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八章 事发
一本读|WwんW.『yb→du→.co
    短短数分钟的等待,宛若过去了好几年。

    一旦超过一刻钟,她就有可能被嬷嬷发现偷跑的举动,回去必定是一顿鞭打。她也想过许多次掉头就走,但脚步怎么样都无法挪开。

    因此当小姑娘重新出现在柳如烟视野中时,她不仅没有感到放松,反而身体绷得更紧了。

    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的嘴唇上。

    “我问过了,他说可以哦。”

    可以哦。

    可以。

    “可以?”柳如烟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

    “嗯,可以。”女孩肯定的表情让她确认这不是幻听。“你现在就可以报名了,费用是一两银子。审核过后会有专门的培训,如果你通过审核,还要再交五两银子。不过放心,后面的这五两未过培训会退回,合格的话则从任职后的俸禄中扣除。”

    “我……带着钱。”柳如烟连忙掏出荷包,生怕她又改变了说法。

    六两银子虽然不少,但比起赎身费还是差得太远,她这些年攒下的钱银能付得起这笔开销。

    登记完自己的信息后,小姑娘递给了她一样东西。

    那是一块木头磨成的牌子,仅有两三寸大小,可以一掌握在手中。牌子上既无印记,也无任何文字,只是一块普通的香木。

    “这是……”

    “夏大人让我给你的。”对方说道,“改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面对重重困境时。你现在这么想,不一定到时候还这么想。所以到审核之前的这段时间,你随时都可以反悔。”

    “若我执意如此呢?”

    “那就把牌子放在窗台上,它会帮助你的。”

    柳如烟咬了咬嘴唇,“我看到你们挂在台子旁的横幅有写……成为事务局的预备官员,是一次普通人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那是夏大人想的广告词啦。”小姑娘掩嘴轻笑。她还来不及思考广告词到底是何意时,对方已继续说道,“不过即使是再夸张的说法,只要写在事务局的公告里,那就一定会成为现实。”

    ……

    柳如烟再次奔跑起来。

    她在人群中见缝插针,穿过街道,跑过街角,然后冲进布料坊中。

    “你怎么了?”燕儿惊讶的看向她,“怎么逛了一会儿,汗都出来了。”

    柳如烟这才发现自己的背后竟已是湿漉漉一片,额头上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啊……哈哈,”她本想用笑容掩盖过去,但这一笑却发现挺不下来了一般,“哈,哈哈哈……哈哈……”

    “我知道啦,你已经有周公子了。”燕儿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看把你高兴得。”

    柳如烟没有去解释。

    她现在脑海里不断浮现的,是快速后退的街景,以及小姑娘的那句“可以哦”。

    仅仅只有一刻钟不到的时间。

    但迎风而行的感觉已经印在了她心中深处。

    嬷嬷没有发觉柳如烟短短的不辞而别。

    回到醉青楼,一切又恢复到了正常状态,仿佛事务局的插曲不过是一场梦境。

    但柳如烟知道,那一幕真的发生过。

    带回来的木牌便是证明。

    她用绳子将其小心翼翼的穿好,然后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青楼里备着的银链、玉坠,在这块光秃秃的木牌前都没了往日的色泽。

    五天。

    第一轮报名只持续五天时间。

    之后事务局便会公示审核结果。

    她很可能去不了现场,但能拜托别人去——清倌楼中有专门为她们跑腿的小厮,毕竟谁也不能保证一次采购就满足需求,丝毫不落。她也认识一个,整天围着她柳姐、柳姐的叫,十分讨人喜欢的模样。

    虽然小厮不会认字,但照葫芦画瓢总没问题。

    好不容易等到公示日,柳如烟闭上眼睛,重新问了一遍自己的想法。

    ——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小姑娘的声音尤在耳边。

    柳如烟睁开眼,坦然回道,“我的想法,没有改变。”

    接下来的一切皆顺理成章。

    将小厮叫到房里,柳如烟当着他的面一笔一划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带着这张纸,替我去一趟东城。就是枢密府所在的那条街,现在叫综合事务局。”

    “好的柳姐,不过你要去那里做什么?”

    “秘密。”

    “不会是……除开周公子外,你还有其他的情人吧?”小厮收好纸条道。

    “随便你怎么猜。”柳如烟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听好了,你必须帮我一个忙。那里应该会在门口列一个榜单,你就对着这张纸,在榜单上找我的名字。无论找没找到,都要如实告诉我。”

    “就这样?”

    “对,就这样。”柳如烟又摸出一两银子,放在他掌心中,“这是你帮我的报酬。”

    “柳姐,这太多了!”

    “它值得。就算是……我对命运的尊重吧。”

    “命运?”小厮露出疑惑的神情,不过见她不肯收回,他也将钱纳入了怀中,“柳姐,你放心吧,这事我一定给你办妥了。”

    柳如烟点点头,“快去快回。”

    ……

    就这样,大半个上午的时间一晃而过。

    她再次感受到了等待的焦急与煎熬。

    直到中午时分,房门外才响起了蹬蹬的脚步声。

    “结果怎么样?”柳如烟按捺不住的拉开房门,却发现门外站着的不是小厮,而是老板娘、嬷嬷,以及周笙。

    她愣在原地,“你们为何……”

    话没说完,周大才子已经将一张纸条甩在了她的脸上。

    正是她亲手写给小厮的那一张。

    “你——这是什么意思?”周笙的声音极冷,全然没有了平日里谦谦如玉的感觉,“我没看错吧?一个妓家之人,也想着去事务局混个预备官员当当?就因为前些日子里,听我们正好讨论过——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啊?”

    看到纸条的瞬间,她已然明白了许多事情。

    但柳如烟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不再是退让。

    “我……不愿……”她握紧手掌,想要将自己的意愿说出来说时,忽然感到耳边传来了一阵脆响!

    刹那间天旋地转。

    等她重新聚拢意识时,发现自己已经摔倒在地板上。一边脸颊如被火灼烧过一般,刺痛无比,嘴角则有咸味传来。

    柳如烟伸手擦了擦,指尖一片鲜红。

    “哎呀,还请周公子不要打脸,她这些日子可都还要出来见客的呢。”老板娘开口道,“如果您想出气的话,我这儿还有许多法子,能让她痛不欲生,又不会留下太多痕迹。”

    “你闭嘴!”周笙朝身后吼了一声,接着走到柳如烟身边,蹲下身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将她硬生生提起,“为什么要做这种事?难道我表态得不够明白,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位夏大人所做的荒谬之举吗?你明知如此,还故意为之,莫非就是想让我难堪!?”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