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六章 读书人与清倌人
一本读|WwんW.『yb→du→.co
    金霞城,醉青楼。

    地如其名,此处是城内最负盛名的一所青楼,来客不是多金豪商,就是大家子弟。

    在一间宽敞的包厢中,一群读书人正义愤填膺的讨论着事务局的新政——能来这里聚头的,自然也不是一般寒门学子,论起学问或许平平,但家境都颇为不错,虽比不上王家公子那般富贵逼人,却也算得上锦衣玉食,前路无忧。

    只有一人例外。

    那便是被他们视为凤头的周大才子,周笙。

    此人不仅家境优渥,才学也是一等一的优秀,刚刚迈过十八岁的门槛,就已经在乡试中过关斩将,将举人的头衔斩获囊中。待到来年春天,他就得赶赴京畿,在那里参加会试,一旦登科的话便是贡士,甚至有进一步入宫殿试的可能。

    就算是现在,身为举人的他也是一地名流,见知县能有单独座位的那种。加上一副俊朗的面容,城中未嫁小娘谁不知周大才子的名字。

    可以说在同龄人中能和他比比风头的,也只有王家公子了。只不过海寇袭城一事让偌大的王家土崩瓦解,周笙一跃成为了青年才俊的代表。

    “各位公子,姑娘们来咯。”

    在老鸨的吆喝声中,七、八名女子鱼贯而入,熟练的陪坐到了每位客人身边。这些都是醉青楼精心培养的清倌人,既能弹琴作画,又能欣赏诗词锦句,最受读书人喜爱。姑娘入场后,厢房里气氛顿时热闹了许多。

    不过大家并未像往常那样,开始比试才艺、命题作诗,或是拿出自己百般斟酌的词句让姑娘弹唱,众人的话题依旧集中在事务局近期所行之事上。

    “别的我都能认了,但各位不觉得那帮人越来越过火了吗?”一名穿着蓝色锦袍,头戴玉簪的男子喝下一杯酒后愤愤道,“什么狗屁预备官员,谁认他们这个官啊!吏部会录入名册?户部会发放俸禄?我看就是他们自个儿在那儿起哄!”

    “陈公子说得是。”另一名大腹便便的年轻人随即应和道,“我看撑死了就是个吏,还是最不入流的那种!”

    “但他们宣传可不是这么说的,”也有人表示担忧,“通过考核并入正选后,就能得到公主殿下亲授的文书证明,只是吏的话……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会不会是事务局自作主张,或者说……干脆在哄骗民众?”

    “我同意!公主殿下怎么可能允许如此儿戏的做法!”

    “各位公子……”一名清倌人主动插话道,“你们正在争论的究竟是何事呀?能不能也说给燕儿听听?”

    “是啊是啊,燕儿问得好,奴家也想知道。”

    “你们外出机会不多,有此疑惑也不奇怪。”一直沉默的周笙在这时开口道,“一切得从事务局颁布的新政策说起。”

    他一发声,房间里的议论声顿时收敛了许多,大家都将目光聚焦在了大才子身上。姑娘们亦是如此,能和金霞有名的读书人有所交集,对她们也是提升身价的谈资。

    周笙十分享受这种成为众人焦点的感觉,不过他的视线更多停留在对面一名叫柳如烟的女子身上。

    可以说他来醉青楼主要的一个原因,便是和如烟姑娘见面。

    其他清倌人不过是被刻意包裹出来的货品,本质和身边这些公子哥一样——琴棋书画皆是用来装点门面之物,一个是为了让自己梳拢的价格卖得更高,一个是为了使自己看上去不那么肤浅,或是堵上父母的训责之辞。

    但柳如烟不是。

    她是这所青楼里罕有的具有天赋的女子,每逢大家吟诗作对时,只有她的评价不是照本宣科,或刻意奉承。周笙能感觉得到,她和自己是同一类人,知道什么是文字之美,当面对一首好诗时,那盈盈笑意正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称赞。

    “据我所知,现在首批报名已经开始,显然事务局并没有把这条玩笑般的新政当成一个玩笑来对待。”周大才子简明扼要的说完事情原委后耸耸肩,“大概他们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金霞府衙吧。”

    现场泛起了一阵窃笑声。

    “哈哈,这还真是……新奇。”燕儿忍俊不禁道,“只要识字就有资格报名?那岂不是姐妹们都能去当官了?”

    “燕儿姐想当什么官,陪酒官吗?”有人打趣道。

    她嫣然一笑,“这还不是看各位公子定夺。”

    大家再次哄笑起来。

    “总之,这都是那个叫夏凡的人捣的鬼。”陈公子一拍桌子道,“所谓的事务局,不过是枢密府想要扩大影响力弄出来的把戏!我查过他的底细,几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介普通方士,就跟魏无双那家伙一样,除了能感气以外一无是处。这样的人来介入金霞城政务,跟匹夫上朝议事又有什么区别?”

    “话说回来……魏无双似乎很久没来找我们喝过酒了。”

    “哼,抱上新大腿了吧。明明以前想着法子掏钱请我们喝,还得看我们的心情乐不乐意去。”

    “商家之子,果真上不得台面。”

    “别管魏家人了,只要识字就能当什么预备官员,这一看就是笑话。”有人提出不同看法道,“我倒担心是另一点。”

    “什么?”

    “开办学堂。”那人皱眉道,“天知道夏凡从王家那里刮到了多少油水,万一真让他们教出一批人来了,三年后的科考岂不是要被此人的弟子占去许多名额?”

    “放心吧。他成不了的。”周大才子自信满满道。

    “哦?莫非周公子已所有行动?”

    “算不上什么行动,只是跟周边的私塾、教书先生们打了声招呼而已。”他环顾一圈,“不光是金霞城,就连周边的县城、乡镇,都不会有一个人来当夫子。没有了夫子,谁来给学堂授课?单靠夏凡他一人吗?”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举人虽然身份颇高,可也没到这种一呼百应的地步,显然周笙动用了自家的关系,以及老师的影响力。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露出了欣喜的神情。

    “哈哈哈……夏大人自己授课,他能讲得清四书五经吗?”

    “不愧是周大才子,不动声色就能让对方灰头土脸。”

    “到时候没人授课,我倒要看事务局如何下台!”

    聚会过后是自行欢愉时间,没玩够的可以上楼开个独立小间,找红倌人继续作乐,玩够的则散会回家。周笙则趁姑娘们尚未离去前,单独叫住了柳如烟,“不知柳姑娘能否借步一言?”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