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六章 像大姐姐一样
一本读|WwんW.『yb→du→.co
    恋上你看书网,天道方程式

    傍晚时分,洛悠儿在北城区靠近码头堆场的位置,接到了“听课”归来的洛轻轻。

    这里正是墨云选定的新机造局落户地点——在与东升国一战中,堆场周边的房屋损毁严重,加上煮盐场随着王家的倒台就此废弃,这些原本用于对方食盐的仓库也成了无用之物。因此在重建过程中,新机造局成为了此块区域的标志性建筑。

    尽管厂房还只搭了个轮廓,但用来培养助手的教研室已经投入使用,墨云正是在此处为自己拉拢起来的队伍传授知识,以及磨炼机关制造手艺。

    “师姐,我在这儿!”洛悠儿见到洛轻轻时眉眼都弯了起来,她一路小跑到对方身边,“感觉怎么样?那些精灵……如果不看耳朵的话,无论男女都很俊美吧?”

    洛轻轻忍不住扶额道,“所以说你就关注了这个?你应该知道我如果不靠近人一尺,是无法看清对方面貌的。”

    她虽然在前往之前有被师妹提醒过,但真正看到大堂里坐着一群和自己迥异的“妖”时,仍感到了巨大的震撼。

    方士的职责之一,就是斩妖除魔。

    可现在,金霞枢密府府丞夏凡,反倒成了妖物的庇护者。这份强烈的反差还是让她下意识的感到了不适。

    若不是有心理预期,她差点就把龙鳞给招了出来。

    但另一个想法在清晰的告诉她,这里既不是京畿上元,也不是幽州洛家。从下船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应该明白,金霞城有一套特立独行的规则。

    人们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她总觉得,这座城市正在朝夏凡同化。

    于是洛轻轻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安静的坐了下来。

    这一听便是一个下午。

    事实是,妖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困扰,她很快便沉浸到墨云所讲述的知识中,直到现在仍回味无穷。

    “嘿嘿,我的第一感受就是如此嘛。”洛悠儿吐了吐舌头,大方承认道,“至于墨云姐常挂在嘴边的绝妙、神奇、精简之美,我真的体验不到。”

    “还不是因为你把时间都浪费在了琐事上,真正看书的功夫却没多少。”

    “不是哦,师姐。”

    洛轻轻微微一怔,“不是?”

    洛悠儿背着双手走到她前面,“其实你们去藏书阁探寻时,我都有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的。只是那时候无论如何……我都追不上你的进度。”

    洛轻轻不自觉放缓了脚步。

    “来到金霞城后,我渐渐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不是光凭努力就能弥补的。悠儿不可能在学识上追上师姐的背影,但她也有自己能够胜任的东西。”洛悠儿回头对她笑道,“你看,我在事务局担任的工作,不就帮到你的忙了吗?现在我可是带着十多人队伍的领队了,巽术也有了不小进步,应该算是从别的方面追上师姐不少了吧?”

    “师妹……”

    “你想做的事,我永远也做不到,甚至想都不敢想。但没有关系,你就放心的去做吧,我会在背后照顾好你的——连带师兄和师姐的份一起。”洛悠儿按着胸口说道。

    洛轻轻感到一股暖流忽然从心头涌上眼睛。

    为了维持住师姐的形象,她走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脑门,抬高视线道,“师姐还没有残废到要你照顾的地步。不过……谢谢你这么说。”

    洛悠儿抿抿嘴,突然转了个话题,“师姐,时隔数月不见,你见到夏凡时有觉得他样子发生变化了吗?”

    “没有啊。”洛轻轻略有些疑惑道,“还是以前的模样,就连说话风格……都跟在青山镇时差不多。我总觉得他的心性似乎在很早以前就定型了一样。”

    “哦!”洛悠儿露出恍然的神色,“这么说来,你靠近过他一尺范围之内了!”

    她顿时卡住,接着举起了手刀。

    “你果然……话很多啊!”

    “师姐饶命!”

    两人追追打打跑了一阵,洛悠儿忽然停下脚步,“对了,你要不要去和你带来的那些人打个招呼?”

    “什么?”

    “你决定去京畿时,应该就没打算再回来吧?现在既然决定暂时留下来,或许可以告诉那些人自己仍没有走?”

    洛轻轻迟疑道,“我觉得还是算了……他们与我少些纠葛,也不算坏事——”

    话未说完,她的手已经被洛悠儿牵了起来,“反正回住处也要经过东城区,就顺路看一眼吧。三天不见,已足够他们的生活发生变化了。”

    对方的后半句话让她多少有些在意,三天就能带来变化?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洛轻轻被洛悠儿带着来到了村民的住处。

    此时正是生火做饭之时,家家户户上方都升起了炊烟。大人们在忙碌的同时,孩子则聚集在排屋前院中嬉闹,整条街看上去都颇为热闹。

    就在她拿不定主意是否该继续靠近时,洛悠儿已经推着她的腰走出了街巷。

    “是大姐姐!”

    阿朵抢先发现了她的到来。

    接着十几个孩子一窝蜂将她围了个水泄不通。

    “大姐姐?难道她就是你们常说的仙子?”

    “是啊,她可强了,一大群贼人都近不了她身。”

    “这么厉害……看着不像啊。”

    “感气者都是这样的!”

    洛轻轻发觉,不光是无名村的那些孩子,还有不少同龄人也加入到了他们之中。

    “你……这是回来了吗?”二虎有些扭捏道,“走的时候都不说一声,害得阿朵哭了好久。”

    “你还不一样。”六丫讥笑道。

    “我才没有,你可不要乱说!”二虎瞪了她一眼,随后挺胸道,“总之,我已经决定要当方士了——就像你一样。”

    “还有我!”

    “我也是。”其他孩子纷纷响应道。

    洛轻轻讶异的眨眼,“这要怎么做到?”

    “事务局的姐姐说了,成为方士的第一步是识字!金霞学府马上就要开课,目前已经在招人参加了。”二虎照着自己听来的消息说道,“如果连字都看不懂,又怎么能绘制符箓,施展术法?所以我要去学府听讲,要成为感气者!”

    单论年纪,这些孩子大的不过十一二岁,小的才七八岁,确实存在感气的希望,不过这顺序是否有些不太对?世家可是先招收能感气的孩子,再对他们进行教育培训的。洛轻轻深知读书是一项高花费的投入,能抛开农事杂活,一心读书的人家,都算稍有底蕴。哪怕是洛家,也无法做到对每个弟子都一视同仁。

    她略有些担心道,“可是……听讲是要钱的吧?还有纸笔、书册……你们家里人怎么说?”

    “不用啊,事务局的姐姐说,只要年龄符合,报名即可入选。”阿朵抢答道,“炭笔和书本都由学府提供,若成绩靠前的话,还能得到银钱奖励呢!”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