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一章 入选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都什么跟什么?老板娘半晌都没反应过来,青楼里的姑娘不都是她的私人物品吗?别说囚禁胁迫了,就算往死里打,打到死了,官府也不会过于追究吧?

    醉青楼没有做到这个地步,但其他几家青楼可是出过这档子事的,最后还不是花钱了账。

    毕竟她们无依无靠,不是流浪儿就是孤儿出身,有谁会在意她们的死活?

    等下——她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事务局是怎么知道这事的?“柳如烟莫非是你们带走的——”

    “没错。她已经报名了事务局的特殊培训班,今天本该是第一天报到的日子。”李星敲打着桌面道,“柳如烟的缺席引起了府丞夏大人与公主殿下的注意,之后我们才得知醉青楼里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看来……你是对这一切供认不讳了。”

    老板娘的汗顿时冒了出来。

    她忽略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如今官府已经失效,真正管理这座城市的——是金霞综合事务局。

    柳如烟根本不算什么,但对方搬出枢密府府丞和广平公主的名头,此事的性质就变了。

    她才不相信区区一个清倌人去不去报到会引起这两位大人物的关注,对方这时候找上门来,只能说事务局本身就在盯着醉青楼,柳如烟不过是他们行事的一个借口而已!

    既然是借口,囚禁、胁迫柳如烟到底合不合理已压根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务局想要干什么。

    老板娘立刻将钱银推向李星,同时展颜讨好道,“大人,您误会了。我真不知道她是事务局看上的人。这种事情其实只要夏大人说一声,我哪有拦着的道理,替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另外这一回生,二回熟的,各位爷也经常来醉青楼玩玩嘛,花销打个对折不成问题。”

    一瞬间,她就已经做好了将柳如烟拱手让人的准备。

    在生意场上,这都是必要的打点。

    虽然可能会开罪周大才子,但明眼人都清楚这不能怪她——连王家都拗不过的狠角色,醉青楼哪里有敢违抗的道理。

    作为混迹这行数十年的老鸨,她心里亦明白一点,那就是事务局并没有撕破脸皮的打算,甚至还有一点保密的想法,否则就不会只派一个人来,而是带着大队人马将醉青楼查封起来了。

    李星将银子拨到一边,“我就当你承认了。”

    “大人!”老板娘连忙说道,“这事不能说合情合理,但也算司空见惯了,缉拿组总不能因为这个责罚于我吧?”

    “夏大人确实说过,法不溯及过往,所以你对柳如烟姑娘所做事情,是最后一例。”李星拿出一份文书,摊开在她面前,“这条新政很快就要公布,里面便有禁止限制个人自由、不可非法监禁、不得动用私刑等条例,你自己看看吧。”

    老板娘俯身细看一遍后顿觉背后发凉!

    这新政没有一个字提到青楼,但通篇都打在她的心口上!

    “大人,此事——不可行啊!”老板娘哀声道,“不限制行动的话,姑娘们岂不是想走就走?我养她们十多年,连打骂她们的权力都没有了吗?还有那些卖身为奴的又怎么算?他们的自由也不归主人管控了?新政一出,这金霞城必定要大乱啊!”

    她很清楚自己是靠什么手段让清倌人服从命令,为她赚取大把银钱的。一不能关起来、二不能动刑,那些人里还有几个会乖乖留在醉青楼?

    别说清倌人了,就是红倌人只怕也会蠢蠢欲动。

    本来能限制住后者的便只有赎身费,万一别的青楼出高价买去,自己还不能把对方腿打断以儆效尤?那可不是整个行当都要乱了吗?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就算青楼十不存一,金霞城也不会受到多少影响。”李星模仿着上司的语气说道,“总之此事已定,虽然府丞大人规定法不溯往,但要求你立刻将新条例告知院内每位女子。无论是赎身费还是梳拢权,都不能作为限制自由或威胁的理由,如果她们愿意用其他方式来进行自我赎身,例如务工赚取钱银,青楼不得做出任何干涉。”

    “大人,您这是要醉青楼的命啊!”老板娘嚎道。

    “新规定已经给你看了,怎么做由你自己决定。”李星无动于衷——他清楚这些人即使没了青楼,攒下的积蓄也比绝大多数城民要多,哭嚎不过是一种讨价还价的姿态而已。“但要是下一次再出现类似的情况,我和你就不会坐在这儿谈话了——枢密府的地牢还空着许多呢。”

    ……

    柳如烟在黎的带领下,走进枢密府中央的府邸,她那天看到的小姑娘,便是从这栋大房子里出来的。

    经过一个摆满桌子的大堂,来到一间点满蜡烛的侧屋,黎在她身后掩上了房门。

    “请坐。”

    正在方桌前快速书写着什么的男子指了指对面一张椅子。

    直到柳如烟坐下来才意识到,眼前这名穿着简洁灰布衣的男子恐怕便是事务局与枢密府的执掌者、广平公主面前的红人,府丞大人。

    而对方的话也印证了她的猜想。

    “我是夏凡。你就是柳如烟吧?”他拿起一叠纸边翻阅边问道,“哎,没电灯就是麻烦,看个名录都费眼。”

    电……灯?柳如烟眨了眨眼,那是什么?

    “夏大人,请克制一点。”一旁的黎面无表情地提醒道。

    “唔,按报名表单上填写的内容……”夏凡的目光停留在纸上一处,“你熟读诗文,懂得作画,还会弹琴与下棋?”

    柳如烟不禁感到脸颊有些发烫——为了提高报名通过的可能性,她一股脑把自己会的东西都写了上去。虽然在醉青楼里确实能称得上擅长,但那只是小小一块方井之地,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不觉得这点东西能入对方的法眼。

    毕竟此人可是在未及弱冠前,就已掌握府丞实权的天之骄子,放到整个大启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

    “回大人,民女只是略会一点点……”

    狐妖忍不住轻笑出声来。

    夏凡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柳如烟一时有些忐忑,自己是回答错了什么吗?

    “巧了,”夏凡放下名单道,“我也是刚好什么都会一点点而已。不过一点点已足够,光凭这份履历你都是事务局需要的优秀人才。我这正好有份工作十分缺人,柳姑娘,你愿不愿意试一试?”

    优秀人才……工作……?

    这话的含义,莫非——

    柳如烟惊讶的抬起头来,“大人,您的意思是……”

    “嗯,”夏凡点点头,“你入选预备官员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