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六章 血染书阁
一本读|WwんW.『yb→du→.co
    幽州,洛家府。

    藏书阁大门被轰的一声推开,二皇子宁千世迈过门槛,率众走入这座被称为洛家瑰宝的大殿。

    在他的上方,是一座三层高的阁楼,环绕式的楼梯沿着墙面循序上升,中央为天井,一直通到地下七层。稍稍抬起头,便可看到一排排耸立的书架,围绕天井“绽放”开来。为了避免失火,木楼中不设一处烛火,房屋全靠一根根梁柱支撑,四面都开着各式各样的窗户,确保外边的光线能毫无阻拦的照入阁楼内。

    但这还不是最令人称道的地方。

    在上层天井周围,还挂着许多面光亮的铜镜——它们将楼内一部分光照投入地下,使得底部七层的楼道也依稀可辨。

    任何人第一次踏进藏书阁时,皆会有种置身于一个巨大烟囱中的错觉,同时也会对这巧夺天工的设计赞叹不已。

    宁千世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可即使再来一百次,他也觉得眼前的景象是一副绝佳的美景。

    只可惜,今天这里的宁静,要稍稍被打破了。

    “把人带进来吧。”

    “喏。”

    侍卫推着几个五花大绑的人来到屋内,并押着他们跪倒在二皇子身后。

    “这里既是洛家的宝地,亦是我大启的宝地,老实说我并不想在这里动粗。”宁千世叹气道,“但洛家从宁太祖那里得到的仙术,还是得归枢密府收纳才行。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把它交出来,我可以放各位一条生路。”

    他转身望向被缚者——对方正是洛家的现任家主洛恒,以及几位主要的管理者。无一例外,他们都是无法感气的凡夫俗子,能坐在家主之位上纯粹靠的是血脉相传。

    在宁千世的示意下,侍卫抽出了他们嘴中的布条。

    “咳咳、咳——”洛恒猛烈咳嗽起来,他已经年过六十,这样的侮辱还是头一遭。好不容易平息喘气后,他愤怒的看向二皇子身边的男子,“洛无际,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帮助外人来对付洛家!?”

    洛无际微微偏头,并不答话。

    “还是我来替他回答吧。”宁千世在他面前蹲下身来,“世家把天下的感气者瓜分为六、据为己有,这已经妨碍到了方士的前景和术法的进步。为了打破这种割据,世家就必须消亡。更何况还有许多像你这样的人,趴附在感气者身上享受他们带来的巨大好处……老实说,对洛家收留的这些孩子来说,你们才是真正的外人。”

    “一派胡言!”洛恒面色通红,“这是太祖陛下赐予洛家的恩荣,哪轮得到你诋毁!何况这么多年来,洛家一直矜矜业业遵守着与枢密府的约定,无论是送人参与士考也好,培养他们成为方士也好……哪一样洛家没做到过?”

    “可惜这些方士都姓洛。”宁千世摇摇头,“即使进入枢密府和军队后,依旧有相当一部分人把自己当成洛家人。就连当今的洛妃娘娘,出了麻烦也会把洛家的得失放在首位考虑,我说的对吗,洛无际?”

    “确是如此,殿下。”洛无际低头回道。

    “你看,连堂堂妃子都如此,更何况其他洛家子弟——再说这六大世家都一个模样,枢密府还算是方士的枢密府吗?”

    “……”老人沉默半晌,才沉声道,“这是世间规律,又岂会因你的意志而更改?即使没有洛家,也会有其他世家出现……你能站在此处,不也是因为宁家这个头衔吗?”

    “这种情况不会一直持续下去,正因为我有意向改变这一点,其他洛家感气者才会选择站在我这一边。”

    “皇室也包括在内?”洛恒嗤之以鼻道。

    “宁家也包括在内。”宁千世坦然回答道。

    洛恒怔住,他盯着二皇子看了许久,才吐出两个字道,“疯子。”

    “我只是比你看得更远罢了。”宁千世不为所动,“如何,你的想法改变了吗?仙术在哪里,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仙术……就在这藏书阁之中。”洛恒喘了两口气,低声说道。

    “密门?还是暗室?钥匙在哪里?”

    “什么都没有,它就公开放置在书阁内。”

    宁千世面色渐冷,“然后供所有洛家子弟翻阅?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别告诉我仙术就摆在某一列书架上,但哪怕是宁无际这样的前辈,花费几十年也没能找到?”

    “原来你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它吗?”洛恒的目光落在了这位曾经的大弟子身上。

    “您为何不将仙术传授于我,”洛无际第一次回应了家主的问话,“我究竟有哪里做得不好?”

    “你……确实为洛家带出了不少杰出弟子,可惜,能不能习得仙术不是我能决定的。”洛恒摇摇头,“正如殿下所说,我只是一个凡夫俗子,又怎有资格评价一个人适不适合获取仙术。事实上,洛家已经有很多代弟子没有见到过它了。”

    “您的意思是——您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吗?”

    “不错,我只知道它就在这座藏书阁中,并且也一直按照祖训的意思摆放着。书本身便是供人参看的,如果加上密锁,尘封于某处,那就违反了藏书阁建立的初衷。”洛恒露出一丝笑意,“只要具备了阅读的能力,哪怕是新加入的洛家弟子,也可以看到仙术。”

    “够了。”宁千世不耐烦的打断道,“我没工夫听你的这些瞎扯,这是你自己选的路。”

    他摆摆手,立刻有一名侍卫拖着一人往天井边靠去。

    “放开我,你们要做什么?二叔——救我!”

    侍卫毫不理会他的挣扎,抬脚一踢,将他直接从一层踹了下去。

    “啊——————!”

    地下七层的高度将近六丈,只听到嘭嘭两声闷响,呼叫声戛然而止。

    “你——”洛恒怒目而瞪。

    宁千世站起身来,走到天井边向下探望,“这地方本不应该染血,但你却让我别无选择。还有四人,你可以继续守口如瓶,然后看着自己的家人因为一本根本无法使用的仙术而死。”

    洛恒咬牙片刻,突然深吸了口气。

    就在他以为对方要招供时,洛家家主突然朝近在咫尺的天井冲去,即便侍卫想要抓住他,也稍微晚了一步。

    洛恒就这样越过宁千世身旁,径直坠入了地底书阁。

    洛无际闭上双眼,不想再目睹眼前的景象。

    “看来他真不知道。”二皇子皱起眉头。

    “殿下,剩下的人怎么处置?”侍卫询问道。

    “送到徐国去吧,只要他们不回大启,就不必追究了。”宁千世凝视着寂静的地下天井道,“另外再叫些人来,把这座藏书阁从头到尾搜一遍,特别要注意可能存在暗格或密室的地方。就算他埋地三尺,我也要把仙术找出来。”

    “喏!”

    “对了,”在侍卫即将离开前,他又叫住了众人,“搜查时要细致、谨慎,别把书给损坏了。若有一本遗失,我唯你们是问,明白了吗?”

    “遵命,殿下。”侍卫恭敬的拱手退出了藏书阁。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