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五章 「乾」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夏凡的目光跟羽衣对视在一起。

    那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脸颊和下巴上都能看到长短不一的络腮胡须,显然他并没有遵循发之体肤、受之父母的俗世规则,经常自己清理胡须,只可惜刮的手艺颇为粗糙,令他整个人都显得沧桑了许多。

    还有那双明显下垂的眼袋,以及较长的脸型,都使得他更像是一名落魄的江湖武士,而非枢密府的一品羽衣。

    “啊哈哈哈,介绍什么时候不能说,何须如此正经,你看把气氛都搞僵了!”对方挪过来拉着夏凡的胳膊坐下,又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你踏入枢密府的大门时,夫子就应该教过你,府内不那么在意礼节,所以放轻松点。这只是一场洗尘宴,你平时怎么吃饭,在这里就怎么吃!”

    这羽衣还真有点……自来熟的感觉啊。

    夏凡坐直身子,朝众人拱了拱手,“我是金霞府百刃,夏凡。外号嘛……”他想了下,“人称九霄天雷使。”

    “噗嗤——”玉玲珑顿时笑出声来,“九霄……天雷使?哈哈……哈哈哈,这还真是个威武的外号啊。”

    未夫人也抬起手来,不着痕迹的遮住了嘴唇。

    斐念则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夏凡,这个称号……你不必强求。等你成为了核心成员,过个几年自然会有人记住你的来头。”

    “你属震?”乾问道,“震术水平了得?”

    “应该不算差。”夏凡谦虚道。

    “那这个称号有何不可?”乾毫不在乎的摆摆手,“管它是别人起的,还是自己起的,能不能传出去都得看个人能力,既然如此,还不如自己先取一个更合心意的来着!”

    “我也这么认为。”

    “不错,你比斐念那小子有潜力多了。”乾连连点头道,“方士绝不是感气那么简单一回事,对事物接受能力越强,就越能在竞争中占据先机。我已经有预感,这次枢密府又要增添一位得力干将了!”

    “乾大人,您还是天枢使回来再做决定吧,”百展这时冷冷的开口道,“万一天枢使大人说不行,到头来只会让人家空欢喜一场。”

    天枢使?夏凡心中微微一跳,这是什么职务?枢密府里的官职不应该到羽衣就中止了吗?

    “我都说了是预感,你又何必纠结这些细节,怪不得到现在都只是个青剑。”乾哈哈一笑,“看着吧,这位小友估计只要一两年,就能超过你的成就。”

    百展嫌弃的偏开头,似乎再也不想搭理这位羽衣。

    打断乾喋喋不休的,是上菜的仆从——随着万灯宴正式开始,乾终于不再跟他磕叨,而是端起酒壶自顾自大喝起来。“想跟我喝的话就把杯满上,不想喝就吃菜!斐念,你记得把自己的同窗照顾好了!”

    “总之……乾大人就是这样,你无需放在心上。”斐念换位到夏凡身边,“自青山镇一别以来,你的表现还真是让我出乎意料。那时洛轻轻对你信任有加,我还以为她看走了眼,没想到是我小瞧了你。”

    “小瞧是人之常情,毕竟你是斐家弟子嘛。”

    直到这时,夏凡才有功夫打量剩下的三人。云上居士看起来年纪在二十七八左右,浑身打理的精致得体,就连眉角都能看出专门修整过。一身白底蓝边的云纹袍素雅又不失品味,和乾比较起来恍如两个世界的人。

    那名叫雨玲珑的女子也在观察着他,目光交汇时,她还特意吐了吐舌头。就岁数来看,对方恐怕和自己相当……换而言之,能在二十岁之前就当上镇守,其自身必定有不凡之处。

    最后一人未凰,穿扮风格则极有个人特色,虽是妇人打扮,头顶发髻高束,但衣服一点儿也不内敛。大红色构成了她的主要色调,收紧的长袍几乎完全贴合身材,将她的胸部完整勾勒出来。袍子没有衣袖,在肩膀处断开,使得她两条洁白的手臂暴露在外。脖子上则挂着一条雪白的绒皮围巾,显得华贵且端庄。

    她也是这寒冷季节里穿得最少的一位。

    一名羽衣,一名青剑,外加两位镇守,京畿枢密府还真是底蕴雄厚啊。夏凡心中暗道,还好洛轻轻当时没有选择直接杀向皇宫,仙术龙鳞虽强,但她终究只有一个人。

    “什么斐家弟子……”斐念自嘲的笑了笑,“这个身份散门或许羡慕不已,但在总府,身份是最没有意义的东西。”

    “来参加万灯节的方士,就这么一桌吗?”

    “怎么会,少说也有七八桌。像你这样被枢密府邀请的客人就更多了,我猜差不多有十来桌吧。”

    “这么多?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夏凡好奇道。

    “什么人都有。海外商人、方术士、上层贵族、流浪王室……只要对今后计划有用的,枢密府都会跟他们打交道。”斐念停顿了下,“但你是特殊的那位,辛物应该说过了,参加大典之人本该是由二皇子亲自来招待的。”

    “大典究竟是什么?”

    他摇摇头,“我和你一样,都是大典的参与者。在它开始之前,除核心成员外没人知道它的底细。”

    “那这次会面……”

    “就是为了让大家熟悉下你。对你而言,则是个地地道道的洗尘宴。”斐念笑了起来,“京畿枢密府是很神秘,但又没你想得那么神秘,关于待客的方法,基本还是和礼部相差无几的。”

    好吧,看来此行真就是吃吃皇宫特供,顺便在核心方士成员面前混个脸熟了。

    就在这时,广场上泛起了一阵骚动。

    夏凡注意到,宫墙上的火把数量陡然增加了两三倍。

    “来了,最无趣的环节。”乾放下酒壶,往嘴里塞了一片冬笋,“听他讲话不如听夜鸦呱噪。”

    他?

    大概是看出了夏凡眼中的疑问,斐念主动解释道,“是当朝太子,宁威远殿下。”

    “就算再怎么仓促,太子殿下也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百展平静的说道,“您这样的态度要是让有心人看到,只怕会连累我们,所以还请您克制一点。”

    “这里又没有外人。”乾看向夏凡,“我说……你对世俗权柄应该也毫无敬意吧?”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这是试探吗?

    夏凡微微皱起眉头,“为何这么问?”

    “因为你是方士,而且是被名录认可的方士。”乾扬起嘴角,眼中满是自信……甚至可以说自傲,“越是有潜力的感气者,便越是如此——他们信奉的东西只有一样,那便是自己的力量。”

    他缄默不语,这种时候无论同意还是否认,都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宫墙上的火把分开两列,只见一名身穿金龙袍的男子从夜幕中走出,站在了能同时俯瞰到墙内外人群的中央位置。

    他应该就是宁婉君的长兄——宁威远了,夏凡心想。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