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九章 解脱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当然不是我——

    该死的是你们这帮肆意妄为的蠢货!

    斐楚香捏碎了左手食指上的一枚戒指。

    刹那间,她的视角发生了奇特的转变,就好像飞出了自己原本所在的身体一般——在被拉长的房屋背景下,她看到青剑的锁链直朝自己的身体飞去,接着她与链尖交错而过,钻入了二皇子的体内。

    不到万不得已,她并不想动用这张底牌。

    因为魂魄一旦对调,将不可能再有反转之机,更何况她选择的是气息较弱的二皇子,而非高度戒备的青剑,这意味着即便她之后能够脱身,并在肌体枯萎前培育出新的容器,长冶城也会迎来一场大乱。

    但对方丝毫不打算留手,再多麻烦那也是之后需要考虑的事!

    在一阵前后颠倒的扭曲后,斐楚香成为了二皇子。

    她抬头朝对面看去,那边的“斐楚香”则露出了惊讶万分的神情。后者张开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在电光火石之间,锁链已经穿透了她的身躯。

    随着飞溅的鲜血,那具躯体无力的瘫倒下去。

    不错,时机完美无缺!

    斐楚香强忍着更换身体初期的不适,转头望向那名青剑。就算是再强的方士,在未做提防时也挡不住刀剑,何况这儿是斐家府邸,她已经想出了数十种致对方于死地的方法——

    噗嗤。

    然后她听到了一声轻响。

    斐楚香低下头,发现胸口处多了一根剑刃。

    痛苦还未察觉,麻痹已经率先扩散开来。

    为什么?

    这可是二皇子宁千世的身体。谁敢对皇室轻易下手?

    斐楚香难以理解的望向后方,眼角的一幕令她瞠目接受——那居然是另一个二皇子,无论样貌、衣着都和自己替换的这人一模一样!

    “咳……”她想问缘由,但从肺里涌上来的血液堵住了她的喉咙。

    而新的皇子并未解释,手掌一转,便将她的胸口搅得粉碎。

    斐楚香感到眼前快速变暗下来。

    ……

    “她果然藏有后手。”青剑走过来检查了遍地上的尸体,“虽然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但混沌并没有传递过来。”

    “这就是前朝研究的遗产吗……也真是够可怕的。”宁千世松了口气,“我算是知道为什么永国的大多数记录都被抹去了。若不是斐念提供的情报,我这一趟还不一定能如此顺利。”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斐家执掌会做出何种反击。

    关于仙术的契约,他只是有所听闻,但百年前六大家族究竟取走了哪些秘录,这恐怕只有当时的宁家太祖知晓。

    在制定计划时,斐念的内部消息自然成了他们参考的重中之重。

    这名斐家新一代的首席弟子提到在肃州府邸内有一处地下密室,尽管他从未获准进入,但碰巧看到过有人被送入其中。

    其次便是斐家执掌的年龄问题。

    他在一次拜见家主时,意外见到斐楚香与一名垂暮老人平辈相交的情景;还有历任家主的画像,在容貌上也差异极大。这些细节对于外人来说既难以得知,又不容易分析出什么,不过在枢密府眼里却是管中窥豹的引线。

    最后众人得出的结论是,斐家执掌或许有方法逆转自己的年岁,或是干脆借助了混沌的力量,使得自身的意识能够同身体剥离开来。

    由于不清楚具体手段因此稳妥的方法便是先引诱对方出手。

    归根到底斐家传承至今已不存在感气者后裔而普通人妄想得到术法才能实现的效果,必然困难重重,不可反复施为。

    一次失误便足以成为她败亡的契机。

    据此拟定的方法也通过了鹤儿的检验。

    乾术即使计划的关键——在这个术中,宁千世能够绘制出一个完整的假体它能和本体一样说话、行动直到气耗尽或停止施术。与坎术制造的幻象不同假体不会被识破单靠意志和术法想辨别真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同时它又和本体五感相连当假体出现意外的那一刻宁千世不仅能立刻洞悉对方的手段,还可确保自己不受到一丝损伤。

    唯一的分歧点在于对方会不会选择对青剑动手。

    宁千世相信一个老朽不堪的世家家主缺乏那份直面强者的勇气与决心。

    事实证明,他猜得一点不错。

    ……

    “殿下地下密室找到了。”消除斐楚香的威胁后不多久,另一名方士走入一片狼藉的内室。“抵抗者皆已被制伏里面确实有在进行跟邪祟相关的试验而且……有不少斐家弟子的遗骸。”

    其实不用听这番报告,宁千世也已经预料到了密室里的情况。

    倾听者所留下的“仙术”不是所有方士都能领悟、习得。何况寻常感气者掌握仙术后,难免不会动什么更进一步的想法。这个想法对于靠血脉延续的斐姓本家而言是极度危险的。因此早期家主的想法也十分简单,那就是借助混沌的力量,来突破方士的极限。

    它可以使一般感气者有更大概率领悟仙术,同时混沌的侵蚀也会令他们更容易被斐家控制。

    只不过混沌与生灵天然相斥,想让两者共存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地下密室便是答案。

    众多感气者无声的死于此处,只为了创造一个听话的傀儡,一个能够保护世家的工具。

    哪怕这个世家的执掌者,是一群毫无价值的凡夫俗子。

    这就是他们为什么需要被消灭得理由。

    感气者本就该凌驾于世人之上,而不是在一些荒唐可笑的约束下,被无能之人驱使、操控。

    否则大陆六国将毫无未来可言。

    永王朝在滑向深渊之前,都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这一次,他相信枢密府可以避免犯下同样的错误。

    宁千世走到内室窗前,推开窗户向下方望去。

    枢密府已基本控制住了斐家府邸的各个角落,大量斐家弟子在睡梦中被叫醒,并集中到屋外的空地上。

    他们惶恐不安、瑟瑟发抖,全然不知夜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故。

    不过宁千世并不担心之后的事情。

    不管现在有多么不安,他清楚这些人在了解真相后,都会适应没有世家的日子,甚至为这一变化而感到庆幸。

    正如走在他们之前的斐念一样。

    “你们解脱了。”宁千世对着人群低声说道。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