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三章 方家的审查者
一本读|WwんW.『yb→du→.co
    “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要让他们在学堂吃饱饭了。”宁婉君接过秋月递上的毛巾,擦去额头上的细汗。

    一节体育课上下来,学生们累得东倒西歪,而公主仅仅出了点小汗,这也让夏凡直观的感受到了对方深不可测的体力。

    “此举也是出于无奈。虽然都是从金霞城招收的适龄儿童,但他们的家境却各不相同。”他笑着回道,“如果让他们在家中自行解决的话,肯定会有人饿着肚子来上课。”

    “不过这得花多少钱啊,”秋月咂舌,“又是免书册钱,又提供笔墨和纸张,现在连三餐都由学堂包了,夏大人,这恐怕不是什么持久之策。”

    “如果是别的城市,确实如此。但金霞城不一样——只要有将这些学生转化为生产者的途径,所得到的回报就能远远超过前期投入。”他顿了顿,“当然,这个前期投入会比较长就是了。好在王家赞助了我们一把,才给了金霞展开全面教育的机会。”

    公主噗嗤笑出声来,“赞助吗,听起来就不像什么好话。”

    “哪有,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词语。”

    她此刻既未穿着宫廷长袍,也没有披甲执剑,为了扮演一个平易近人的老师,仅仅只穿了件短袖裙袍,头发也是简单用红色发带束起,加上几缕被汗粘住的刘海,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个刚参加完社团活动,正打算归家的高中生一般。

    “嗯?你在看我吗?”宁婉君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背着双手转了一圈,“觉得怎么样?”

    “还挺……自然的。”

    “原来你喜欢这种风格的?”

    “什么风格?”夏凡挑眉。

    “青春活力型的邻家姑娘啊。”宁婉君耸耸肩,“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

    “说得你好像认识很多这样的姑娘似的。不对……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话题来了?”夏凡回过味来。

    “能和我这么交谈的,恐怕也只有你这样目无法纪、枉顾尊卑的倾听者了,所以聊聊这个有什么不好?”宁婉君语气轻松道,“你也到了成家的年纪吧?听说有了家室后,就很难到处乱跑了。还是说……你已经有中意的人选了?”

    中意的人么……

    夏凡下意识放慢了脚步。

    看着他的神情,宁婉君心里升起了一股奇怪的感觉,令她忽然不想在就这话题说下去了,“罢了,既然你还没有这个意思,就当我没说过吧。”

    “殿下……”秋月略微讶异的瞟了公主一眼。

    “山庄里还有许多事等着我回去处理,我先走一步,学堂的收尾工作就交给你处理了。”宁婉君摆摆手,领着侍卫离开了枢密府。

    怎么聊到一半就突然走人了?夏凡摸了摸脑袋,转身向还躺在地上喘气的学生走去。

    之后是安排晚餐,回答学生亲属的提问,等到这一切忙完,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傍晚。

    从大多数旁观者激动得不能自已的情况来看,他知道学堂的首日课程已足够在城内激起巨大波澜了。

    想必之后的数月甚至半年里,面向所有适龄孩童开放的事务局学堂都会成为街头巷尾最热门的话题,它也将在以后逐渐变成金霞城的标志性象征之一。

    当府内的群众散得差不多之际,方先道走过来叫住了他,“夏凡,你居然蒙骗我。”

    等下,这是什么开场白,“我有吗?”

    “你把那些书籍当做交换条件,换取千知为你造冰,我还以为它是什么不外传的秘录,结果没料到你却把它当成了启蒙教学,在这些人面前公开传授。”

    “如果占卜不灵的话……少爷被骗不是很正常——阿呜。”

    千知说到一半,便被方先道摁着脑袋强行闭上了嘴。

    “我从来都没说过它们是秘录吧?而且它们也确实是理解电磁震术的前提条件。”夏凡摊手道,“不知蒙骗从何谈起?”

    方先道叹了口气,明明有被骗的感觉,但他心里却没有多少愤恨之意。这其中固然有自己通过书本内容错误估计了其外在稀罕程度的缘由,不过更主要的是对方竟能把它们当做学堂入门课程,当着上百人的面讲述出来——而能意识到这些知识价值不菲的人,只怕连半成都没有。

    怪不得卦算对他无效。

    这样行事毫无规律可循的人,放眼世间恐怕都只有金霞城这一个。

    “就算你说得对好了。不过既然有一级算术,那后面一定还有更高层次的内容吧?特别是你上次交给我的概率绪论。”

    “有是有,不过……”夏凡故意卖关子道。老实说,让他回忆一些入门知识还好说,越往上走他能记住的就越少,到高中部分基本就只能零零散散想起一些片段了。但他不说出来,又有谁会知道?按照课程的推进速度,这都是几年后的事情了。

    “你还是想要活死人吗?”方先道忽然压低了声音,“我有跟方家府沟通过,现在他们派来了一名活死人——就是你授课时站出来的那位。”

    夏凡的目光越过方先道,朝他身后看去,那名黑发女孩正站在不远处等待,夕阳从院墙上方射来,沿着她半边身子的轮廓映上了一层金边。这副平静的模样让人联想起了尘封已久的画卷。

    “她就是方家送我的活死人?”

    “你想得倒好。”方先道哼了一声,“听清楚了,此人名为千言,在方家的地位非同一般,她此次来金霞一定有审查的意思在里面。方家已经有好多年未向外派遣过活死人,你能不能得到老太太的认可,十有八九要看她的意思。”

    “唔……这倒是颇为慎重的做法。”夏凡点点头。

    “我再提醒你一点,不要尝试在千言面前说谎,或是表露轻视之意。”

    “你不会想说,她能读心吧?”

    “这倒不是,不过家族里有传言说,因为她活得太久,早已洞悉人心——任何人在她的审视面前,和白纸没什么区别。”方先道的语气就像在欣赏一场好戏一般,“总之话我已经带到,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