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九章 探寻的契机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夏凡!”使者告辞后,宁婉君欺身上前,一脚踩在椅子边,上半身几乎快要贴到他的面前,“你不会忘记了自己答应过的事吧!?”

    在这个距离下,他能看清对方瞳孔中的自己,以及那一排纤细的睫毛。

    “殿下,太近了。”

    夏凡咳嗽两声,低声提醒道。他如果想拉开距离,只能用双手去推对方,但这个角度很容易碰到对方的胸口,因此他只能保持不动。

    “你冷静点,我还没想过要去京畿任职。”

    “可你没有拒绝他。”

    “我有我的顾虑,其实你也应该能猜到吧?”

    听到这话,宁婉君眼中浮现出颇为复杂的神色,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直起身子,脚也放了下来,“你不想让枢密府这么早察觉到我的意图?”

    “是我们的意图。”夏凡着重强调道,“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候,每延缓一天,对于金霞就强大一分。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城市的变化么?”

    这句“我们”让宁婉君的表情顿时软化了许多。面对夏凡的问话,她无法给出任何否定的答案,哪怕是街头巷尾的一介平民,都能察觉到金霞的蜕变,更何况是坐在凤阳山庄中俯瞰全局的她。

    机造局的武器、决定后勤的粮食、不断扩增的军队、仓库中日益丰满的物资……无论是哪一项,都呈现出蓬勃向上的势头。金霞城目前最缺的,便是一段稳定的发展时间。

    “你……说得不错。但即使是拒绝了枢密府,他们又能拿这里怎么样?总不可能立刻就据此认为我有反意,纠集手底下的方士进攻金霞城吧?”宁婉君略有不服道,“雷州的问题还没解决呢。”

    “这正是我担忧的地方。”夏凡叹了口气,“你有没有觉得,世家出问题的时间太凑巧了点?”

    “凑巧?”宁婉君沉下心来回想了片刻,“按方家的说法,应该是上面打算收回各个世家招收感气者的权力,但这权力是太祖皇帝授予他们的奖赏,枢密府显然从道理上站不住脚。”

    “道理讲不动,能说服对方的就是武力了。然而总府方士基本守在京畿,有任何调动都会落入他人眼中——至少枢密府本身是对天子直接负责的特设机构,理论上归皇上掌控。”

    宁婉君心头一动,“若要名正言顺的调动方士,高国入侵便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方士和和平时期负责根除邪祟,但在战时就是最精锐的军队……”

    她说到这里忽然打了个冷颤,“难道和高国勾连的除开佐安以外,还有枢密府?这一手计划的目的,是让总府能聚集起启国的方士力量,去对付六大世家?”

    “不能说肯定,可事实是雷州告破后,方家的家主就无法再卜算到其余世家的情况——除了枢密府在进行干扰外,我想不出别的解释。”

    宁婉君捏紧拳头,“为什么他们要做这种事情?即便能通过此举来瓦解世家的力量,可高国的入侵和那些逃难之民也都是实实在在的!”

    “这个问题除非亲自去问谋划者,不然恐怕谁都无法给出答案。”夏凡沉声道,“我们唯一可以知道的事情便是:现在枢密府有一大批方士正处于无人监管的状态下,这是一支游离在外的军队,而且远比申州驻军更难对付。”

    公主陷入了沉默。

    “我不知道枢密府在谋划什么,但总觉得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世家那么简单。”夏凡接着说道,“还有太子择日登基的消息也很古怪,加上皇宫消息被封锁,想要探明这期间双方的意图,或许去京畿看一看是最有效的方式。”

    还有黎师父的情报,说不定也能有所斩获。

    “唔……”宁婉君犹豫不定,她心里其实也同意对方的判断。此行在危险程度上不算高,甚至比她前往京畿更低。只要夏凡不公开宣称自己是倾听者,枢密府不至于为难一个大有潜力的年轻方士。

    她真正担心的是万一夏凡真被枢密府的条件打动了该怎么办。

    不过三公主很快意识到,这违反了她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原则。

    “你不会打算一个人过去吧?”

    “当然,若身后有人,出了状况也好有个照应。”夏凡想了想,“黎肯定得跟着,她不会同意一个人留在金霞。洛轻轻倒是很适合去京畿,可她的知名度不低,被人认出来的话就会很麻烦。剩下的选择无非是方家弟子和活死人了。”

    见他在认真考虑抽身问题,宁婉君的心又放下来了几分,“我借你一支百人小队,帮着打探郊外情况吧。一旦出现问题,从哪条道路离开京畿,哪边树林更适合藏身,你至少能心中有数。”

    “这是个好主意。”夏凡欣然道。

    “另外,样貌的事情你不必担心,还记得我来这里时曾化妆成上官彩的模样吗?那是李公公的绝活。”宁婉君耸耸肩,“要是有谁怕被认出来,可以提前备一套人脸面具。不过它只能改变五官,妖的特征是没办法隐藏住的。”

    “是吗?那就麻烦你了。”

    “但我有一个条件。”公主双手抱胸道,“你必须多和金霞城写信联系,并报告那边的情况。”

    “哦?我还正想试试讯音仪最大能将消息传多远呢。”夏凡想了想,“如果天线尺寸足够的话,说不定就没必要写信了。”

    “等下,难不成你想说,我可以在这里与你通话?”

    “电磁背景干净的情况下,这些讯息甚至可以传遍大陆。”他笑道,“如果我没遇上什么变故,每天都打一个电话过来汇报调查进展,如何?”

    宁婉君一时语塞,过了片刻后才转身哼道,“这不是你应该做到的事吗?总之,面对枢密府时别太大意了,他们终究是启国最难对付的一批人。”

    “放心,我心中有数。”夏凡点点头。

    如今的金霞城已逐渐步入正轨,即使他暂时离开事务局,各个项目也会持续推进下去。

    只要能让枢密府不惦记着金霞城,便是他此行最大的意义。

    另外他也很想弄清楚,京畿总府谋划的大典是桩什么样的戏码,跟他们选择在此刻对世家动手又是否有所关联。

    受高层邀约,亲自去看个究竟,或许正是一个恰逢其时的契机。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