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八章 来自京畿府的邀约
一本读|WwんW.『yb→du→.co
    在其他人眼里,沙地能种冬麦绝对是件颠覆常识的事情。

    这意味着原本属于耕种土地匮乏区的金霞城瞬间拥有了大片可以开拓的土地——毕竟东边漫长的海岸线都是平坦开阔的无人区,还有一条入海之河提供灌溉资源,解决了土地限制后,农业腾飞已是可以遇见的事情。

    在此事上,大祭司赛妮亚和艾梨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想要使根瘤草快速在海岸上扎根下来,就得时刻有精灵为其灌注魔力,但耕种者基本都是金霞人,这种合作对双方来说都是一次陌生的挑战。树舟方面赛妮亚动员出了一批天性积极的精灵,带头入驻试验田,而艾梨则靠自己开朗活泼的性格,让人们一点点放下心防。

    正是两边共同的努力,才结成了这一株破土之苗。

    就在这紧张又忙碌的气氛中,一名枢密府的使者来到了金霞城。

    ……

    “邀请我去京畿府?”

    令部大堂中,夏凡听完对方说出来意后不由得大为讶异。

    “正是如此。”来者拍了拍袍角——上面沾着些许泥泞。显然为了尽快把消息送到,这名自称辛物的男子一路上走得颇为匆忙。“您最近的表现令上面赞叹不已,恰好枢密府在筹备一场特殊大典,邀您前往一同见证。”

    我的……表现?

    夏凡暗地里皱起眉头,他和枢密府的所有交集,都来自于公主为他提交的功绩报告,除此之外,他再也没有同京畿有任何接触。

    这些人是怎么注意到他的?

    “所有府丞都会去吗?”

    “怎么可能。”辛物笑了笑,“能参加这场大典的,都是枢密府将来能排得上号的人物。府丞若是有不可替代的能力,也不会派去外地管一州之职了。事实上这么多府丞里,唯有您收到了邀请。”

    “那还真是……承蒙看重了。”

    夏凡一边回应的同时,一边在思考枢密府这番话的意味。府丞担任者至少是四品百刃,而在章问道口中,五品试锋就已经是极难跨过的门槛。但按辛物的意思,这些四品五品甚至都进不了高层的眼睛。

    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才让京畿有如此反应?还有那大典又是什么……不会是宁威远太子的登基大典吧?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仔细想来,公主的谋反意图终究只有少数几个人知晓,枢密府绝不可能是冲着这个事来的。至于自己是倾听者的传闻传到了京畿,那就更微乎其微了。难道对方邀请的理由就真跟使者口中所说的一样,是洞察到了自己的才能?

    乓!

    令部大堂的门忽然猛地推开,一个熟悉的身影闯了进来。

    “夏凡,听说枢密府派人过来了?”

    急匆匆走进大堂的,正是广平公主宁婉君,她的声音略有些急促。

    “殿下?”夏凡意外的站起身来。

    辛物也连忙躬身行礼,“在下乃枢密府特派使者辛物,见过公主殿下!”

    “你来这儿有何事?”宁婉君盯着对方,怀疑的神情都快写在脸上了。

    “是这样,枢密府想要邀请夏府丞前往京畿一趟,参与即将举行的内部大典——”

    “不行,他不会去上元城!”公主毫不犹豫的打断道。

    辛物愣了下,“殿下,为何不可?”

    “这——”宁婉君也反应过来,自己的态度有些过于突兀了,“金霞城的事务诸多,万一府丞不在,邪祟谁来处理?”

    “可金霞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府丞坐镇,也没见邪祟在城中肆虐啊。恕我直言,殿下,对付邪祟这种事情,不至于要让一位百刃亲自负责吧?”

    “原来京畿府也知道夏凡只是名百刃。”宁婉君立刻又换了个说法,“一个四品方士没必要去凑太子殿下的登基大典吧?再说了,这事不应该由礼部操办吗?怎么让你来跑腿了?”

    辛物微微一顿,“哦?殿下也知道宫里头发生的事情?”

    “怎么,我不能知道?”公主皱眉道。

    “不,您毕竟是三公主,有能力打听到宫里的变故也正常。”辛物立刻低下头,“您说得没错,太子殿下的登基大典确实应该由礼部负责,但具体他如何办置,想要邀请谁参加,都和枢密府无关。上面希望夏大人能参与的大典,纯粹是枢密府内部之事,而且……我不认为他在去过京畿之后还只是名四品百刃。”

    “什么意思?”

    辛物拱拱手,“据我所知,能收到此邀请的,皆为枢密府核心成员。向上元以外的地方发送邀请,本身就是一件极为稀罕的事情。上一位得到此殊荣的方士,还是二十多年之前——而他现在,已是一名羽衣。”

    羽衣……

    宁婉君和夏凡不由得对视了一眼,那是枢密府最高的官衔了。能晋升一品的方士,除开自身能力非凡外,还必须对枢密府做出过巨大贡献。这场大典的性质和意义,居然重要到这个地步?

    “成为核心成员有什么好处?”

    夏凡刚说出这句话,便感到公主投过来了尖锐的目光。

    “对一名方士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前景了。不光施术材料可以随意取用,也更容易得到其他高品级方士的指点与交流。还有大启以外的各类术法知识,枢密府曾经记录的诸多研究,这些秘闻异录都会对您敞开。”说起这个,辛物的语气中满是羡慕之情,“何况这只是以前便有的好处,等到大典之后,您所获得的资源将难以想象!”

    夏凡心中一动。

    异闻秘录么……

    这莫非是一个获取青剑消息的好机会?

    他并没有忘记与黎的约定。

    “你说的大典到底是什么把戏?”公主有些不耐道,“既然跟太子登基无关,为何还要用这个叫法?”

    “我没法回答您的问题——怎么叫是上面的决定,至于它的具体内容,事实上只有真正的参与者才知晓。”辛物略微遗憾道,“我仅仅是负责传递消息,远没有资格接触核心成员才掌握的内情。”

    “这事要几天时间?总不会一直让我待在上元城里吧?”夏凡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怎么会,核心成员之间是相互平等的,并不存在谁统领谁。青剑、羽衣、血脉、身份……这些都是只是拿来给外人看的东西。”辛物展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仿佛在嘲笑这些称谓一般,如果大人您通过大典获得了他们的认可,就自然会名列于枢密府最高位阶上。那时候您想去哪里,想做什么事,都是您的自由。”

    京畿总府居然会搞这么一套宽松的制度?“那当大家想法不一样时,岂不是会……稍显混乱?”

    这已经是夏凡能想到的最委婉的说法。

    “那不是我能揣摩的问题,不过……”辛物顿了顿,“那些大人看起来都在为同一个目标而努力,最多只是方法上所有不同。若是您能加入其中,我想届时也会被他们的志向所感染。”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