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六章 异国使者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是我父亲的父亲所留下的东西,他相信来世轮回,但我知道,人死了就是死了,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那这尊神明确实没什么大用。”被称为奥利娜的女子微微一笑,她的头发笼罩在柔光中,宛若银丝组成的瀑布。“神明必须彰显威能,庇护现世,才值得世人追随膜拜。不如,您也加入我们,成为太阳神赫拉的信徒,怎么样?”

    “这并不是交易条件之一,所以我还是免了。”宁威远回绝道,“你和我能达成协议,是因为各有所需,而不是因为神明的指示,我看不出这对我有任何好处。当我遇到难题,向它呼唤一声,它就会现身于世,助我达成心愿吗?”

    奥利娜摇摇头。

    “那它和这尊雕像没有任何区别。”

    “您错了,信仰是一件极其重要、也格外有用的东西。”她纠正这个说法道,“它可以削弱人们对死亡的恐惧,也可以增强人们战胜困难的信心。更重要的是,当您的子民全信奉同一个神明时,他们自然会成为您的手足臂膀——因为您的身份更为高贵,也天生离神明靠得更近。这会让您的皇位坚不可摧,觊觎其位者必将受到信众的唾弃。”

    听起来是很不错,但这皇位到底是血脉给的,还是神明给的?宁威远心中暗讽,没有见识的民众或许会被糊弄住,但此说法对他无效。

    相反,这还点醒了他——即便以后开放传教,也得安排人小心盯着才是。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反正我会兑现诺言,至于具体效果如何,那得看你们自己。”宁威远不打算继续闲扯下去,“这里流传过的神明数不胜数,但最终能留下雕像的也就那么一两个。”

    “有您的同意就足够了。”奥利娜抚胸微微行了一礼。

    “对了,你的术法……不会有问题吧?”宁威远又问了一遍,这也是他最在意的问题,“年前就要举行登基大典,父皇必须在众人面前露面。虽然枢密府已经出去大半,但到时恐怕还是会有方士出席。”

    “我的术法并不是将他变成傀儡,也不是强迫他做出决定,最多只是一些小小的暗示罢了。”奥利娜笑了笑,“它在身体表面不会留下任何残留,只要您不让那些方士靠近陛下,它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确定无害?”

    “以赫拉的名义保证。”女子肯定道,“请您安心吧,太子殿下……不,皇帝陛下。”

    宁威远点点头。尽管这是他早就得到过肯定答复的问题,可每次见到对方,他仍忍不住问出口。

    “你做得很好。”

    “这是我方的诚意。另外……”奥利娜从怀里掏出一块镶嵌有红水晶的饰物,“请您将这个带在身上,它是一件护身符,蕴含着赫拉的力量。相信在危难之际,它能护你平安。”

    “不是什么监视器物?”宁威远倒也懒得在她面前装模作样。

    “您说笑了。合作是一件长期的事情,我没必要自毁前路。”

    他接过饰物,“那就多谢你们的好意了。”

    奥利娜扬起嘴角,红唇如烈焰般醒目。

    这个女人……竟也有些诱人。

    不过如今正是继位的关键时候,万一与合伙人闹僵显然不妥,他将这点想法按捺进心底。

    “从后门离开皇宫吧,我已经安排了侍卫护送你。”宁威远转身朝大殿外走去,“这几天不要出鸿胪寺大门了,我若有急事也好找得到你。”

    “愿太阳神的光辉照耀您脚下的道路。”奥利娜躬身行礼道。

    直至太子的身影消失,她才轻声喃喃。

    “神明无法现身于世,是因为我等的呼声还不够强烈。不过随着它的光辉普及大地,尔等迟早都会见证它的降临。”

    ……

    上元城的一处闹市街巷中。

    斐念端坐于茶摊前,假意喝着杯里的凉茶,眼睛却时不时瞟过鸿胪寺的院门。

    忽然,一辆毫不起眼的马车在院门口停下,一名女子从车厢中走了出来。她未多作停留,很快穿过大门,消失在院墙内,但这片刻之间,斐念已清楚捕捉到了对方的模样。

    那正是希罗斯国的使者,奥利娜.奥坎。用启国话翻译过来,前者可称为圣翼群岛国,而奥坎这个姓氏,则有利牙之意。

    每天出入大院的人有许多,但值得记下来的也就那么几个。

    奥利娜正是其中之一。

    他拍了拍身边的一个人,“去查查,这辆马车从哪里来的。”

    待手下离开后,斐念望向坐在自己对面的中年男子——他看上去就跟市井村夫无异,不光打扮朴素,连脸上的胡渣都稀稀疏疏,恐怕没有谁能想到,此人便是留守京畿的主要战力之一,身处羽衣之位的「乾」。“乾大人,您怎么看?按照鸿胪寺的登记来看,此人亦是感气者,只不过在西极之地,他们称这种力量为魔力。”

    “四个使者,四个都是感气者,这西极之国还真是有趣。”男子眼睛一直注视着院墙,仿佛这些墙垣也无法挡住他的目光一般,“其余三个你无需担心,但这个圣……什么来着?”

    “圣翼群岛国。”

    “狗屎名字,就叫它群岛国吧。”他啐了一口,“这个王国的使者,你不要随便和她碰面。”

    “她不一般?”斐念略有些意外。

    “不一般,或者说很难缠。”乾颔首道,“如果你认为有必要动手,最好提前告诉我,而且最好等到二皇子回来。”

    连羽衣都这么认为,斐念不禁对此人多了一份好奇。

    “对了,你今天还没去过枢密府吧?有一封宁千世的信,是写给你的,我看到就顺带拿过来了。”

    斐念接过来,确认不是密信后便当场拆开了封条。

    第一件事是关于洛轻轻的。

    看来宁殿下收到了他的报告——在后续的调查中,确认洛玉翡的计划失败,洛轻轻目前下落不明。

    二皇子希望他继续寻找这名洛家女子的下落,并尽可能挽回她对枢密府的失望。

    「你可以告诉她,洛家的结构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旧有的枢密府也即将迎来革新。只要她愿意,枢密府可以给她安排最适合发挥能力的职务。」

    斐念忍不住揉了揉额头。

    “怎么,事情很难办?”乾饶玩味的看着他。

    “是我的疏忽,在向殿下报告时过于简短了。”由于认为另外两名洛家弟子的遭遇是细枝末节的小事,他并未在报告中提起,结果导致殿下的理解出现了偏差。现在就算洛轻轻站在他面前,他自认为不被对方一剑捅死就算好的了。“我再找机会向殿下解释吧。”

    第二件事居然谈到了夏凡。

    「很奇怪,最近你送来的消息里,并没有关于他的信息,但在鹤儿的计算中,他的名字又前进了两位。现在,此人已是目录第四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