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八章 做戏做全套
一本读|WwんW.『yb→du→.co
    翻到下一页,书册明显被撕去了几页,看得奥利娜直咬牙,“这些人,怎么就不懂得保存记录的完整性?”

    “奥坎阁下,他们这是拿到了天道的实物?”

    “怎么可能!那是凌驾于神明之上的造物,才不会像记录里写的这般诡异可怖。而且它能实现人的全部愿望,危险从何谈起?”

    “那……此条消息就没有意义了。”

    “也不至于。”奥利娜来回踱步道,“天道……或者说圣杯,最容易诞生不可思议的东西。毕竟混沌乃原初之力,超越常识,甚至可以说越是难以理解的造物,就越有可能诞生自圣杯。他们的仙术也好,帝国的神术也罢,都可以归结于上天的馈赠。那么……由圣杯而生的东西,应该也能助我们找到真正的圣杯。”

    她拿起书册,重新翻看了一遍,“想想看,一个月之前上元城及周边出过什么不同寻常的怪事么?”

    两人冥思苦想了会儿,其中一名护卫骑士皱眉道,“不止南郊有座庙宇塌了算不算?”

    “庙宇?”奥利娜讶异道。

    “似乎叫清观寺吧?传闻那里年久失修,连大佛都给压塌了。”

    “你怎么知道这种事情的?”

    “我……勾栏去得比较多,”骑士略有些不好意思道,“那里的人就爱谈这些琐事。不过……当时此事还闹得挺大的,因为庙宇不小,垮塌对当地人来说实属有些不太吉利。”

    奥利娜脑海里忽然闪过太子对她说过的话。

    「这是我父亲的父亲所留下的东西……他相信来世轮回。」

    父亲的父亲——也就是天丰年间。

    换而言之,跟佛有关的雕像、寺院,都兴起于那个时段,而书册上所记载的神秘之物,也是在那一任皇帝期间送抵上元的。

    奥利娜猛地合上书,“这庙宇恐怕有问题!”

    “阁下?”骑士不解道。

    “想想看,如果打算在一个繁华的地方隐秘修建一座暗室,帝国会怎么做?”

    “先建一座教堂。”对方不假思索道,“并且号召由信徒来缴这笔钱。”

    “为何?”另一人问道。

    “这还用问吗?一是可以减少开支,二是他们会自发宣传这里即将多出一座教堂。”

    “不错,”奥利娜点点头,“那接下来暗室即将启用,想让人们再也不靠近那里呢?”

    护卫骑士恍然道,“说教堂中了诅咒,然后一把火烧掉?”

    “而在中原大陆,他们选择的方法是垮塌。”

    奥利娜把书本放进背包中,“这个寺庙,离上元城有多远?”

    “我没去过,如果驾马的话,我猜最多半个时辰吧。”骑士思忖了下,“但有一个问题,城中如今处于封锁状态,哪怕白天出城也需要特别许可。凭阁下的身份,要到一张出入证不难,可那位太子殿下也会因此知晓您的行踪。”

    “所以我们晚上过去。”

    “[ ]您莫非打算——”

    “正是。”奥利娜打断了他的话,“用飞行的话,半刻钟都不需要。”

    “我明白了,”骑士行了一礼,“我立刻去安排合适的起飞点。”

    “为了太阳神的荣光。”

    “为了太阳神的荣光。”

    ……

    “呃……他们真信了?”等人走光后,黎才眨巴着眼睛道。

    “不一定是彻底相信,但至少会亲自去验证一番。”夏凡飞速写好一张纸条,交到黎的手中,“快把消息传给辛物,说情况有变,他们的查验时间会比预想的更早!”

    借助精灵们的翻译,他没有忽略“飞行”一词。

    这意味着宵禁和封城都阻挡不了对方太久。

    “交给我吧。”黎转头将纸条递给了滚滚,后者“喵”的一声,撒腿便消失在通气井里。

    “呃……那家伙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送信时。我发现用起它来比我亲自跑一趟更快。”

    “好吧。”夏凡接受了现实,“接下来就看枢密府那边的表现了。”

    “不错不错,你的这场戏还真有点意思。”千言颇有些兴奋的捶了夏凡腰间一拳,她似乎很乐意见到异国人吃瘪的样子,“别说敌人,连我看到那些描述时,都会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你怎么想出来的?”

    夏凡倒抽口凉气,连忙捂住腰间,“咳咳……不过是利用了人心好奇的弱点,掌握技巧后你也能编出来。”越是遮掩,人就越想知道,语焉不详也能留出更多想象空间,加上一点点违背常理的细节,就能让人自觉构建出一副恐怖图景。

    当然,光有故事还远远不够。

    书页用红茶浸湿来做旧,靠易褪色的墨水来模拟出不同年份的字迹,这些对于枢密府的暗探而言都是拿手绝活。但它们都只能用于点缀故事,无法令其变成事实。

    因此一条可信的“线索”必须建立在现实的框架上。

    他用一整个白天的时间与辛物代表的枢密府沟通,在一连串可选事件中,最终挑出了清观寺作为切入点。按那边的说法,这事当时也算闹得沸沸扬扬,鸿胪寺里有人注意到的概率不低。

    如果对方没能领会这些编造出来的“细节”,他还可以用其他副证来加强使者的印象。

    结果证明,这位大使的专业水平相当不错,不仅手下里有人能记住京畿里发生的大小事件,自身的行动力也十分迅猛,几乎立刻就做出了决定。

    “我们只用在此等待消息就行了么?”洛轻轻问。

    “还可以顺便加大点搜刮力度。”夏凡摸出一个麻布袋来,“之前抄录是不想让枢密府发觉我们带走过文书档案,现在没这个顾虑了——先把那一柜子的法器图纸都装进来吧。”

    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天然的背锅人。

    ……

    该天晚上,奥利娜一无所获。

    当然,这并不是夏凡直接目睹的景象,而是辛物转告给他的结果。

    奥利娜离开枢密府没多久,鸿胪寺周边就起了火。火灾一直是大都城最需要提防的东西,为了防止意外,鸿胪寺关闭院门,并将所有使者都聚集起来。虽然两处起火点很快被扑灭,但奥利娜被限制在大院内,一整晚动弹不得。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