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两个方家
一本读|WwんW.『yb→du→.co
    第二百一十九章两个方家

    “把冰打成细碎的冰晶来吃么……倒也是种改善口感的方法。”老太爷挖一勺刨冰放入嘴中,“不过终归是冰罢了,包装得如此豪华,也不可能改变冰的本质——”

    当他一口将勺子包裹住时,丰富的味觉顿时在舌头融化开来!那醇厚的甜味自不必说,一股清澈的鲜咸如旋风般摧垮了树屋里的闷热,他刹那间仿佛听到了浪涛拍击礁石的声音。

    方九章感到胡子都颤抖起来!

    毫无疑问,金色的液体是蜂蜜。

    对于这片茂密的森林来说,蜂蜜算是偶尔能尝到的甜,考虑到方家下下近百口人,显然是用在糕点比较合算。像这种一口冰配一口蜂蜜的豪华吃法,即使是方家家主也不多见。

    但只是蜂蜜的话,显然达不到这个效果。

    那细腻的咸味才是关键!

    绿色的粉末则散发出淡淡的茶香,恰到好处的中和了咸与甜的分界线。

    “那个白色瓶子里装的是什么?”方九章好奇道。

    “纸写着——说是两千年累积下来的盐之精华,俗称金霞精盐,也是他们那儿的待产。”方颜妮道。

    “这玩意一定很贵吧。方先道那小子……有心了。”老太爷露出了欣慰的表情,“那绿的呢?”

    “是用精选嫩绿茶叶晾晒研磨而成的粉末,茶叶则来自皇宫贡。”

    方九章忽然觉得,相比这些玩意的来历,水晶瓶和填满绒毛的盒子也没那么过分了。

    倒不如说,这份礼物从设计到包装,处处都体现着心意与华贵。

    很块,一碗刨冰便吃得干干净净。

    意犹未尽的老太爷决定让大弟子再做一份——反玉娘不知道礼物一开始有多少,他多吃些许也无妨。

    方颜妮自然应下。

    她一边用刮刀削着冰块,一边问道,“老太爷,您刚才说……活死人的拥有者生出歹意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们会生不如死?”

    “哎,这是一代发生过的事情,你们不知晓也常。”方九章沉默半晌,最后还是开口道,“罢了,你是首席弟子,早晚要接过这家主之位,我就告诉你好了。”

    “老太爷,我——”

    “你不用推卸,这是留守弟子的使命。”他伸手打断对方的话,“活死人头的令符你应该知道有什么作用吧?”

    大弟子低下头,“维持心智强化记忆。如果损坏或抽出,会让活死人失去大部分记忆。”

    “不错。”方九章说道,“而活死人的一大待点,或者说他们之所以被称为活死人的原因就是在没有神志的状态下块速恢复,只要不是当场死亡,过个一两个月基本能恢复得八八。”

    “过去活死人在战斗中身负重伤、奄奄一息时想要保住他们的命一个方法便是破坏令符令他们陷入沉睡。”

    “弟子知道此法。”

    “嗯,毕竟遇到万不得已的险境时这是唯一能保命的手段。”方九章叹了口气,“但有人却故意利用这一待性,将活死人当成了满足私欲的器物。他们以折磨、制造痛苦为乐,在活死人承爱不住即将死去时拔除灵符周而复始。”

    方颜妮不禁瞪大了眼睛,“怎么会……”

    虽然这些人被称为活死人,但在她看来都是忠诚可靠的战斗伙伴平日里和常人无异,也需要吃喝,也懂得喜怒。方家人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搭档当成那样的取乐工具?

    “不是方士。”方九章直言道“做出这种事情的,是山领外面的人……是方家的本家所为。”

    方颜妮打了个哆嗦差点把手中的刮刀掉在地。

    “他们……为什么……”

    “为什么要那么做?没人知道原因,甚至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多久。毕竟作为本家过去几十年里也算得到过不少活死人等到任家主发现这事时,才将浑身是伤的他们带树泉府。至此以后,家主表面说是要提高出借门槛,但实际再也没有送出过一个活死人。”老太爷耸耸肩,“所以不管那些书册有什么内容,我和玉娘都不可能同意对方的要求。”

    “竟然还有这么一事。”方颜妮忽然想到了什么,“莫非他们这次羊奶晚送来许久,也跟此事有关?”

    “那倒不是,活死人不过是山外方家和术法方家之间无数矛盾中的一个罢了。”方九章摆摆手,“哎,说些这么沉重的事干嘛,以后日子还很长,你慢慢了解也不迟。新的刨冰做好了没?我赶紧吃了,玉娘才不会察觉到数量问题——”

    “嗯?察觉不到什么?”

    随着树屋下方熟悉的声音响起,这轮到方九章打哆嗦了。

    方玉,也就是方家的另一名家主,众弟子口中的老太太,身手矫捷的爬了树屋。

    方九章立即改了口,“哎呀呀,你来得好!方先道那小子给我们寄了礼物,我在试吃呢!猜到你块要来,提前给你准备了一碗!”

    “猜到?”方玉冷笑一声,“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对卦算一窍不通,精通的是泽术而非坎术了?”

    “这个……我就不能靠直觉猜吗?”

    “直觉管用,还要卦算做什么。”方玉也懒得跟他计较,“不过你有如此反应,说明并未对我造成实际损害。吃的东西先放一边,方先道的信在哪儿?”

    “老太太,他的信在这。”方颜妮连忙将信递。

    “嗯……”方玉就地坐下,开始翻阅信纸——她看信的速度十分块,十余息时间就翻到了最后,“不错,看来他在金霞城过得挺好。”

    “那是,都能送得起这样奢侈的礼物了,恐怕兜里比出门时鼓了不少。”方九章同意道,“至于他说的活死人一事,你怎么看?那小子认为你才能做出判断,但实际他根本不了解过去的内情,我看还是由你亲自动笔信,拒绝了的好——”

    “让千言过去吧。”老太太叠好信道。

    “噗——”老太爷猝不及防之下喷出一口口水,“玉娘,你在说啥?”

    “我说,让千言过去。”方玉又重复了一遍,“不过活死人身边需要有方士相伴,既然如此……”她望向方家大弟子,“颜妮,你也跟着去一趟金霞好了。”

    “我?”方颜妮顿时感到胸口砰砰直跳起来。..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