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七章 新生的秩序
一本读|WwんW.『yb→du→.co
    恋上你看书网,天道方程式

    不、不要钱?洛轻轻惊讶的看向洛悠儿,她深知这个世界上没有凭空掉下来的好处,这笔开销不可能消失,如果不是读书者出,那就意味着得由学府自己来填了。

    洛悠儿点了点头,“事务局会支付所有花费。”

    “这不是一笔小钱!”洛轻轻皱眉道。

    “确实挺大的……好像有十几万两吧?”

    十几万两投入到这些天赋未知的孩子身上?洛轻轻仿佛在听一场天方夜谭,能觉醒感气能力的本就少之又少,就算今后把方士当牲口用,事务局也绝对是大亏结局吧?

    “夏凡……他有什么把握让这些孩子都成为感气者吗?”她压低声音问道。

    几乎不用去想其他可能,如此匪夷所思的决策,绝对跟夏凡有关。

    “没有哦。”洛悠儿同样低声道,“他让我们宣传识字是成为方士的第一步,纯粹是想吸引更多的孩子来。毕竟在他们的父母看来,若有机会当方士,那就是正经的朝廷官员。实际上夏凡根本没指望他们能成为感气者。”

    “那这钱——”

    “他说这都是必要投入,而且今后还会越投越多。”洛悠儿叹了口气,“我是难以理解他的计划啦,用他的话来说,这些受教育成长起来的孩子,即使不是感气者,也能带来比十几万两银子大得多的回报。”

    真能如此么……

    洛轻轻有些难以相信。

    如果让孩子读书识字、而不是种田行商就能带来回报,为什么世家也好,散门也罢,都不会让所有人读上书呢?

    “大姐姐是在担心钱银的问题吗?”阿朵的话中断了她的思绪,“我阿爷说已经找到稳定的进项了,让我们专心读书就行,不必跟他一起去赚钱。”

    “我记得你阿爷年岁很高了吧,如果是苦力活的话……”

    “不是啦,他说那份工作叫……叫……什么员来着,哎呀,我不记得了。”阿朵拍了拍额头,“反正就是花花草草有关。他说是份体面的工作,同行的都是事务局官员,比之前打猎要轻松许多。”

    “啊……我想起来了,朵大爷是猎户出身,对吧?”洛悠儿合掌道,“那份工作叫植物鉴定员。”

    这植物鉴定员又是什么?

    洛轻轻忽然有些怀疑自己曾读过的那些书来。

    幽州洛家,万物天识——这名号在金霞城似乎行不通了。

    “你之前不是遇到了精灵吗?他们是乘着一艘巨大的树舟、跨越东海而来的。”洛悠儿解释道,“树舟上的树啊、花草啊可多了。夏凡说这是扩大物种多样性的好机会,让我们组织一支采摘队,去上面收集与众不同的植物。看看有没有适合做药的,或是存在特殊用途的。我觉得老猎人和采药农适合这份工作,就把要求记录在事务局的公告栏上了。”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洛轻轻下意识脱口而出道。

    “对啊,”洛悠儿立刻附和,“上能驾驶机甲迎敌,下能夜入闺房偷土,真是叫人好生奇怪唔——”

    她说到一半便被洛轻轻堵住了嘴。

    是因为倾听者的缘故吗?

    洛轻轻一时竟有些羡慕起对方来。

    为什么同样是倾听者,她就没有听过这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哟,这不是洛姑娘吗?”有村民走出屋子,一眼便看到了被孩子围住的洛轻轻,“乡亲们,快看谁来了!”

    随着这一嗓子,前院顿时涌出了许多熟人。

    “朵老爷前几天还说你走了,能回来就好啊。”

    “来我家吃个饭吧,菜都烧好了。”

    “为啥是去你家,应该来我家才对。”

    望着迎上的众人,洛轻轻不禁百感交集,“各位——还好吗?”

    “好,都好。住这里的基本是从外地迁进来的人,没谁欺负我们。”

    “这地方挺不错的,感觉比村里舒适,没想到我们是因祸得福了。”

    “是啊,要不是遇到洛姑娘,大家也没那么容易从村里出来吧。”

    “王叔不是谋了一份种田的营生,刚去海边卖鱼了吗?要不等鱼回来,大家再凑点菜,就在院子里烧了吃吧。”

    “同意,既然洛姑娘来了,不如晚饭一起吃。”

    在热闹的人群中,洛轻轻感到了一股不可思议的活力。她原以为这些人需要花上很长时间,才能真正摆脱村子的烙印,成为城市的一份子,但现在看来,这个过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

    在事务局多项政策的影响下,融入的过程被人为缩短了。

    毫无疑问,这是秩序的力量。

    而且是她之前从未见过的秩序。

    洛轻轻不知道它是好是坏,最终又会演变成什么样子,但她想看下去,想看看它成长后的模样。

    “师姐,怎么说?”洛悠儿朝她眨眼问道。

    洛轻轻轻出口气,对众人点头道,“那就叨扰大家了。”

    ……

    灵州,丛山峻岭之间。

    此地终年湿热,毒虫横生,绝非是宜居之地。

    正因为如此,能在这里长住下来的也只有一类人:感气者。

    附近城镇的人都知道,灵州以南的密林是方家的地盘。

    当然,仅凭感气者过人的体质与韧性,那也远远称不上舒适,若没有冰块相辅,方家人恐怕早就走得一干二净了。

    事实上,这几十年来居住于此的感气者一直呈不断减少的趋势。

    “老太爷,下面镇子里的人给你送羊奶来了。”大弟子方颜妮爬上树屋,从地板下探出头来。

    “哦?他们总算来了。”原本还躺在凉席上萎靡不振的方家家主方九章顿时来了精神,他一个翻身爬起,冲着大弟子道,“快,先给我冲一碗碎冰羊奶,再往冷库里放两桶备用!”

    半晌之后,方颜妮再次沿绳梯登上树屋,不过这回她银饰头冠上多了一个硕大的木箱。

    箱子里装着的,正是掺入碎冰块的羊奶。

    方九章拿起其中一碗一饮而尽,接着长长吐了口浊气,“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冰羊奶解乏啊。他们这次怎么送得这么晚?平时应该在月初就送上山来的。”

    大弟子迟疑了下,才低声回道,“老太爷,他们这次只送了上次份额的一半,还说……下次的东西恐怕要等到年后才能凑齐了。”

    方九章愣了下,随后立刻猜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罢了,他们确实也不欠我们什么。说到底,生活在城镇里的人才是方家的本家。你待会去库房里看一看,我们还剩多少储备,也好早做准备。”

    “是,弟子明白了。”方颜妮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对了,他们这次除开送物资进山外,还带来了一封寄给您的信。”

    “哦?谁寄来的?”

    颜妮微不可查的捏了捏手,“……署名人是方先道。”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