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五章 所藏之宝
一本读|WwんW.『yb→du→.co
    ……

    这一搜就是一天两夜。

    不得不说,枢密府里藏着的好东西还真不少。

    比如说一整柜的法器图纸。

    夏凡发现自己看得懂的不多,但在千言和洛轻轻的分析下,认为这些法器都是可以用于个人作战的利器,有杀伤型的,也有防御型的。在柜子最底层,她们还找到了一套阵法设计图。

    夏凡决定让千言当场复刻,能抄录多少就抄录多少。

    在他看来,法器的本质是一种将气转化为能量的工具,能量可以用来杀敌,自然也可以拿来做别的事情。它只要求使用者了解其原理即可驱动,跳过了天性属类这个常规施术的鸿沟,哪怕最终功效因人而异,至少也能起到普遍适用的效果。

    除了摆放在柜子里的文档秘录,洛轻轻还在墙上和地上找到了好几个密格——它们同样带有机关,但都被龙鳞轻松化解。这些密格中盛有不少珍稀之物,例如罕见的陨铁、裹挟虫豸的琥珀,都算是方士渴求的强大药引。还有一些直接就是金银珠宝,不过比起前几种东西,已难以引起众人的兴趣。

    可惜的是,四人只能在中枢区域翻箱倒柜。洛轻轻能感受到这地方还连接着更多隐秘之处,但始终找不到开启密道的方法。

    另外,她还在一张幕布后发现了一扇厚重的铁门。

    此门的尺寸和寻常房门相差无几,门上光滑锃亮,还能看到油脂擦拭的痕迹,显然被保养得很好。

    洛轻轻用龙鳞从门缝处插入,依旧很难穿透门扉,这意味着它的厚度已经超过了半臂,哪怕用火炮都难以洞穿。

    大家合计一番后,夏凡接手了撬门工作。

    他在观察完锁孔后,将天线用剩下的一小截铜丝塞入孔内,再施展出一重流光术。既然是锁孔,必然不会考虑到电流能否畅通导出,每一个金属触点都能形成短路。如此反复近百次,锁具和插销最终都被电流带来的高热融成了软塌塌的半固态物质。

    接着他用力一撞。

    门扉轰然错开了一条细缝。

    闻声而来的众人齐心协力,将沉重的铁门一点点推开,一个新的小房间呈现于大家眼中。

    它约有五六米长宽,除开门这一侧,另外三面墙边都各摆放着三张木台,木台上方则悬挂着一个透明水晶方盒。

    不是每一个盒子中都装有东西,或者说其中大半都是空的,只有三个水晶盒中盛着一颗散发出黑色雾气的小球。

    夏凡凑近了才发现,那居然是一颗眼球!而且在雾气的包裹下,那玩意似乎并未死去,仍在左右转动。当他看清那是颗眼球时,眼球也盯住了他。刹那间,它周边的黑雾涌动得似乎更浓郁了一些。

    “录部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一看就让人觉得恶心。”黎皱起眉头道。

    “难道这里存着的东西是——”千言先是露出惊讶之色,随后快步上前,翻开木台上的书卷,面色微微一凛,“果然……”

    “果然什么?”

    “这个房间是用来存放仙术的。”她凝声说道。

    三人的手脚都不由得放轻下来。

    “仙术……你是指这些眼珠吗?”

    “老实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千言压低声音,“仙术在百年前就是术法界的最高机密,被人认为是天道的馈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倾听者的专属之物。我虽然说过,永国最后十年已经开发出传承仙术的技术,但具体是什么的情况,方家和我亦无从知晓。”

    “现在,我算是见到了实物——”

    她伸出手指,指向一只眼珠,指尖凝聚出尖锐的冰锥。

    “等下,你要干什么?”夏凡突然意识到她的打算,猛地抬起了她的手臂。

    冰锥如箭般射出,砸在了头顶的墙壁上。

    “放开我,我要解放他们!”

    “这里是京畿枢密府,你冷静点!”夏凡索性单手将她搂起,摆放到了远离水晶盒的一边,“还有……解放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明白吗?”千言咬了咬嘴唇,“传承的代价是前任持有者的性命,我以前一直在想,它到底是如何实现的,现在我明白了。积与气的糅合,用混沌来维持住意识不散,直到注入新的使用者体内——那不是一个单纯的眼珠,而是上一任方士的意识!”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他们被囚禁在这狭小的地方无法动弹……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只要不出现下一个继任者,他们就会永远如此。而其中的一些人,我或许与他们并肩作战过……”

    “原来如此。”夏凡理解的点点头,“不过别忘了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枢密府或许可以接受我们是为了调查才进入此地,但绝不会对仙术的损失熟视无睹。情况若是更坏一点,万一他们不认为仙术是被毁掉了,而是怀疑我们独占了仙术,那我们这辈子就别想离开京畿了。”

    片刻之后千言总算镇定下来,“……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做此事。”

    “如果他们真是百年前的人,意识也还保留着,那能不能让他们再活过来?”黎好奇道。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意识被混沌侵蚀还能恢复如初的例子,”千言摇摇头,“在死之前,他们会失去大半个自我,并一直承受吞噬带来的痛苦,仅此而已。”

    “除了这个法子外,就没有别的手段传承仙术了么?”

    “如果有,他们早就用了。”千言看向洛轻轻,“你应该很清楚吧?那些东西像突然出现在你脑海里一般,很难用现有的语言去形容。即便通过特殊的术法提取出来,也就像这书册上所记载的内容一样,根本不能被常人所理解。”

    夏凡翻开其中一本,打算看看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即使倾听者之间也不行吗?”

    “术法的原理各不相同,哪怕是倾听者,观摩一个截然不同的仙术也完全超出了其能力范围。”

    “是么……为什么我觉得自己能看懂?”夏凡不解道。

    “你说什么?”其余三人不由得一愣。

    “不是说立刻就能明白……但,多花点时间的话,我或许知道它在说什么。”夏凡喃喃道。在他眼前的,分明是一张复杂到极致的“电路图”。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