻单膝跪下,清声说道。

    “请起。”宁婉君回应的同时,也在打量着对方。

    幽州洛家——她自然对这个名号耳熟能详,在青山镇时,她也远远瞧过洛轻轻一眼。那时候的她众星捧月,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群洛家弟子跟随。而如今的她似乎变了许多,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神情语调。

    但最明显的变化无疑是洛轻轻的那双眼睛。

    灰白、无光,像是磨去了色泽的珍珠。

    老实说,她并不信任世家子弟,特别是排名前列的那种,因为他们一路顺风顺水,今后也必然会挑起枢密府的大梁,从而站到她的对立面。如果不是夏凡的推荐,她根本不会见对方一面。

    “我记得你以前并不是这个样子。在京畿发生了什么事吗?”

    洛轻轻迟疑了下,不过看到夏凡微微点头的神情,还是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故简述了一遍。

    “呵,宁楚南吗……”宁婉君听完后冷笑一声,“倒像是我那愚蠢的四弟会做的事。至于后面的追击,需要调动枢密府和江湖势力,显然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我猜幕后下令的应该是他的生母洛玉翡所为。”

    “哪怕他们都是洛家人。”夏凡沉声道。

    “六大世家不过是冠了个姓而已,本身的亲缘关系并不足以让洛玉翡收手。不过在足够的利益或诱惑面前,亲缘又算得了什么?哪怕是为他产下后代的女子——”宁婉君说到一半咬紧嘴唇,将后截话咽了回去,“所以你想要为枉死的两名洛家弟子报仇?我算是明白夏凡为何要引你来见我了。”

    “不只是报仇。”洛轻轻缓缓道“无论是皇宫也好、大理寺也罢,他们已无力履行自己的职责,并且相互勾结在一起扰乱了世道应有的秩序。只要他们还把持着高位,类似的事情就会不断重演。我想让这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宁婉君怔了怔“所以你想让上元城的势力整个洗牌?可我听夏凡说,你之前打算一个人去京畿。”

    作为一名方士这个目标显然大得有些夸张了,

    甚至可以说痴心妄想。

    “我能做到的确实有限,我也知道自己没办法重塑乾坤……但如果不尝试去撬动这些乱序者好的变化就永难浮现。”洛轻轻伸出双手一柄轻薄的流光之剑悄然现于她的掌心之中“何况我已从门中得到了力量,更应该承担起此责。”

    “殿下!”秋月连忙站到公主面前。

    宁婉君拨开侍女盯着那柄若隐若现的剑刃皱起眉头,“这是什么方术!?”

    夏凡也同样有此疑问。

    之前洛轻轻在单独和他交谈时便提到过那洁白无际的空旷世界,以及醒来后重见万物之气的情景。不过当时的重点是让洛轻轻打消独自前往京畿的念头因此他并未作进一步追问,还一度怀疑那是否是她在重伤时所见到的幻觉。

    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或该归为哪种属性内。”洛轻轻展示一番后便消去了它的存在,“我知晓它的用法也能自由驱使它但——”她露出一个迷茫的神色,“我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表达它。就好像这部分内容是突然印在我的记忆中一般,而且与其他部分都不相连。”

    “殿下……这莫非是……”秋月震惊道。

    “倾听者。”宁婉君严肃的点点头。

    “倾……听者?”夏凡低声重复了一遍,“什么意思?”

    “你们没听过也正常,毕竟这是枢密府恪守的秘密,一般人很难接触得到。”公主将有关倾听者的情报讲述了一遍,接着望向夏凡,“事实上你就是一名倾听者。那些不知来自何方的声音,会以唯独你才能理解的方式呈现于耳边。我之前一直想告诉你这点,不过始终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你们记住了,关于倾听者的身份,无论如何都不可泄露出去,否则被枢密府察觉,你们的处境将不会比妖好上多少。”

    “夏凡,你也见过那扇白色的门么……”洛轻轻凝视他道。

    面对两人的目光,夏凡只觉得满头问号。

    “等下,我觉得这事有待商榷。门是什么?不知来自何方的声音又是什么?我既未遭遇过洛轻轻的情况,也没听过你说的耳语。直接认为我是倾听者,会不会太草率了点?”

    “那你有关盐田的构想、令墨云惊叹的算术、还有不可思议的震属术法,都是从哪儿学来的?”宁婉君斜眼问道。

    “呃……”夏凡卡壳,他总不能说是前世自带的吧。

    “所以我没说错咯。”公主翘起嘴角,转头对洛轻轻说道,“如果你还是过去那个洛家天才,我认为你并不适合呆在金霞城。不过现在……你大可不必一个人战斗了。”

    和夏凡、广平公主一起来达成自己的目标么……

    这一戏剧性的转变让洛轻轻久久未回过神来。

    换而言之,她一开始不愿牵连大家的想法,根本毫无意义——因为从夏凡的态度来看,他冒出这个意图的时间比自己还要早得多!

    所以他才会满不在乎的说出像“金霞城正需要她”这样的话。

    洛轻轻说不出此刻心头的感觉,但她无法否认那股挥之不去的疲惫仿佛消散了许多,被强行压抑的情感和记忆也一点点回到脑海。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app\\。

    就在这时,宫殿门再次被打开,黎带着一名小姑娘走了进来。

    “师姐!”

    洛轻轻惊讶的回过头,便见那名姑娘奔跑着冲向她,一头撞进了她的怀里。

    夏凡朝黎比了个大拇指,后者得意的摇了摇尾巴。

    “洛……悠儿……”

    “师姐——我好想你!”

    感受着对方得温度,洛轻轻绷紧的身子终于放松下来,她闭上眼睛,放任情感喷涌而出。

    本就朦胧的视线变得更模糊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