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二章 所能胜任之事
一本读|WwんW.『yb→du→.co
    “我已经……是了?”柳如烟呆了下,“可我没参加过培训,而且最后不是还有考核吗?”

    “培训你可以接着参加,而考核本就是弹性选择,哪怕即使通过了,接下来的一年到数年里,也会有持续的审查。”夏凡有条不紊的解释道,“关键在于两点,你是否愿意将精力投入到职务之中,以及你的实际表现与成果是否满足金霞城未来数十年里的进步需求。”

    见对方一脸茫然的样子,他笑着补充道,“听起来很拗口,但等你投身其中,自然就会明白这两点要求的含义。”

    柳如烟想了想,“大人,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满足第二点,但第一点的话——我想要这份职务。”

    “即使不知道具体内容?”

    她捏紧手指,“只要能离开醉青楼的话,并且……我相信那名小姑娘所说的话。”

    这是一次普通人改变命运的机会。

    当狐妖在猫群簇拥下登上窗台,背着霞光向她伸出救援之手的那一刻,她就已经见证过一次了。

    “是洛悠儿吧。”夏凡笑了笑,“很好,在告知内容之前,我得先跟你阐述一下何为事务局官员。他和府衙官吏有着本质的不同——地位、俸禄、补贴、福利都由事务局,或者说公主殿下提供,所以效力对象也是公主,而非朝廷六部。”

    柳如烟听到朝廷时心里跳了一下,不过一想既然由公主殿下来掏这笔开销,为公主效力似乎也很合情合理。

    “其次,新官员用服务于民众,无论他担任的是何职,身处何位,这一点都不会改变。当然,从表面上看,新官员是组成事务局的一部分,执行的是事务局交予的任务,维护的也应当是事务局的利益。但引导群众不断前进,本就是事务局的核心目标之一,如果有人打着为了事务局的幌子,却干着违背民众利益的事情,那么必然无法在事务局的岗位上继续待下去。”

    这一部分内容虽然依旧有些陌生,但比之前的两点已经好上很多,至少柳如烟能隐约明白府丞的意思。

    在她的理解里,事务局的官员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老爷,而是像悠儿姑娘那样的人。

    尽管有些颠覆常理,她却难得的松了口气。

    “我——愿意如此。”

    “实际上这也是第一天培训的关键内容。”夏凡拿起另一份文书,推到桌边,“至于你的职务,看看上面写的东西吧。”

    柳如烟拿起文书,首页上的“教育计划”几个大字映入眼中。

    她忽然想到了周笙曾说过的话。

    “夏大人……我曾听过一些传言,是针对您这个计划的。”柳如烟组织了下说辞,将自己知晓的事情大致讲述出来,“周笙的老师颇为名望,如果您不说服他的话,恐怕周边的读书人没人会来当夫子。”

    “还有这回事?”夏凡摸了摸下巴,“我听都没有听说过。不过无所谓了,我本就没有打算让他们来当老师。”

    “那谁来授课?”

    “你。”

    这次柳如烟愣了差不多有十息时间,忽然起身跪了下去,“大人请三思,我恐怕没有这样的资格!”

    为人师者,必先正其身——这个既有德行的意思,也有身份的含义。所谓言传身教、以身作则,私塾的夫子也基本是个秀才,如果你连秀才都考不上,别人又怎么相信你有教导他人的能力?

    她虽然很早就接受过启蒙教育,可因为是女子,所以并未踏足过科举。不光如此,她之后被贱卖入青楼,这是世人眼中永远无法抹去的印记。成为老师是一个极为体面且受人尊敬的身份,以她清倌人的过往,此生都不可能跟师者挂钩,传出去只会惹人笑话。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若只有她被人嘲笑也就罢了,但这份非议很可能波及到事务局,让教育计划成为大家避之不及的东西。

    “起来说话吧。”夏凡轻松的神情依旧没有太多变化,“放心,你的担忧我早就考虑过。老师也不止你一个,压力不会由你一个人来承担。”

    “但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此举确实会引来反对之声,不过反对有用的话,还要刀剑和枪炮干嘛?”

    “呃?”柳如烟眨了眨眼,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比喻。

    “言语说服不了对方,那就用武力来证明——任何新事物的出现都是如此。”夏凡摊手道,“如果刀剑胜不过,光是骂上几句可没办法让新生的幼苗退回土里的。那些大户可以不把孩子送来,但还有许多孩子没有这个选择,而他们才是金霞城的大多数人。还记得我说的新官员的职责吗?”

    “为了服务于民众?”柳如烟低声说道。

    “你能记住这点,就说明有这个资格。”夏凡点点头,“在事务局任职的关键两点里,可没有关于身份的限制。同样,它也不会需要你回到醉青楼中——怎么样,你的想法还和之前一样吗?”

    原来如此……他们并不是心血来潮才如此,而是早就想好了一切。

    倘若事务局已经考虑周全,她又有什么好退缩的?

    “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柳如烟深吸一口气,“我会竭尽所能教导我所掌握的东西。”

    夏凡扬起嘴角,“确实,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不过在那之前,你大可不必有太多压力。因为近期你要教的只有一样:让来上课的孩子学会读和写。”

    “不用教那些经典文集吗?”

    “你可以用诗词当范例,但主要以提高读写能力为主,毕竟识字才是最重要的。”夏凡回道,“课程为全天制,但会分成多段内容交替轮换。具体的章程都写在计划后面了,你可以把它拿回去细看。”

    “另外,我还试写了一本辅助教材,你趁着这几天研究一下。学堂开课时间就在一周后,它或许会对你的教学思路有所帮助。另外别忘了你已是事务局一员了,如果有什么疑问,随时来这里找我——不需要预约也不用上什么拜贴,直接过来就行。”

    说到这儿夏凡望了眼窗外,此时夜空中已尽是繁星,“时候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儿,你回去好好休息。住的地方不用担心,我已经把枢密府方士的宿舍区腾出来供公务员——不对,预备官员租用,开销什么都很便宜,安全也有保障,你大可放心居住。”

    随后他看向狐妖,”黎,送她回住处吧。”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