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七章 天下棋局
一本读|WwんW.『yb→du→.co
    宁千世走进内屋,一股夹带着女子清香的暖风迎面扑来。

    显然这是一间照暖阁设计的房屋,下方暗藏,可以让炉火烧热的气源源不断送入屋子。

    掀开门口的帘,满屋子的字画赫然映入他眼中,墙上、桌上、床上……目力所之处,皆被一幅幅佳作所覆盖。

    而在此之外,地上还躺着两名穿着薄纱的年轻女子。她们曼妙的身材在半透明的纱下若隐若现,貌更是无可挑剔。显然这便是斐家执掌口中的“侍女”,无论是磨墨压纸,还是其他,她们都能一一满足。

    只不过两人此刻已失去意识,短时间不会醒来了。

    而坐在床边百无聊赖状打哈欠的正是他带来的随从之一,鹤儿。

    “殿下,您总来啦。鹤儿都快闷死了。”小姑娘嚷嚷。

    “这才几个时辰不见,你无聊了?”宁千世耸耸肩,“这两人都是你敲晕的?”

    “是啊,我刚进门这两人蹭了上来,吓死我了。”鹤儿拍拍胸口,“虽然这地方是很暖和,但也不必穿得如此之少吧?”

    “不愧是鹤儿,连女子都不想放过你。”

    “殿下……你笑得好不正常。”

    “不正常才正常。”

    “呃,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等你长大了,自然会明白的。”

    这时,帘次被掀开,一幽光无声遁入屋内,接着两个身逐渐显现,其中一人为穿着枢密方士袍的男子,而另一人俨然是高国来的使者!

    两人同时向宁千世头致意。

    “见过殿下。”

    “见过天枢使大人。”

    “没有人注意到你们的行动吧?”二皇子将昏迷的女子抱上床,然后为她们盖上被褥,“推演要一较长的时间,这时候我不希望有任节外生枝的变故发生。”

    “大人请放心,”使者回答,“这次来的人里有一个与我极像,完全可以替代我瞒过监视者。况此名方士的术法了得,门口的侍卫没有觉察到任异样。”

    “很好。”宁千世点点头,“东西应该都带来了吧,现在给鹤儿。”

    “鹤儿?”使者微微一怔。

    “是我啦。”小姑娘拍着胸口。

    “别怀疑,”宁千世笑了起来,“她才是此次行动的关键。”

    两人不犹豫,立刻将背后的裹下,解开摊放在地板上。

    方士带来的是枢密人员名单、有关斐家掌权者的信息、以长冶城的守军分情报。

    使者带来的则是高国军队的人数、将领、分,外加将开的行动计。

    几乎每一项内,都写满了厚厚一本册子,而这样的册子足足多达十来本!

    鹤儿将它们全部叠在一起,放于身前。

    “我要开了。”小姑娘双手十,盘坐在地上。当她闭上眼睛时,一股庞大的“气流”顿时席卷过三人心头!

    那并不是真正的风,而是边之气被她的术法所动,正呼啸着朝她手掌聚来。常人难以察觉这一变化但对三名感气者而言这波动无异于一场汹涌的巨浪!

    接着鹤儿伸出小手骤然朝下方下。

    原本放的书册不知时已然失不见而代之的竟是一个偌大的棋盘!

    “仙术天下棋。”

    她的声音不稚嫩,甚至不像是一个小姑娘能发出来的一。

    了宁千世外,另两人惊讶得目瞪口呆。

    他们盯着那张虚构出来的棋盘,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错过什么讯息。但两人很快意识到,那上面的变化绝不是他们能够参悟的。

    黑白相间的棋子在棋盘上错开但这同样只是一个幻开棋子外,他们还看到了山川河流、烽火坚城……仿佛整片大地都成了棋盘上的缩而将各方势力捏于指尖的,正是棋盘前落子无悔的那一人!

    这便是启国枢密的瑰宝。宁千世心里暗自感叹无论看上多少次,都会觉得赏心悦目。在鹤儿的眼中,方士和高国使者带来的不是单纯的讯息而是推演战的条件。寻常人一整天看都看不完的内,她却能将其完全领悟并推演出战的可能。

    是古往今来最有名的将领,在这位小姑娘面前只怕也会自叹弗如吧。

    诚然,充分掌握敌我双方的情报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有情报越少,推演越不完整。

    可只要能为鹤儿提供足够多的情报,她能为战钉上一颗名为“结”的长钉!

    半个时辰后,她手中的光芒渐渐散去,棋盘也失得无无踪。鹤儿睁开眼睛,身子摇晃两下,似是无力的倒向一边,对此早有准备的二皇子已轻轻托住了她,并递过去一块手绢。

    “嘿嘿,谢谢殿下。”她接过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重新坐直身,“推演完成了。”

    “结果如?”

    “此次行动成功可能,八成七。最大分歧点,在斐家执掌身上。”

    “那是什么意思?”使者忍不住问。

    “意思是我们在对付斐楚香时,要多加提防。不过总成功可能如此之高,明她并没有超出我们的预之外。”宁千世站起身来,“计无修改,此方案实施吧。”

    “遵命!”方士和使者齐声应。

    他目送两人重新遁入幽光,原路离开暖房后,转身开拾房中的字画。

    多好,哥哥。拆解斐家要调动枢密的力,平白出动大方士必然会人怀疑,而你不仅将我送到了这里,还附赠了一大批方士。如此一来,世家得威胁将大幅降,他们的力也不是左右势的关键。

    我知你想登上那个位子,成为这片大地上至高无上的君,没有关,你尽去做好了。你赠予了我这些,我自然也不会吝啬自己的馈赠。让我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好了。

    “诶,这些字画你莫非要带走吗?”鹤儿讶异。

    “当然,这可是斐家奉上的礼物,我岂有不之理。况这里马上要不焉,我又怎能干那煮鹤焚琴之事?”宁千世理所当然的回,“待会麻烦你把它们带出此地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