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土的新芽
一本读|WwんW.『yb→du→.co
    怎么会?

    斐念心中不由得升起了大大的疑惑。

    鹤儿的计算绝不是胡编乱造,她的每一次排名变更皆有原因。例如上一次夏凡挤进前十,就跟海寇袭击金霞城一事有关。

    如果消息中没有提到他的部分,就不应该出现任何变动,不管是下降也好,上升也罢。

    「你应该清楚,鹤儿的术法依托于情报之上,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现了变化,才导致了这一结果。」

    「排名靠前的方士每一个都不可忽视,鹤儿只能给出结果,我需要你找出变化的缘由,越快越好。另外,鉴于他排名如此靠前,已有资格进入核心中枢,你邀请他来上元城一趟吧。这场“大典”,我希望他能亲自参与。」

    参与大典……

    这可是个了不得的殊荣。

    斐念收起信纸,慎重放入自己的内衣口袋。

    邀请对方倒好办,只是殿下交代查清原因一事……他连一点头绪都没有。毕竟鹤儿参考的资料数以万计,他就算有时间全部翻阅一遍,也不可能发现这其中出现改变的地方。

    对了,眼前这位前辈不是羽衣么!或许能向他寻求些帮助。想到这里,斐念清了清嗓子,“乾大人,您应该知道府内的方士名录吧?不是录部记载的那些,而是鹤儿姑娘每期撰写的名册。”

    “当然,我最初加入枢密府的时候也被观察过许久,后来听人说,我的名字就没出过前三。”羽衣前辈无不得意道。

    “您也上过?”斐念愣了愣,鹤儿才多大啊?

    “想啥呢,那时候撰写名册的自然不是她。”乾端起茶杯稳稳喝了一口,“可惜,和我竞争的人如今都已不在了。怎么,你突然问起这个是何意?”

    他将自己的疑点说了一遍,“如今殿下让我查明原因,可我却不知道从何处入手。”

    “原来如此。”乾摸了摸下巴胡渣,“如果你确定自己没有提供过相关信息,那一定是鹤儿从其他地方看到了变化所在——只是这种变化并不明显,因此鲜有人会注意到。唔……说起不明显,最近录部曾进行过一次文书重建,主要是针对过去各种混乱的记录进行统合。”

    “您是指,重建文书的过程中出现了偏差,然后又被鹤儿的能力捕捉到了?”

    “这可我不确定,”乾摊手,“我只是提供一个可能而已。跟文书打交道的事情我没有任何兴趣,你要查的话就自己去录部查。”

    “那我得先写一份申请。”斐念考虑了下,反正没有更好的思路,不如先这样试试。他朝前辈拱手道,“多谢乾大人指点。”

    “二皇子提到的这人……怎么样?”羽衣咂咂嘴道。

    “夏凡吗……”斐念最先回想起的场景,是他和洛轻轻携手冲向魔的那一刻,就当时的情况而言,勇气、判断力和身手都缺一不可。“应该是位富有潜力的方士。”

    “富有潜力吗?不错。只有聚集起这些天赋绝佳的年轻一代,新的枢密府才能茁壮成长起来。”乾哈哈一笑道,“等他来到京畿,我会好好鼓励他一番的。”

    ……

    申州,金霞城。

    自宁婉君将皇帝宣布禅让,由太子宁威远接过帝位的消息告知高层众人后至今已有一周时间。

    面对这一意外的变化,大家商量了好一阵也得不出结论。毕竟公主的眼线根本进不了朝堂,自然不可能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皇帝是否真的重病,是否面对大臣公开退位,都无从查证。按公主本人的话来说,便是怎么看怎么古怪,最大的疑点在于太子宣布登基大典的时间实在有些仓促,二是整个密信中没有一句提到其他人——特别是二皇子的反应。

    前者自不必说,如今雷州还落在敌人之手,高国军队在大启领地上耀武扬威。这种有辱国体之事,太子居然不先想办法解决,反倒急着登基,这事若是写进史书里,那必定是要被嘲笑万年的。

    后一点也很是反常,据宁婉君了解,二皇子虽然经常摆出远离朝政的姿态,但真有人不会对皇权动心?这背后想必也应该有人会推波助澜才对。可密信中丝毫没有提及此点,也不知道是皇宫里的风声看得太紧,还是真就没人看好二皇子。

    最后大家得出的结论是以不变应万变。

    只是每天忙碌的时间更多了。

    所有人都隐隐觉得,这一年的冬天恐怕不会像往昔那般平静。

    事务局依旧在有条不紊的推进着夏凡定下的计划。

    第一批速成出来的公务员在军队的护送下前往申州另外两座城市:安申与白沙。安申城位于金霞西北方向,离军队驻地最近,若能控制下来可以有效牵制驻军的调动。白沙则在申州南边,靠近群山峻岭,规模是城市里最小的一座,却背靠白沙矿场,算是可以争取的资源要地。

    同时,第二批报名也已正式开启。

    这一次申请的民众中,女性比例居然大幅提高,夏凡检查完名录才发现,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青楼,而且不止是醉青楼这一处,甚至还有从周边乡镇来的。显然柳如烟一事在经过发酵后已经传播开来,并影响到了金霞之外的地界。

    同时他还注意到,这里面不光有清倌人和自己赎身出来的红倌人,还有少量小户人家的闺女。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按照原本的轨迹,她们会在嫁人之前居于闺中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被门当户对的男子娶走。虽然多多少少会学习些诗书字画,但很难有展示的机会。而现在,她们却被双亲放出,出现在了事务局的报名名单里。

    这自然不可能是她们的父母思想觉悟有了大幅提高,之所以会如此,无疑是看中了“预备官员”的回报。在之前的观念中,女子出嫁前都是赔钱货,许多小户都力图在嫁人时一笔赚回来,但现在他们发现只要会读写,就有可能产生收益,而且事务局开出的薪酬还不低,比起待嫁闺中吃白饭,去事务局碰碰运气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夏凡一点儿都不排斥这种思想,或者说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观念的转变需要十几年甚至上百年的去塑造,单靠行政命令只会取得相反的作用,这些“初尝甜头”的人一旦成功,接下来便会有更多人效仿,久而久之,这种行为就会成为新的惯例。

    除开人才培养方面,跟精灵的合作也迎来了一个好消息。

    位于海滩边的试验田“绿野一号”,在根瘤草的帮助下,长出了第一根新芽。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