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章 试剑(上)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夏凡再次见到洛轻轻时,已是第二天上午。

    “早上好。”

    她走进院子,主动打招呼道。

    “好。”夏凡等了等,有些意外没有看到另一个矮矮的身影,“洛悠儿呢?她没陪你来?”

    “她说今天不是休息日,还有工作要做——好像叫‘上班’来着?”

    “明明请个假就行,要不我去跟她说一声好了。”

    “不必如此。”洛轻轻阻止道,“让她忙吧,我能看出来,她其实挺喜欢现在所能做的事。而且她说忙完就会来找我,没必要急于一时一刻。”

    没必要急于一时一刻……吗?夏凡不禁露出一丝笑容,也就是说,洛轻轻已经改变了最初的想法,虽然不知道她这次会在金霞城待多久,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执意孤身一人前往京畿赴险了。

    他在心中再次夸赞了狐妖一遍。

    “你在笑什么?很怪。”洛轻轻眯眼道。

    “呃,我只是——等下,为什么你能看到我在笑?”

    “我又不是真瞎子。”她语气略有不满,“你浑身上下都流动着气,脸上当然也不例外。一开始的确‘看不到’,但现在我发现气的变化能反映出许多东西,情绪也是其中之一。另外……”

    她走进两步,贴到夏凡跟前,两人的间隔只差一步就能挨在一起,“在这个距离内,我还是能看清你的五官的。嗯……跟士考时没什么大的变化嘛。”

    才半年都不到,有变化才怪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此之近的距离让夏凡呼吸都停顿了数秒。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对方长长翘起的睫毛,以及那双泛白的双眼。这眼睛曾经水灵剔透,现在则像蒙上了一层薄纱。

    “你还没回答我呢。”她错开身子,走到夏凡身后。“是在笑枢密府终于没有倒闭,还拉拢到了一个倾听者吗?可我从悠儿那里听到的说法,你这枢密府不仅没有倒闭之危,还扩大成了综合事务局,有没有我都无关紧要啊。”

    夏凡能感受到对方语气中的玩笑意味。

    相比昨天,这才像他记忆中洛轻轻的样子。

    刚刚重逢时,洛轻轻外貌上除开眼睛并没有太多变化,但给他的感觉却判若两人——交谈间她的语气鲜有起伏,明明说着自己的近况,可仿佛是在讨论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一般。身上散发出来的疏远与隔阂感无比明显,看似近在眼前,但实际遥远无比。

    配合那身简洁、或者说简陋的麻布素袍,夏凡甚至从洛轻轻身上品觉到了一丝仙的味道。

    那不是什么好情况。

    似仙,也就意味着失了人的气息。

    现在,她总算是回来了。

    “我笑的原因很简单。”夏凡转过身看向她,“仅仅因为我熟悉的那个人,留下来了。”

    洛轻轻微微一怔。

    “枢密府倒没倒闭不是关键,人手够不够也不是关键,关键是你愿意留下。没有什么比老朋友并肩共事更值得高兴的事了。”

    并肩共事。

    那是她曾提到过的设想。

    洛轻轻听完这话,忽然不自在的偏开了头,“咳咳,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你没必要回得如此认真。”

    “是吗?”

    “总之……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她直接扭转话题道,“毕竟时间宝贵,尚有一个重要的目标在等着我们去达成。你做好测试准备了吧?”

    这聊天内容跳跃的幅度得还真大啊。

    不过夏凡什么场面没见过,很快跟上了她的步调,“当然,先从术法本身开始吧。”

    这也是昨天洛悠儿领走洛轻轻前约好的事项——等她心情平复之后让夏凡详细观察、检测一番传说中的倾听者之术。

    洛轻轻点点头摊平双手,像昨日一样召唤出那柄近乎透明的利刃。

    “它有没有名字?”

    夏凡边打量边问道。

    “没有,或许我可以给它取一个?”洛轻轻想了想,“你觉得飞剑怎么样?”

    “也太……普通了点。”

    夏凡已然确认对方虽然学富五车,但跟自己一样不擅长取名。

    这柄剑单从外观来看,几乎很难跟常规意义上的“武器”挂上钩。它的轮廓仿佛是由一缕缕流淌的金光构建而成,当流光消失时,它也会随即失去形体,直到光芒再次循环回来。这也是为什么它看上去极薄的原因。

    “你有什么好的提议吗?”

    “唔……叫不同寻常的飞剑如何?”

    洛轻轻闭上了嘴,显然她认识到找夏凡征求意见是个错误的选择。

    “你在过去所读过的书籍里,没有一本提到过倾听者、门或奇特术法吗?”夏凡问。

    “没有,事实上在公主殿下提及前,我都不知道方士内还有一个如此特殊的群体。不过……”

    “不过什么?”

    “在幽州洛家府的藏书阁,相传有一个极为隐蔽的楼中楼,里面放置的书籍全是世间难寻的孤本,也有人说……那儿藏着一些秘密,只要能窥见一个,这辈子都不愁荣华富贵。说不定此处会有关于倾听者的记载。”

    夏凡笑了笑,“一听就知道谣传了。大概是某些重要术法不想让你们参看,才找了间屋子封禁起来。进入其中也不需要寻找入口,只要一把家主佩戴的钥匙就行。”

    “藏书阁不设明锁,这是洛家自古以来的家训。”洛轻轻摇头道,“无论多么稀罕的东西,一旦被写入书中,那就是为了让更多人参阅的。人为把它们深深封藏,不仅违背了书的本意,也不符合藏书阁建立的初衷。所以只要你有能力,可以阅尽藏书阁的每一本书,这也是家主的承诺。”

    “你确定如此?”夏凡意外道。

    “是。藏书阁从地上到地下一共十层,没有一个房间有明锁。只要能凭自己的学识解开机关或谜题,就可以进入屋内。”洛轻轻顿了顿,“这也是为什么洛家弟子被誉为万物通识的原因,在此激励下,大家有事没事便会泡在藏书阁中,寻找那些可能的线索。当然……绝大多数书本都跟术法无关,有些典籍收纳于深层的原因,只在于它存世稀罕,难得一见罢了。”

    居然还有如此新颖的家规么,夏凡好奇的问,“你开到第几层了?”

    “十层,我全部进去过。”她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可惜直到青山镇士考前,我都没能找到楼中楼的入口。”

    插播一个app: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