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一章 试剑(下)
一本读|WwんW.『yb→du→.co
    全——部?

    换而言之,洛家的所有藏书都被洛轻轻翻阅过?

    对于一个十六七岁的人来说,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没你想得那么夸张,进去也不代表要把书翻尽。”洛轻轻从夏凡的表情读出了他的想法,“每届弟子里总有那么几个能抵达最底层,可惜发现楼中楼的一个都没有。大概是我们的能力并不够涉足那里吧,我也曾想过成为方士后有机会再回去找找,不过……”

    她说到这里合上了嘴。

    不过这个机会永远都不会有了。夏凡在心中替她补上了后半句话。

    大概这就是聪慧过人的烦恼,至少他从未从洛悠儿口中听到过类似的遗憾——就连藏书阁本身,她都鲜少提及过。

    “继续你的测试吧。”洛轻轻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

    夏凡点点头,从一旁的木架上取下早就备好的靶子摆在对方面前,分别是木头、瓷罐、铁块和石砖。

    “接下来是锋锐度测试,你试着将它们斩开,并告诉我气的反馈。”

    洛轻轻依言照做。

    这个过程持续了近两刻钟。

    结论便是——这把不同寻常的飞剑锐利异常。

    哪怕是树干粗的木块,她也能瞬间一分为二;瓷罐和石砖都挡不住她的单手斩击;即使是从铁匠铺搬来的生铁块,飞剑亦可切开。在两者相触之时,夏凡能看到切口处喷出的火星。

    不过切砍后者的效率要远慢于前三者。

    按洛轻轻的说法是手感明显变钝,气的消耗倒区别不大。

    当然,这还不是此术最强大的地方。

    它可以脱手使用,宛若真正的飞剑一般,并且数量不止一把——只要洛轻轻愿意,她可以同时使用三到四把飞剑进行战斗,代价是气的消耗快速增加,无法坚持太长时间。

    另外在脱手攻击时,剑刃的威力会下降些许,按她的说法是单用意识控制飞剑不如靠手挥砍那么直接,朦胧的操控感也会影响到术的发挥。

    “你的意思是像穿着蓑衣洗澡那样吧?”夏凡若有所思道。

    洛轻轻呆了下,才忍不住叹气道,“也不知道你怎么联想得到的,不过……感觉上应该差不了太多。”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你能写出此术的符箓来吗?”

    “写不出。”她露出苦恼的神色,“事实上我在来金霞城的路上就考虑过这点。想着如果要拜托你收留村民,总得给点什么报酬。而我能拿得出来的,也只有这个术法了。”

    倾听者的术法……夏凡暗自挑眉,这和收留村民一事完全不等价。

    她会这么想,恐怕是因为当时她已不打算去思考身后事所致。

    “可无论我怎么去回忆,去试着描述此术,都无法将它写下来。我能明白它是什么,以及如何运用它,只是我发现自己所掌握的东西里,没有一样可以与之扯上关系。”洛轻轻揉了揉额头,“不知道你能否理解我的意思,我并没有将其藏私之意——”

    “我明白的。”夏凡制止了她后面要说的话,“我相信你没有。”

    洛轻轻望了他片刻才低声道,“谢谢。”

    “如果此术真的是被刻入脑海之中,又超乎你的常识之外,不是没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夏凡来回走了几步,“无论是它涉及到的理论,还是精确描述它的语言,都不存在于世间,面对这样的窘境记录确实是一件困难至极的事。”

    事实上不光是理解他甚至深有体会——例如那些冠以各种名人名字的数学公式绝大多数人即使在学习过后,也只记住了式子长什么模样,解题能用在哪些地方。但想要完整的去描述公式,独立完成它的推导过程,拿起笔就会发现一个字都写不出。这还是建立在多年累积起来的算术课程之上。

    “我的感受正是如此。”洛轻轻语气顿时轻快了许多,“没想到你还能有这样的见解——我之前以为你什么都懂,唯独方术不懂呢。”

    “这几个月来我也没闲着啊,除了帮公主造——那啥外,其余时间都用来研究术法了。”夏凡得意道“等测试完就让你瞧瞧我新开发的震术,保证不比倾听者的术法差上多少。”

    “哦?我拭目以待。”

    “不过这剑真的是实体吗?”他将目光重新投到剑刃上——此时洛轻轻并没有用手握着它,它就像鸿毛一样,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摸下应该不成问题吧?”

    见对方点头夏凡谨慎的用手指碰了碰剑体触感平滑而冰凉。

    接着他拿起一块生铁,平放在单薄的剑刃之上想看看它究竟能承载多大的重量,不料铁块直接落了下去。在穿过剑体的瞬间,他看到这柄剑的前半截宛若消失了一般,直到铁块落地,剑尖才重新“延伸”出来。

    这种既像是实体又像是光影的造物让夏凡大为讶异。

    为了看得更细致一些,他打算再试一次。然而就在他俯身去拿铁块时,手指处忽然传来了一阵灼烧的刺痛!

    夏凡低呼一声,立刻收回了手。

    这一举动也让洛轻轻吃了一惊,她收回术法,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夏凡摊开手,发现指尖处一片通红,同时鼓了一个小小的水泡。

    “不碍事,只是被烫了一下。”

    “烫?”洛轻轻有些不解的看了眼铁块,“你是说这个吗?”

    见她伸手要去试探,夏凡阻止了她,并让她在院墙边提了桶水来。

    用铲子将铁块铲进桶内后,水面上竟呲的一声冒起了白烟!

    显然这块黑不溜秋的生铁在短时间内被加热到了百度以上。

    洛轻轻也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显然她所了解的使用方法中,并没有这一类情况。

    夏凡索性让她再次将飞剑招出,并直插入水中。

    结果没有任何异象发生。

    淡淡的金光在水中缓慢流动,勾勒住剑刃大致的形状。

    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莫非……它的外层只是一层封装物,主要用来约束内部所蕴含的能量?”夏凡喃喃自语道。

    洛轻轻眨了眨眼,“那是什么?”

    “一个猜测而已,不过对不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否复现,以及可能产生的效果与用途。”

    这次夏凡让洛轻轻将剑控制在木桌上方三指高处,随后将冷却完的铁块重新放置在剑上。

    同样得一幕再次发生,剑刃并没有承载重物的意思,直接让它滑落了下去。

    但这一次,铁矿落在桌子上的同时,本体并没有离开飞剑的范围。

    令两人瞪大眼睛的情景出现了。

    下方的桌子很快冒起了青烟,接着铁块从剑刃“断口”处开始变红,并迅速扩展到多个面上。短短十余息时间里,原本漆黑的金属块已经浑身通红,与剑刃接触的部位开始由红转黄,甚至透露出一丝亮白。

    桌面轰的一声燃烧起来。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