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七章 事变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太子的侍卫此刻才做出反应。

    “有刺客!保护殿下!”

    四人争先恐后的拦在宁威远面前,同时拔出腰间的佩刀。

    但在黑光一闪之后,四名侍卫便拦腰断成两截。

    刺客毫不停留,越过被斩杀者,手中的黑光如利剑般刺向仍在惊愕状态的宁威远。

    就在这时,太子胸前爆发出一阵耀眼的虹芒!

    黑影避之不及,被这道绚丽的光彩喷了个正着,偷袭不仅没有得手,人反倒被震飞出去。

    突如其来的变化给了侍卫补救之机。

    太子被一堆人层层挡在身后,数十把手弩朝着黑影方向一顿攒射,刺客无处可躲,被射下宫墙,而在底下,一群闻声而来的卫兵早已拔出刀剑,将宫廷院墙围了个水泄不通。

    此事前前后后也就十余息时间不到,但无论是宫殿内还是宫殿外的人都亲眼目睹到了这一景象——太子殿下在万灯节上被行刺了!

    “麻烦了。”乾眉头皱起,“那家伙是枢密府的方士。”

    “什么?”夏凡讶异的看了羽衣一眼。

    “今年刚升的百刃,我记得姓张来着。”雨玲珑不解道,“既不属于核心成员,又非镇守级别,他是谁邀请进万灯宴的?”

    “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事恐怕要算到枢密府头上了。”百展叹了口气,“乾大人,待会御前侍卫找上门来时,还希望您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这事分明与我们无关——而且我也不认为那家伙有行刺太子的动机!”

    “但别人不会这么认为。”云上居士看了眼宫墙方向,此刻越来越多的披甲侍卫出现在广场内,周边的嘈杂声虽然居高不下,可人群毫无流动的迹象,这意味着宫殿出入口已经被封禁,所有赴宴者都被困在了这个地方。“接下来必定是调查和盘问,说不定还会有隔离监禁——不得不说,我们被人算计了。”

    “接下来怎么办?”雨玲珑问。

    “小子,你先走。”乾两只手抓住桌子。

    “我?”夏凡指了指自己。

    “不错,虽说不知道是谁谋划了这场袭击,但显然是冲着枢密府来的,你没必要搅和进来。”

    “金霞枢密府的府丞……不会被他们惦记上吗?”

    “哈,只要你不说,谁知道你是从金霞来的。”乾笑道。

    斐念像是看出了夏凡的疑惑,“我们邀请你时,并没有向礼部登记你的确切身份,你在他们眼里只是众多枢密府的客人之一。顺带一提,我们提供的身份也是伪造的,你现在应该是来自徐国的一位世家商人。这本身就是对客人的一种保护,没想到居然会在万灯节上派上用场。”

    “只要你不主动透露身份,他们就不会为难你。”乾掀起桌子,猛地甩在地上,装菜的碗碟顿时砸了个稀碎。这一举动让周围本身就惶惶不安的人群轰然炸开,争先恐后的朝四周逃散。“走吧,我们来日再见。”

    夏凡点点头,转身混入人群之中。

    而在视野余光下,已经有好几队人马朝着这边围堵而来。

    ……

    “你就是夏不平,对吧?”

    房门被推开,一位穿着锦袍的男子走入屋内,将一份名录放在他面前。

    夏凡想了半晌,才意识到这个名字指的是自己,“对,是我。”

    自从和枢密府成员分隔开后到现在已差不多有十一二个小时。所有赴宴者都被安排住进了皇宫旁的一处偏殿里——这里有许多单独隔开的小房间,大概是平时用来给宫里的仆从所用。因此在请众人入内时,礼部还专门派了好几名官员来协调此事,生怕这些受邀宾客和侍卫闹出矛盾来。

    “抱歉,昨晚的事情让你受惊了。”对方态度十分客气道,“我们已经核实过,你没有任何嫌疑,加上徐国商队的担保,你只需在这上面按个手印,即可先离开此地。”

    “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刺客一事已经解决了吗?”夏凡故作关心的问道。

    “哪有那么容易。”他叹气道,“一个刺客是小,刺客背后的组织、或者说他们的阴谋才是大事。贵客作为徐国人,还是不要打听这事了。另外,上元城从昨日起已经封城,你可以在城中自由采购,但还请不要变更暂住地址,万一有什么情况,鸿胪寺也好联系到你。”

    夏凡从侧门走出皇宫大院时,一辆马车已经在街道旁边等待。

    他不动声色的爬上马车,任由车夫带着自己缓缓上路。

    约莫一刻钟后,车子暂停了那么几秒,一个熟悉的身影爬上车来。

    正是枢密府的使者,辛物。

    “夏大人,您还好吧?”

    “并无大碍,你先送我回万景楼。”夏凡这时才露出了些许焦虑之色,启国太子在放灯时被刺,这消息肯定已经传遍了全城。他又因为戒严一事整晚未归,只怕黎她们都在猜测自己的处境。比起不想跟皇室正面起冲突的枢密府,客栈那几位可根本不认太子是谁的,万一黎和洛轻轻忍不住动手,情况就无法挽回了。

    “夏大人请放心,我已经派人通知过您的同伴,他们应该不会过于担心。”

    “……希望如此。”

    马车一路飞奔,一刻钟之后驶进了万景楼前庭。

    夏凡刚下车厢,便看到一个身影飞奔而至,当众将他抱了个满怀!

    那娴熟的姿态和气味已经揭示了来者的身份。

    夏凡不得不抽出一只手来,替黎按住歪斜的斗笠,免得她在大意之下让双耳暴露出来。

    还不等他开口,黎又松开他,双手抓着他的脸颊左右打量一番,似乎在确认他没有缺斤少两一般。

    洛轻轻、方先道等人也跟了过来。

    “我都说了他不会有什么大事,占卜术早就证明了这点。”

    “少爷,你不是说什么都占不到吗?”

    “占不到证明不可测的源头依旧没有改变啊。如果他不存在了,我的方术也就无懈可击了。”

    “如果之后有人因为这话要打你,千知可不会帮少爷挡哦。”

    夏凡看了眼众人,心中隐约有股暖流在涌动。千言的话或许没错,他是这个世界的异类,说不定到最后都不会有人真正理解他,但即使如此,这也毫不妨碍他们关心着他。

    “我们进去说吧。”夏凡点头道。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