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章 潜入计划
一本读|WwんW.『yb→du→.co
    “有道理。”黎倾身朝枢密府所在的区域望去,“那我们要如何才能进去?它外面都给士兵围住了。”

    “是禁军。”方颜妮小心翼翼补充道。

    “嗯,这也是计划能否成功的关键。”夏凡摊开一卷白纸,用炭笔在上面开始勾勒枢密府的轮廓。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

    “唔……你是在制作地形舆图吗?”千言打量了一会啧啧称奇道,“先战前侦查、再依实景制图,这是兵家小规模作战时至关重要的一环。你连这个都有经验?”

    那可不,夏凡心道,他曾穿过茫茫孤城,在废弃的核电站地区狙击过恐怖分子,也曾一靠一把龙骨弓悄无声息的屠灭过上古废墟,事前规划和看地图那都是基本功。“我只是觉得到时候制定起方案来,有张图能说得更清楚一点。”

    显然太子也知道枢密府非同一般,应该在出事当晚就控制住了此地,这时不光能看到街边上有禁军驻守,府内也有队伍驻扎。甚至就连总府大殿的楼顶,都能依稀看到弓弩手的身影。

    若想进入其中,与其说要通过枢密府那一关,倒不如说得先瞒过宁威远的耳目。

    “首先行动必须得等到入夜之后。”夏凡边画边说道,“最稳妥的进入方法是利用街边房屋的高度,直接从屋顶越过围墙,这样一来便不必担心留下脚印或其他追踪线索。白天的话四面街道都有人,很难不被发现,只有到了晚上,才有机会利用守备军的盲区潜入其中。”

    他在纸上的东南角点了两下,“这个拐角的盲区最大,即使安排有小队巡逻,也要完全探出墙根,才能看到另一面的情况。这个时间据观察至少在……嗯,半刻钟以上。”

    “千知可以将他们全部打晕,并且不被人发现!”小姑娘踊跃报名道。

    “但打晕的人醒来就会意识到守备出了问题。”洛轻轻沉思,“除非我们当天晚上就撤出枢密府。”

    “一天肯定不够,三四天都很正常。所以进去时不能惊扰到任何人。”夏凡指向房顶,“地面上的人不难避开,但这些驻扎在令部大殿顶端的侍卫很麻烦。如果再花一晚上观察他们的换守规律,留给这边搜查的时间又会少上一整天。”

    考虑到可能存在的敌人也在打枢密府的注意,因此行动自然是越快越好。

    “要不用坎术好了。”黎提议道。

    “可坎术的前提是看到对方。”

    “狐狸形态也能发动,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对一只狐狸过于在意吧?”

    “唔……你怎么看?”夏凡望向千言。

    “机会一半对一半。”后者毫不避讳道,“意志薄弱者确实可能忘记中术前的异样,不过有所锤炼过的人,一定会想起自己是如何陷入幻觉的。”

    当大家都在思索解决方法之际,方颜妮忽然举起了手。

    “呃……我或许有办法。”

    “哦?说说看?”

    见大家都将目光投向自己,她不禁有些卡顿,“我能……控制一些飞虫,比如黑蜂、花蝶之类,当然……蛇和蝎子也可以。若让它们去骚扰这些守卫,说不定就可以逼得对方暂时离开自己的位置。”

    “现在去找毒虫的话,来得及吗?”黎好奇道。

    “不用找,方家人一般都随身携带着。”方先道替自己的师姐回答道,“她头上戴的银冠饰里,就养着毒蛇和黑蜂。”

    大家齐齐吸了口凉气。

    方颜妮脸颊刷的变得通红,似乎有些后悔开口了。

    “咳咳,原来方家还有这种秘术,真不愧是……六大世家之一。”夏凡宽慰道,“如果能顺利进入府内,你当属头功!”

    “不过录部本身应该也会防范特殊的侵入者吧?”洛轻轻沉吟道,“像京畿府这种地方,十有八九不会用常规手段来充当门禁。”

    “你说得不错哦。”千言轻笑起来,“那里可是集各种陷阱机关、法器于一身的重地,如果擅自闯入,哪怕是高品级方士也会有性命之忧。”

    “你怎么知道?”夏凡挑眉。

    “因为我以前进去逛过……嗯,很久很久以前。”

    好吧,夏凡闭上了嘴,这种时候只要给对方递烟戴墨镜就完事了。

    “那带上我一起吧。”洛轻轻主动说道,“至少我能观察到气的变化跟流动,寻常法器机关拦不住我。”

    夏凡点了点头。

    考虑到枢密府内一旦出事,外面的人根本来不及支援,他确实需要一名强力的伙伴坐镇身旁。

    “我肯定是要去的。”黎当仁不让的拍了拍胸口,她显然就没想过守在府外的可能。

    “看在你收留了方家的份上……我勉强陪你走一趟好了。”千言微微仰起头,“方家从不欠人情。”

    看到对方昂首的模样,夏凡忍不住拍了拍,“谢谢。”

    千言猛地捂住了头,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拍完后他才意识到有些不妥。

    “呃……抱歉,看你个头小就下意识伸手了……”

    “太失礼了。”黎按着他的头往下压了压,“这家伙经常犯傻,你不要放在心上。”

    “……无妨,我见过犯傻的人多了,不缺他一个。”千言淡然道,心里却有些奇怪——自己并没有太多被冒犯的感觉。

    大概是这百年来,绝大多数人都把她当做了不死之物的缘故?

    “千知也想——”

    千知还未说完,便被方先道捂住了嘴。

    “不,你并不想去。那里可不是能让你轻松闲逛的地方,你还是别去拖人家的后腿了。”

    夏凡亦有同感,他目光扫过众人,“既然计划已定,那就——”

    “等下,”黎忽然打断道,“我有疑问。使者辛物猜测的敌人,都是从西极那边来的异国人吧?”

    “目前有嫌疑国使者有四、五人,怎么了?”

    “我在想,万一真的撞见这伙人,他们又在密谋什么的话,岂不是会因为听不懂对方所说语言,从而错失一次获取情报的机会?那样会不会太可惜了点?”

    对啊,他差点忘了“正事”!

    要是真能偷听到什么有用信息,枢密府那边事后追问起来,他也会更好交差一点。

    问题在于,谁懂西极之语?

    夏凡首先想到的便是洛百科小姐。

    “这……”洛轻轻感受到他投来的目光,略有些为难道,“西极只是一个统称的说法,那边国度众多,语言也不尽相同。我仅对他们的一些风俗和习惯略懂皮毛,语言的话……尚未掌握。”

    不,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何需用这种自责的语气来回答。

    夏凡不由得对自己过去苦学八年然后不及格的外语测试成绩感到了一丝内疚。

    想来想去,这个问题也只有精灵有希望解决了。

    ——如果他能把讯音仪和天线架在枢密府里的话。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