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八章 来自金霞的礼物
一本读|WwんW.『yb→du→.co
    第二百一十八章来自金霞的礼物

    “那小子,总算知道汇报情况了?”方九章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本想让她递过来,不过看到大弟子欲言又止的表情,忍不住翘起了嘴角,“罢了,我眼睛不好,也懒得费神看了,要不你读给我听吧。”

    方颜妮微顿时一口答应下来,“是!”

    拆开信件后,大弟子清了清喉咙,“拜见老太爷、老太太。弟子方先道向二位问好。”

    “你们派来的活死人千知,我已接收到。其实我个人并不太需要活死人的保护——她的存在让我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处理生活琐事,以及支付额外日用开销。如果家里有其他弟子更为需要,我可以将千知派。”

    “啧,真是不知好歹!”方九章咂了下嘴,“千知那么可爱一孩子,他居然还嫌弃!”

    方颜妮忍住笑意,接着读道,“我待在金霞城的这些日子里,收获颇丰,不仅感到术法日益精进,还见识了许多未曾设想过的新奇东西。但是这些内容写起来既花笔墨,又不好用文字描写,所以我就省略了吧。反这里比枢密府更加自在,也更适合我领悟大道……”

    读到这里,她都有些感到不好意思起来。

    方先道确实是新一代弟子中少见的人物,思维迅捷,行动力高,而善于借机行事,但也有那么一点……自命不凡。

    说得好听是自信,说得不好听就是狂妄自大。

    传闻卦算之术钻研到最高深境界时,一言一行同大道无异,但大家都知道那只是驴子面前的萝卜,哪怕是方家最鼎盛的时代,也没出现过这样的人物。方先道这番话要是传出去,必定会惹来众人的哄笑。

    “啧。”方九章摸了摸手臂,“听得我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他有时候真的比冰块还管用。可惜……在某些方面不太开窍。”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嘀咕出来的。

    大弟子当做没听到老太爷的牢骚,将信纸翻了一页“总之,这些都无关紧要。我写信的一大目的,是因为一个人。”

    颜妮的心顿时收紧了。

    “此人名为……夏凡,也是我去金霞城的缘由。今日我从他那里偶获几本书观之甚是惊讶,故摘抄了部分随信一道寄。我认为,此书具有莫大的潜力所述之事简朴明了背后却蕴含着复杂到难以想象的变化。我甚至可以大胆断言它其中的一些内容对卦算将大有助益。”

    见到对方用词是“他”而不是“她”,她的心又放松下来。

    “可惜这些书仅标注为一级后面可能还会有更深奥的内容。他之所以愿意将书交给我,是因为我曾在一场灾劫中帮助过他,但此事不常有,若想进一步得到二级、级算术恐怕只能通过后续交易得到。”

    “不过此人的癖好十分……古怪。他对活死人极为感兴趣,曾多次向我索要千知。鉴于千知不成熟的心性,我并未同意他的条件但是……”接下来的字迹墨点增多,仿佛书写者也在犹豫,“但是家里也有心性成熟、不容易被蒙骗的活死人考虑到这些书籍对方家意义重大,是否能像过去那样将活死人派遣给不属于方家的——”

    “不可能!他想都别想!”方九章吹胡子瞪眼道,“这小子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活死人就算心性成熟那也是对比其他活死人而言。何况活死人被令符所制,一旦拥有者生出歹意,他们的下场可以说比死都不如!”

    “呃……他还说,早就算到老太爷肯定不同意,如果要做定夺,得让老太太看过抄录的书页才行。”方颜妮小心翼翼的望向家主道。

    “这家伙——”方九章突然被憋住一般,好半晌才愤愤道,“行,这是笑我不懂算筹之术了。不过我就不信玉娘看过以后会同意这桩交易。”

    他重新躺凉席,“所以几个月时间方先道就写了这么点东西?其中还有一大半是不知所谓的胡言?果然还是找人把他腿打断拖来的好。”

    “不是,后面还有一页。”大弟子提醒道。

    “反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不用念了,你自己看看就行。”

    “唔……”方颜妮块速扫过一遍信纸,“师弟说,给你们二位准备了份礼物。”

    方九章立刻又坐了起来,“什么样的礼物?”

    “来自金霞城的待产——海盐蜂蜜抹茶刨冰。”

    “冰?那地方不是靠海吗?算了,既然是吃的,你先让我尝尝。”

    “我记得放在箱子里一起带来了的。”方颜妮头在木箱里找了找,抽出一个漂亮的方盒摆在身前的矮桌,“应该就是这个了。”

    “呵,还挺讲究的嘛。”老太爷抖了抖胡子道,“不过是吃的东西而已,有必要弄得如此精致吗?”

    然而当盒子被打开,两人还是怔住了。

    只见内部填满了柔软的绒毛,在绒毛之中摆放着个剔透的水晶瓶,每个约莫巴掌大小。透过无色晶莹的瓶壁,可以看到里面分别装着不同的东西,一是绿色的粉末、二是金黄的液体、是洁白的细沙。

    先不说味道如何,光这份摆设就足够震撼人心的了。

    待别是那个质地极佳的水晶瓶,光按价格来说就抵得十来片金叶子了。

    最关键的是市面基本很难买到,整个大启也只有完这样的繁华之地可能存在买卖渠道。

    方颜妮注意到方盒盖顶还贴着一张白纸,纸写着“使用说明”几个大字。

    她眼明手块的摊开来,“老太爷,这个似乎不能直接吃,得自己做才行。”

    “这么麻烦的吗?”方九章已经将装有绿色粉末的瓶子捏在了手中,听她这么一说,才依依不舍的放下道,“那你块去做。别忘了给自己也做一份。”

    “是。”方颜妮瞅了瞅使用说明,发现面不仅有字,字旁还有图例说明,可谓一目了然。更细节的是,面提到的工具刮刀、勺子和碗,盒子里居然都已经配好了。

    一番操作之下,两碗现场炮制的海盐刨冰被端了矮桌。..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