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三章 危机与机会
一本读|WwんW.『yb→du→.co
    恋上你看书网,天道方程式

    “殿下,北边驿站有急讯送达!”忽然一名侍卫报告道。

    “说。”宁婉君点头道。

    “探子发现申州军已于今早离开驻扎地,结队朝西边进发!”

    这消息顿时在人群中引起了一阵喧哗。

    “他们是去支援西境的!”贺归才将手中的扇子一拍,“雷州单靠当地边军已经守不住了吗?”

    公主不禁咬住了嘴唇。

    夏凡注意到了这一细节,“怎么回事?”按照道理,启国出现这种情况,对宁婉君的目标来说绝对是利好消息。王朝实力越弱,对申州的威胁也会越小,可看对方的表情似乎相当焦灼。

    “我……一位亦师亦友的搭档,就在雷州边军中任职。”宁婉君迟疑了下才说道,“有他坐镇西境,高国应该不可能进入到雷州腹地才是。我本已跟他相约好,若是金霞起事,他亦会在雷州响应,但现在……”

    “殿下——”

    夏凡刚张开口,便被她打断了。“我知道,我都知道的。在这儿担心不会对已经发生的事情有任何更改,倘若边军尚在,他一定会将消息告知于我。如果边军已被击溃,他也应该能靠自己的能力活下来。我必须专注于眼前的事情。”

    宁婉君一边说着,一边重振起精神来,“贺参谋,你对西边的局势有何看法?”

    “边军危矣!”由于公主的班底大多来自边军,因此面色都较为严肃,贺归才更是直言不讳道,“难民出现意味着雷州已有乡县、城池失守。高国军队能够威胁到这些地方,必然已经越过了坡子沟到褐石滩一带。那里本应该是边军的主场,过去十多年里高国都没能突破过这一道防线。如今防线失守,朝廷还调动了申州军支援,霸将军那儿……一定出了大问题!”

    “其他人呢?也是持同样的观点吗?”宁婉君环顾四周。

    没有人表示反对之意。

    “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说说,金霞到底该如何利用这一情况。”公主站起身道,“首先我把话放在前面,我们不可能去支援边军,无论是部队还是后勤辎重,都不支持我们介入雷州的战事。”

    夏凡不由得多看了对方一眼。

    她之前明显在担心那名搭档的情况,但一到说及正事,她已将自己不必要的情绪完全压制下来。在一军主帅这个职务上,宁婉君无疑是称职的。

    “卑职亦这么认为。”徐三重点头道,“卑职建议派出一支斥候队伍前往雷州打探情况,顺带也可从难民那里获得更多消息。”

    “可。”公主简短的应道。

    “至于金霞城……我军或许可以趁申州军离开之际,再拿下一两块领地。”徐游击继续说道,“大城估计不行,但县城或乡镇应该没问题。如今雷州已乱,朝廷肯定不会顾及我们,只要封锁消息,禁绝交通,瞒个半年不难做到。”

    “不行。”夏凡不禁脱口而出。

    “夏大人,为何?”徐游击拱手问道。

    “那不是治理,而是占领。封锁会在民众间传播恐慌,同时还需要大量人手常驻。如果当地人不配合,或是有抵触心理,半年里我们能得到的东西只怕不多。”

    对方这一套大概经常在边境使用,夏凡心道,对那些分散的居民点能最大限度的搜刮物资,但放到申州就弊大于利了。

    “我赞同夏府丞的观点。”贺参谋开口帮衬道,“老实说,自从击退东升国袭击之后,军队想要做什么都不难,一些需要民众配合的事打个招呼就能办好,报酬都可以放到后面再给,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现在我真的相信夏府丞所说的‘新金霞’并非虚言了,如果可以,我认为申州其他地方我们也应该如此对待。”

    “哪有这么好的事。”徐三重皱起眉头,“若不是海寇一事让官府权力出现了真空,这综合事务局能不能建起来还真不好说。我自然知道争取民心是好事,可那些地方官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分权?”

    “这……要不我们先专注于金霞城自身?”

    “然后放过这难得一遇的机会么?”他朝公主拱拱手,“卑职心有不甘。”

    “徐将军,申州军这一走多久后会回来?”夏凡向他问道。

    “大军不轻动,这一走少说也得三四个月。”徐三重显然已经想好了这个问题,“十二月一到,西边随时有可能下雪。若非紧急情况,申州军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长途行军。依靠大城获得补给,等到天气转暖再启程回申州是最稳妥的选择。当然,这些都建立在战事顺利的情况下,若是高国再难缠一点……”

    那就意味着申州将迎来一个相当长的空档期。

    也难怪他不愿意坐镇金霞空等。

    夏凡沉思了片刻,转头对公主说道,“大家或许可以换一个思路,不依靠军队去完成扩张。”

    “怎么可能?”宁婉君疑惑道,“那些地方官员不会听我号令的。”

    “我的想法是……让枢密府先行。”夏凡组织了下言语,“非一州首府不会设置枢密府,所以这些地方仅有联络点,或是什么都没有。如果金霞城枢密府想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将分部开设到其他城镇乃至乡县,并不违反任何禁令。”

    只在州首府设枢密府的原因很简单,一是耗费钱财、二是也没那么多问道、试锋可供派遣,加上方士不干涉地方政务治理,因此没必要摊派开来。

    但上元城也从未说过不允许这么做。

    “——然而你想设的不是枢密府分部,而是综合事务局?”贺归才眼睛一亮,手中摇摆的扇子都停了下来,“如果借预防邪祟之名,无论是登记、宣传还是援助,都可以快速增加金霞的影响力。”

    “这确实是主要构想。”夏凡同意道,“冬天对普通人来说本就是一个难熬的季节,我相信不乏增加名望的好机会。军队也不是毫无必要,因为枢密府根本没有足够多的方士坐镇各地,所以不管是对付小型邪祟,还是威慑当地蛇头,都需要一支武装部队来处理。”

    “另外,我也不打算只放出民政部门,枢密府依旧应当履行自己的职责——消灭邪祟,或是邪祟产生的源头。”说到此处他声音渐深,“不知有多少官员敢说自己清廉磊落,从未触犯过大启律例呢?如果只是把他们关押起来,并报送京畿处置,也算是合情合理、恪尽职守吧?”

    哪怕上面不认同金霞城的做法,也不好继续让有污点的官员归复原位。一旦吏部重新派人,这期间的空档期就足够让事务局接管府衙职权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