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六章 另一位“访客”
一本读|WwんW.『yb→du→.co
    “怎么会!”

    千言走过来,似乎想要确认他所看到的内容,结果只瞄了一眼便感到头昏眼花,不得不挪开视线。“呃——这是人能看懂的东西?”

    洛轻轻是第二个,她端详了好一阵子才微微摇头,“此种表述方式,确实闻所未闻。”

    只有黎看出了些许门道,“咦,这东西跟你画的讯音符,是不是有点相似?”

    “对,相似,或者说……这已不能称得上是简图。”

    夏凡的指尖循着“线路”走向在纸上摩挲——它无疑要比自己所画的符箓复杂得多,整整十来页,都绘满了器件和图例。一般人看到它的最初感受,大抵都会跟活死人类似,它极度规整的排布天生就跟自然心性相违背。

    在这张图上,尚有许多他不明了的符号与标识,不过这些印记之间明显有规律可循,并不是无法辨析的“涂鸦”。如果再根据术的描述与效果,说不定就能逆推出图纸所述含义。

    虽然不清楚枢密府是如何将仙术从持有者的脑海中印刻到纸上的,但没有学习过相关知识的人,根本不可能理解符箓的意思。

    那其他的仙术呢?

    夏凡走到另一个装有眼睛的水晶箱前,翻开木台上的书册。

    这一本的内容再次大变。

    它像是无数细丝构成的波浪线,有长有短,并且相互叠加。

    那不是他所见过的任何一种设计或构图。

    不过夏凡同样能确认一点,它绝不是随手瞎画出来的。这些波浪行进在各自固定的轨道上,在交汇处又会引出新的波纹,哪怕看不懂内容,也能察觉到它井然有序的美感。

    这些线段……是在代指某种波吗?

    他心中暗道,符箓是方术效果的表述,说不定仙术依旧在遵循这一规律——例如河边飘舞的杨柳,是风动的象征,只要看到其图景,便能联想到拂面而过的清风。照此思路想下去,这些符箓也一定昭示着某些图景。在知晓其含义的人眼中,它们不是电路图或波线图,而是更加具体的表象,就好比一串串晦涩的代码,在程序员看来宛如一名动人的女子一般。

    它之所以被称为仙术,是因为太过超前,以至于完全超过了人们的理解范围。

    那么提供这些信息的天道,又是什么?

    正当夏凡心中思绪万千之际,外面忽然传来的一阵闷响。

    四人对视一眼,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那声音怎么听都像是阀门机关运转的响动。

    有人跟他们一样,进入了中枢前的密室!

    “怎么办?”黎竖起耳朵。

    “先把外面的书柜复原,我们回预定藏身地点。”夏凡立刻做出了判断,“不管来者是谁,能不能通过密室,我们都得做好准备。”

    “那这间房屋怎么办?”

    “交给我来封死。”

    大家立刻分头行动起来,夏凡重新合上铁门,用之前开门的方法,将门扉与墙上的卡口焊死在一起。

    一阵匆匆收拾后,众人隐入中枢房顶的黑暗之中。

    尽管是砖石搭成,上层依旧交错着不少用来挂灯的木梁与隔板,这使得顶部十分适合藏身,而且还能根据敌人的动向,随时改变自身的位置。

    “现在情况怎么样?”大家都把目光对准了拥有最强听力的狐妖。

    黎也十分努力的贴紧墙壁,捕捉着远处传来的动静。

    “奇怪……”过了片刻她低声道,“那边几乎没有太多异响,至少我感觉不到有人在厮杀。”

    “或许已经结束了。”千言轻松道,“假若其他房间也是类似「离之间」这样的地方,对于闯入到这里的禁卫军来说和绝境没什么区别。石门一旦关上,等待他们的便是一场屠杀。”

    然而她话音刚落,低沉的轰鸣声再次传来。

    这一回,声音比之前更为清晰!

    “向下的通道打开了。”洛轻轻提醒道。

    其他人也放慢了呼吸。

    嗒、嗒、嗒……

    清脆的敲击声由远及近,传入大家的耳朵,夏凡从隔板间隙处朝下方张望,只见一位身形曼妙的银发女子缓缓走进中枢区域。在她背后,还有两名穿着全覆式盔甲的武士一路相随。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他们开口的那一刻,夏凡便意识到这不是六国语言。

    辛物还真没猜错!太子被刺一事中真有异国使者的影子!

    那么问题来了。

    太子到底是知晓这回事,故意利用对方来达成自己的计划,还是压根就不知情,全程被蒙在鼓里?

    夏凡启动了讯音仪。

    ……

    “这里就是存放整个启国秘密的地方?”护卫骑士驻剑停步道,“比我想象得要狭小。明明他们的宫殿都那么壮丽。”

    “你也知道那是宫殿,是用来向外人彰显实力的地方。”另一人打趣道,“这儿可不同,这是他们的裤裆。”

    “行了,我们时间不多。”奥利娜割破手指,念诵咒语。血液在指尖泌出,凝聚成鲜红的玉髓,“吞下它们。”

    后者舔了舔嘴唇,露出渴求的神色,犹豫片刻后,两人先后靠近大使,低头吮吸她的手指。紧接着,一股舒畅至极的低吟从他们喉咙中淌出。

    “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里,你们的所思所想将与我连接在一起,并获得我的部分智慧与灵识。现在,寻找我需要的东西。文书也好、实物也罢,只要跟「天道」的下落相关,就在心底呼唤我的名字。”

    “是,阁下。”

    两人随即在中枢里搜寻起来。

    奥利娜.奥坎也没闲着——她留在外面的傀儡无法取代真人,在禁卫军交接之前,她就得撤出此地,等到隔天夜里再来。因此这两个护卫骑士和自己,就成了搜索的主力。虽然有些大材小用,但她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归根到底,这里是启国的地盘,她又不能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启国太子身上,否则容易被人卸磨杀驴、导致前功尽弃,因此只能亲力亲为。

    幸运的是,太子如今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枢密府身上,这里虽有布防,却阻挡不了真正的有心者。没了那些烦人家伙的干扰,她总算有机会进入到枢密府中枢地带,验证一番自己的猜测了。

    “奥坎阁下,这本书里提到了天道一词。内容为十五年前,枢密府发起的一次远征,目的地为丰国的永冻地带——有传言在那里找到了永王陵的下落。”

    “永王……他们果然也认为那个统一王朝的暴君,掌握着天道下落的情报么。”奥利娜若有所思,“虽然一听就知道最后一无所获,但还是把这本书带走,回去详细翻阅看吧。”

    “是。”

    “另外,如果有记载永王消息的书籍,也一并上报于我好了。”她吩咐道,“如果能抢在六国之前找到他的陵寝,对我国来说亦算得上大功一件。”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