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八章 “拨正乾坤”
一本读|WwんW.『yb→du→.co
    醉青楼,亥时。

    金霞城里叫得上名号的读书人再次聚集到了一起,不过这回他们没有心情吟诗作乐,而是为柳如烟出走一事争得不可开交。

    “一个清倌人,去当了学堂的讲师,这像话吗?”陈公子连连敲打着桌面道,“我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

    “这简直是伤风败俗,不堪入目!”立刻有人附和道,“她以为自己是身世清白的大小姐吗?”

    “事务局那边才有问题吧,居然会同意这门差事。”

    “会不会他们负责审核的人走漏了眼?”

    “可听周大哥的意思,那女人前脚刚走,枢密府的人后脚就上门警告,哪可能不清楚柳如烟的底细!”

    或许是为了向周笙示好,又或许是因为感同身受,大家倒没有一个为清倌人说话的,争执点全部集中在究竟是柳如烟不知好歹多一点,还是事务局行事更荒唐上。

    不过有一点毫无疑问。

    为人师是他们这些读书人才有资格做的事,放眼申州各个私塾和学堂,哪个先生夫子不最少是个秀才?

    现在这个人人羡慕的体面身份,被一个妓女亵渎了。哪怕对方是清倌人,那也是地位最低的那一类人。

    这意味着金霞城出了大问题。

    “我们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一名穿着金丝袍,一看便知家世优渥的胖公子喊道,“必须把那女人赶出学堂,正本清源,才对得起读书人的一身正气!”

    “胡公子说得简单,要王家还在时,说不定能唆使王二公子干上一票,直接把柳如烟绑了教训一顿。现在说要赶,你拿什么赶人家,总不能我们自己上吧?”

    “自己上又如何?古有文臣血溅朝堂做榜样,今有金霞才子正乾坤!我们若做成了,必定名声大噪!事实上,我已经摸清了柳如烟的归家路线。”

    听到这番话,众人齐齐向他望来。

    胡公子连忙咳嗽两声,“我没有尾随跟踪,就是找人……咳,找人打听了下。”

    “周笙,你怎么看。”陈公子朝一直沉默的周大才子问道。

    “柳如烟一事……只不过是个由头。”周笙吐出一口气后才沉声道,“这事不能光盯着一名青楼女子,我们得从全局来看。”

    “全局?什么意思?”

    “据我了解,事务局招揽预备官员,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把读书人纳入其中的意思。”

    厢房里顿时泛起了一阵骚动。

    “这……不可能吧?”

    “我也觉得匪夷所思,所以多问了几个人——也就是那些对乡试、会试没把握,打算先谋一份营生的同窗。”周笙有条不紊道,“但结果令人讶异,他们的底子明明比竞争者要好得多,但都被审核刷下来了。唯独一个选入培训班的,是城南霍家的小子,因为连续两次乡试未上榜,他索性没有提到这部分经历。”

    “单独来看,或许还不会觉得有什么,毕竟这些人能力有限,考个乡试都得花上十来年时间,被筛掉也很正常。但若把事务局招取的人放在一起看,情况就很值得揣摩了。我猜测,只要提到自己有参加过科举的,都有可能通不过审核。”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

    大家仿佛在听一场天方夜谭。

    下至县衙,上至六部,整个启国都是在读书人的支持下运作的。这并不奇怪,毕竟古人早就说过,书如药也,善读可以医愚。相比那些灵智未开的愚民,他们都是从书中见过大世面的人,知晓天有多高,地有多广,能力与见识都远胜街头的贩夫走卒。正因为如此,国家才离不开他们。

    但凡考个功名,走到哪不受礼遇?就算当不成官,那也是大户人家争先邀请的对象。不巴结也就罢了,居然还想把读书人排除在事务局之外?这已经连愚蠢都算不上了,简直是荒谬!

    “岂有此理!”许久之后陈公子才咬牙切齿的说道,“难道就没人管管这事吗?”

    “管?拿什么管?只要不在吏部挂名,主官本就可以凭个人意愿招募副官。”周笙冷哼一声,“更何况夏大人还是枢密府府丞,怎么筛选都是他的自由,朝廷不可能因为这个追究罪责。此事……终究还得靠我们自己。”

    “周大哥,你有想法了?”大家不由得精神一振。

    如果是周大才子的主意,必定不会像胡公子那般粗糙低俗。

    半路上当街绑架一名清倌人,也亏他想得出来。

    “事务局如今风头正盛,这也是学堂能够蛊惑到人的原因。”周笙环顾一周,缓声说道,“要遏制此事,还是得从‘名望’这一关键入手。我们的力量在于笔,而不在于剑,只要能揭穿对方的骗局,让大家看到学堂的真实水平,枢密府也好,事务局也罢,迟早会成为民众唾弃的对象。”

    “你就直说吧,大家该怎么做!”

    一听到要文斗,厢房里的众人不免感到心血沸腾起来。

    “首先,我听闻学堂的首日课设有旁听席位,这些天大家相互托人找找关系,我们至少要争取到一个。”周笙竖起第一根手指,“显然夏凡想通过旁听的方式来扩大影响力,但这也是我们绝佳的反击机会。”

    “启蒙无非是从那几本经典文籍讲起,相信各位都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柳如烟终究是个女人,又没参与过科举,无论是讲经还是释义,都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等到旁听者将她所授内容带回,我们便可对症下药,找出破绽,然后予以击之!”

    “原来如此,”陈公子若有所思道,“只要全城的读书人指出她说的是错的,那么民众也会产生怀疑。这怀疑一起,学堂能不能承担起启蒙之职就会被摆到台面上,无论结果如何,都会削弱事务局的名望。”

    “不错。”周笙伸出第二根手指,“然后我们再把火引导柳如烟的身份上——她区区一青楼女子,何德何能坐于学堂之上,在众目睽睽下误人子弟?既无能力,又无资质,事务局也不可能在一片质疑声中护她到底。”

    “至于第三点……”他顿了顿,“我们可以放出风声,传她和夏凡有染,否则怎么解释她这样的人是如何当选学堂夫子的?这其中必要蹊跷。”

    “这倒是一条诛心之计!”胡公子拍手叫好道,“总所周知夏凡能爬到这个位子,主要在于公主殿下的赏识与提拔,而宁公主再怎么说也是一名女子。任谁听到自己的得力部下和另一位青楼贱货勾搭不清时,心里总会有点膈应才是。”

    “可是……你不打算纳她做妾吗?”也有人好奇道。

    “这是两码事。”周笙面无表情道,“我总不可能因为一己私事,耽误了这正本清源之责吧?”

    “说得好,不愧是周大才子!”

    “到了这一步,此事就基本算十拿九稳了。流言传开后,夏凡必定要撇清关系,好的预期是府丞派个替罪羊出来承认错误,重新选任夫子;最差的预期也是让柳如烟淡出民众视野,不再启用。”

    “这个主意不错,我们就照此实施吧!”

    “我同意。”

    “我也赞成!”

    众人纷纷响应道。

    周笙则暗地里捏紧了拳头——等到柳如烟被赶出事务局后,他一定要让对方知道,背叛自己将会是什么下场!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