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七章 被拟定的命运
一本读|WwんW.『yb→du→.co
    在姐妹们羡慕的目光中,柳如烟跟着周笙来到一处拐角。

    “我上次说的话,不知道你考虑得如何了?”

    如烟在他灼灼的目光中微微低下头来,“如果……公子所说的是梳拢,奴家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问的是你个人的想法,”周笙伸出手来,捋了捋她耳边的青丝,“还是说,谁把你的侍奉权买去了,你都无所谓?”

    “不……当然不是……”她咬紧嘴唇。

    “这就对了。”周大才子声音更柔和了些,他很喜欢现在对方的表情——柔弱与惧意不仅没有破坏她的美貌,反而更显得楚楚可人,令他忍不住想要去呵护。“我已经跟老板娘谈过了,梳拢时间就定在我去京畿参加完会试之后。”

    柳如烟感到心口仿佛被什么东西攥紧了。

    “不过一想到之后你会在别人身下辗转承欢,终归也不是我乐见之事。所以我有考虑在你风光梳拢过后,为你赎身。”

    听到这话,如烟讶异的抬起头来,“那……赎身后呢?”

    周笙扬起嘴角,这才是他想看到的反应,“我会纳你做妾。”

    柳如烟再次低下头去,“不知公子家中……”

    “已有四妾。放心吧,她们平日里相处和睦,加上你又懂得诗词曲艺,不难跟她们拉近关系。到时候记得教教大家,也省得我写出好词都无人欣赏。”

    “那奴家……就全凭公子做主了。”

    ……

    告别周大才子,柳如烟一回到清倌人所待的小楼后,便立刻被众姐妹围拢起来。

    “喂喂,周公子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他其实很中意你,对吧?”

    “不会是……他决定要了你的头夜吧?”

    柳如烟只得交代道,“周公子确实定了我的梳拢,还说要为我赎身。”

    这句话瞬间引爆了众人。

    “哇!柳妹,你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是呀,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周才子耶。”

    “别说我们了,城里的那些大家闺秀只怕都会暗地里羡慕你了。”

    “毕竟王公子没了后,他应该就是最值得期待的人选。才学上佳,还有一副俊朗模样。”

    “我觉得你们忘了一个人。”也有姑娘表示异议道。

    “谁?”

    “枢密府新任府丞,夏大人。听说他年纪跟周大才子不相上下,但地位已相当于五品官,还是公主殿下的心腹。连综合事务局都是他一手谋划……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比不过周公子。”

    “呃……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为什么姐妹们很少提过他?”

    “大概是夏大人从没来过醉青楼?”

    “对啊,为什么?这可是金霞最好的青楼了吧?”

    “还是说……他在别的地方有相好?”

    “哈哈,就像谁也不知道周公子会对我们的如烟姑娘青眼有加一样!”

    此话题激起了大家的兴趣,姐妹们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唯有柳如烟的心情一点儿也畅快不起来。

    赎身、纳妾……在别的清倌人眼中值得艳羡的事情,她心里却充满了忧虑和不安。

    醉青楼培养的女子中,不少都是从牙行那里买来的孤儿,幼女,几乎是从小一点点养大,所见所闻都发生在这方寸之地中。但也有例外,比如她自己。

    柳如烟被卖进这里时已有十一二岁,早过了懵懂的年纪。一般青楼不会收这样的女子成为清倌人,不过她出身大户,有着不错的才学底子和姣好的面容,这才被醉青楼买下。正因为家道中落前她目睹过家中小妾的处境,也多次听家母讲述过这类女子的下场,所以听到周公子的话时很难有欣喜的感觉。

    从此以后,她的命运与苦乐都将掌控于一人之手。

    柳如烟忍不住望向院子里盘踞的野猫——她经常喂养它们,即使如此,她也无法对这群野猫做出任何限制。

    它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无论是高门还是院墙,都无法阻拦它们的脚步。

    这份自由甚至让柳如烟产生了一丝嫉妒的念头。

    那恐怕是她永远无法体验的感受。

    “你们说了这么多夏大人的好,但那也只是一时之势吧。毕竟得罪读书人这种事情,总会让公主殿下察觉到的。到时候出了问题,公主肯定会拿他平息众人的不满。”

    “对啊……只要识字就能在事务局当官什么的,太过荒谬了。”

    “不过我有点好奇,万一我通过报名筛选后,成为了事务局的预备官员,那醉青楼还会把我抓回去吗?”有名姐妹别出心裁的问道。

    “小妮子你想得倒美,青楼是什么地方,你觉得你把身份说出去后,人家还会收你?省省吧,这世上不会嫌弃你的,也只有我们这些姐妹了!”

    “但是……没人问过他们这个问题啊?”

    “怎么,你还抱有幻想不成?不如好好想想怎么伺候人,让哪位公子早点看上你吧。”

    大家发出善意的哄笑声。

    但对方的这番话却让柳如烟心头微微一跳。

    对啊,确实没人向事务局问过。

    条件上没有写明对身份的限制,是他们忘了,还是说这是世间约定俗成的东西,并不需要专门列明?

    她在青楼待了这么多年,早就明白不应该抱有期待。

    但那个念头一旦冒出来,便像种子一样在她脑海里生根抽芽,怎么都难以抹掉了。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两天后,柳如烟得到了一个机会。

    那是清倌人分批出门,购买胭脂、衣物或首饰的日子——由于大家的打扮风格都不尽相同,所以每隔一两个月,便会有一次出门采购的安排。当然,是在嬷嬷的带领下,并且全程不得单独行动。

    只不过嬷嬷也是意思意思而已,毕竟姑娘们没有户籍,又无亲人可以依靠,即便逃又能逃去哪?在青楼至少不愁吃穿,成为流浪民的话连性命都不一定有保障了。

    一行人走走停停,就在靠近事务局所在的那条长街时,柳如烟假意在布料坊转了一圈,找到一处无人注意的空档不声不响的脱离了大队。

    确认没被发现后,她提起裙角一路奔行,风在她耳边吹过,心跳声盖过了胸口的恐慌。

    在那一刻,她仿佛成为了一只野猫。

    穿过人群之后,柳如烟跌跌撞撞的闯进了事务所的大门。

    循着指示牌望去,她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

    一名小姑娘接待了她。

    这是柳如烟的第一感受,即使这么小的姑娘,也能在此管事吗?

    第二感受便是,来报名的人……好多。

    “你好,有什么想询问的吗?”对方笑着问道。

    “我、我是……”柳如烟好几次都想打退堂鼓,光是说出自己的身份就够让人难堪的了,何况还要向他人询问。但一想到三四个月之后的事情,她犹豫再三后终是说出了口,“我是青楼女子,懂得识字和书写……这样也有报名的资格吗?”

    女孩露出了讶异的神情,她没有立刻作答,而是沉吟了下,“唔……偷土贼没跟我说过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啊。”

    所以——果然是忘了。

    柳如烟感到心口有什么东西正快速下沉。

    但对方下一句话令她怔在原地。

    “要不你在这儿等下吧,夏大人现在就在枢密府里,等我问明了答案再来告诉你。”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