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四章 强强联手
一本读|WwんW.『yb→du→.co
    雷球飞行速度并不快,至少远不及寻常雷电,倒有点像球状闪电的意味。

    不过夏凡显然不会在这种时候研究它喷出来的是什么,当行什发起攻击时,夏凡已经丢出一枚铜丝坠,在地面和四人之间拉出了一道流光电网。

    雷球也在这一瞬间,与电网碰触到一起!

    无论何时,电总是会倾向于朝着电阻小的方向流动。

    而已经被弧光打通的空气屏障,自然成了雷球能量最好的倾泻口。

    只听到一声炸响,它所蕴含的电能悉数被导入大地,灼热的空气在失去约束后轰的炸裂开来,但对于方士而言,这股热风已无任何威力。

    行什显然也没料到自己的攻击居然如此简单就被化解,一时间有些发愣。

    “我明白了!”黎松开捂住的耳朵,“这怪物皮糙肉厚,寻常攻击难以奏效,恐怕必须用火对付才行。这间房子标记为离火也是此意——只要能把火油泼到对方身上,再用离术点燃,应该就能解决掉这只精怪。”

    “没那个必要。”千言黑色的长直发渐渐竖起,仿佛逆向而生!她说话之间,周边温度都仿佛低了好几成,空气中出现了细小的白霜,“这种地方点起火来,纯粹就是拿命去赌,枢密府提出的建议,你最好一个都别信。”

    “我也同意。”洛轻轻上前一步,四把龙鳞在她身后依次展开,“非得离术才行?就算坚硬如石,亦有滴水穿岩的一天。”

    说完,龙鳞呼啸而出,像幻影一般将精怪团团包围!

    飞刃削切之下,行什的毛发、利爪迸射出大片火花,几乎照亮了大半个房间。这壮观的场景让夏凡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完全不搭、却又格外贴切的画面:一座联轴机床正在加工一件粗犷的金属原锭。

    怪物发出凄厉的吼叫声,想要逃脱这利刃牢笼,但寒霜平地而起,将它的双脚牢牢冻结在地面上,寸步也无法离开。

    不一会儿,飞溅的毛发变成了血液。

    再之后,是肉块与骨片。

    仅仅过了半刻钟,行什的叫声低沉下去,最终不再挣扎。

    龙鳞重新飞回到洛轻轻身边,轻薄的剑身上看不到一丝血迹。

    而眼前的精怪则完全变了个模样。

    它的身形依旧庞大,只是轮廓不再完整,但凡凸出的部位,基本都被削平,全身上下皆是深可见骨的伤口,胸口更是被剑刃凿出了一个大洞。

    显然洛轻轻不会对一只喜食人心的精手下留情。

    哪怕它生命力再强,到这一步也不可能活下来。

    夏凡心里忍不住生出感慨,大概是枢密府也知道,只凭死物的防御手段无法阻挡住真正的敌人,因此加入了活生生的防卫者。

    可惜这只精看似强大,但对手都不是寻常方士——一个乃寿命超过百年的活死人,一个为新觉醒的倾听者。在两人的联合进攻之下,压根就不需要讲究什么术法克制。

    当它淌出的血与大片地板混合在一起时,众人听到身后传来了轻微的嗡鸣声。

    四人互看一眼,快步奔至石门外。

    之前消失的通道又重现眼前。

    不过……通道的走向变得不同了。

    这一次,它俨然是往更底层的方向去的。

    “还是我先吧。”

    洛轻轻带头走进新通道,其余人紧随其后——约莫两三分钟后,大家感到眼前陡然一亮。

    一个近五百平的地下库房出现在四人面前。

    它整体呈圆柱状,高约七八米,墙面由一块块石砖搭砌而成。在这些砖墙上,能看到多个黑黝黝的门洞——它们应该就是其他通道的出口。不过从房间的陈设和状态来看,此地还没有被入侵过的迹象。

    换而言之,自打枢密府被封锁之后,他们是第一批抵达录部大殿底层的人。

    “这次走对了吗?”夏凡看向千言。

    “应该没错了,这儿就是录部底层中枢。”后者确认道,“看到那些柜子了吗?一些重要文档都会存放在此处。”

    “那还等什么,赶紧开摸吧——不,是检查才对。”

    话虽如此,夏凡却有一项更要紧的工作亟待完成。

    他放下背包,取出折叠好的天线。时间不等人——他需要抢在底层还未被更多人攻破前,将无线电接出去。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听起来很艰巨,但实际上这种地方一般都设有单独的通风井,不然蜡烛一点,底层用不了多久就能闷死人。

    循着时有时无的凉风,夏凡找到了一处被铁栅栏挡住的通气孔。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拆开栅栏,让黎变为狐狸形态,把天线一路架至井口外,中间的空缺部位再用铜线连接。最后选择隐蔽的位置,接上讯音仪。

    “行了,调试我一个人来就好。”夏凡伸手揉了揉黎的耳朵,“你去找你想要找的东西吧。”

    狐妖露出不安的神情。

    “怎么,好不容易有寻得答案的机会,你倒犹豫了?”

    “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她曾做好了投入数十年、甚至一生的打算。

    也正因为如此,她对一些“可能”还没做好充分的准备。

    “不管你找到了什么,都会有许多人陪着你一起承受。”夏凡低声道,“你不是以前那个只在夜里出没的独行侠了。”

    黎凝视他片刻,最终点了点头,“我去了。”

    “嗯。”

    假如狐妖的师父真是一名青剑,那就一定会在总府留下线索,不管是名录也好、事件记述也罢,只要确认了姓名身份,顺藤摸瓜找出其下落便不再是难事。

    夏凡将注意力集中到手头的事上来,他一步步提高讯音仪的功率,同时对着话筒反复询问——为了避免杂音泄露,他还特意将扩音器围上纸壳和棉布,做成了简易的听筒状。

    尝试了约莫十来分钟,夏凡终于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

    “嗞嗞……喂,是夏凡吗?”

    那边俨然是公主在传讯,而且受他影响,已经能熟练运用“喂”这个招呼词了。

    “没错,是我,总算能联系上了。”

    “所以……嗞嗞……你现在在哪?”

    “枢密总府,录部大殿底层中枢。”

    “你居然真潜进去了?”宁婉君的语气显得有些不可思议,“连我都没有到过那个地方。”

    “毕竟这儿如今只是个空壳而已。对了,不知精灵那边……”

    “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

    接着听筒那边出现了短暂的沉默,等再次响起时,已换成了赛妮亚大祭司的声音。

    “夏凡阁下,西极之地目前一共有四种主流语言,能听懂它们的岛民,我已经都叫到公主殿下的山庄里来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