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二章 被颠覆的体系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个……属于官府管辖的范围吧。”洪四齐下意识握紧双手,做着最后的努力道,“让公主和枢密府府丞来管这些,你们不觉得有违常理,不太合适吗?”

    “客官何处此言?”茶博士一脸茫然,似乎完全不觉得哪里有问题,“公主是当今陛下的三女儿,来头比官府还大啊。她愿意插手民生,关心大家过得好不好,这是金霞城百姓的福气吧。”

    鸡同鸭讲,鸡同鸭讲!

    洪四齐仰天长叹,这些傻子对朝政根本一窍不通。

    如果谁来头大就听谁的,政策岂不是朝令夕改,朝廷体系岂不是要乱套?

    严格来说,广平公主的行径已经越过了界限,是要吃弹劾的!

    为了避免引起怀疑,洪四齐又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之后才回到正题,“假如府衙恢复正常,又和这个……事务局发生冲突的话,你们会支持太守大人吗?”

    茶博士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洪四齐离开茶楼后,沿主街朝东城区进发——他要亲眼瞧一瞧,大家口中近乎万能的金霞综合事务局到底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老爷,公主殿下她违制啦!我们要不要上报吏部,让圣上治她的罪?”丁盼激动道。

    “呵,”洪四齐冷笑一声,“你觉得天官大人会对此毫不知情吗?”

    “啊?吏部尚书知道?”

    “至少应该有所耳闻。”他的声音渐冷,“我说怎么时隔十年,上面终于舍得让我更近一步,调我来当金霞城太守了,原来里面还有这档子事情。”

    “我不懂……”丁盼疑惑道,“既然上面知道,为什么没任何表态?”

    “我猜是枢密府的关系吧。”洪四齐摸了摸下巴,“他们有涉足朝政的想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些外行人只能看到夏府丞跟公主殿下的关系,却看不到他背后庞大的枢密府势力。老实说……这比豪族和世家还难缠。”

    家仆的脸顿时苦了下来,“那您岂不是成了六部探路的棋子?”

    “当不当这枚棋子,那得由我来决定。”洪四齐沉声道。他一点儿不想去与皇室、枢密府硬碰硬,就算能在道义上占得上风,最后收获成果的也一定不是他自己。写奏本弹劾公主这种事情,他要是真干了那才叫傻子。

    不过属于自己的权益,还是得争取下的。

    一个是年纪尚轻的三公主,一个是方士出身的府丞,他就不信对方能在治理一城事务上面面俱到。

    只要等到他们出现破绽的时候……

    “大家都过来看看听听呀!综合事务局招预备官员啦!不需要科举成绩,不需要乡试名次,只要你来历清白,无过往犯罪记录,能读会写,就可以进行报名!”

    洪四齐走到东城街口时,还没见到事务局大门,拐角那边便已传来了清脆的吆喝声。

    他脚下一崴,差点没摔在地上。

    这、这、这是在说啥?

    事务局居然自己在选取官员?

    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虽然对方说的是预备官员,但官这个词本身就不得随意乱用,更何况对方还不看科举成绩?

    “老爷,这……”丁盼也是一副被震慑到的样子。显然此番吆喝对浸淫官场许久的主仆二人造成了莫大的冲击。

    洪四齐深吸一口气,“去看看!”

    转过拐角,一条沸沸扬扬的长街显现在两人面前。有围墙的这一侧无疑就是事务局所在地了,他也通过路边的引导牌确认了这点。

    围墙并没有将事务局完全围住,被当做大门的入口差不多有近百步宽,而且从人流可以看出,这里居然不限制百姓的出入,以至于本该是彰显机构威严的地方闹腾得宛若集市一般。

    而刚才听到的声音便来自于一名身穿红衣的姑娘。

    那身衣服的形式也很别致,不似常见的宽摆长袍或衣裙,而是略微笔挺的长衣长裤,红色的面料修饰着白丝长边,再配上一双短靴,显得既大方又醒目。

    穿着同样服饰的人还有十来个,其中既有男也有女,他们的特点是年纪都不大。

    洪四齐走到姑娘面前,“这位小娘子,我想请教一下,你说的事务局招预备官员一事可当真?”

    “这是最新颁布的政策,文书后面还有公主殿下的印签,你就放心吧。”对方轻快的回答道。

    “那这个预备官不是跟朝廷委任的官员冲突了么?”

    “嗯……区别还是有的,首先应招者得通过事务局的培训才行,而且后续也会有多次审核,只有表现优异者才能正式当选。虽然门槛较高,但俸禄和待遇也非常不错,算是一般人难得的机会啦!”

    不,这根本不是重点。

    红衣姑娘显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洪四齐不得不把问题说得更具体了一些,“我想问的是,事务局这么做了,读书人会怎么想,他们能接受吗?我听你的意思,只要能识字,商人、戏子、茶博士……岂不是谁都可以胜任之?”

    姑娘歪头想了想,“不接受的话……不报名不就好了吗?”

    “那样秩序就坏了,读书人是不会承认的!”洪四齐一急之下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没了他们的支持,金霞城迟早会乱起来!”

    一座紊乱不堪的城市或许适合豪族和帮派,但绝不是他所希望见到的——官要管着人方有权势,读书人不支持,手下又无人可用,他要怎么捞钱?

    除非他出头跟公主对着干。

    “为什么不承认?事务局筹办的学堂马上就要招收第一批学徒,只要年龄合适,不用花钱也能听讲,这些都算是读书人吧?”对方不以为然道,“没有公主殿下和夏大人的关照,大部分人一辈子连书都读不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会反对事务局的新政策呢?”

    开办学堂?免收学费……?

    洪四齐忘了自己是如何走出那条街道的。

    短短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他感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冲击。独自开办学堂、独自招收“官员”,明明是听起来极为可笑的事情,偏偏却没人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对,他目前交谈的人都是些泥头百姓,还没有跟读书人接触过,可洪四齐心里清楚,能敏锐感知到城市现状的往往不是读书人,正是久居于大街小巷的民众——哪怕他们并不明白这状况的源头因何而起,但他们的一言一行会不自觉揭示出演变的趋势。

    “老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丁盼喃喃道。

    洪四齐沉默许久后开口道,“时间不站在我们这一边。不必再打探了,去拜见公主殿下吧。”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