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九章 艰难的搜寻
一本读|WwんW.『yb→du→.co
    次日,辛物跟丢了奥利娜的行踪。

    紧接着寺庙遗址传来消息,确认了群岛大使的“到访”。

    直到天际微微破晓,奥利娜都没有再回到枢密府内。

    与曙光同时到来的,还有一份由滚滚背回的、长度多达四页的报告。

    「夏大人,请恕在下失职,我们多方盯梢,也没能发现她是如何抵达清观寺的。不过正如您所说,她在寺庙下方的地库中搜寻良久,显然是冲着“神秘物”去的。据事后统计,对方在此期间,破坏了十五个机关陷阱,打碎了六扇石门,我们的探子一共监听到了四次爆炸。」

    「不得不说,您的这条计谋简直——」这里有被墨水划掉的痕迹,「老辣至极。作为枢密府的“前实验基地”,遍地布满机关、易爆物和毒药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惜假意纵火只争取到了一天时间,不然我的同僚能做得更好。」

    「在没有人的郊外地带,奥利娜.奥坎的行动明显松懈了许多,这也使得她不再小心翼翼,引发的机关数量远远超过了方士考核的标准。差不多到寅时一刻时,她才离开寺庙区域,探子注意到她的情况十分难堪,爆炸让她的大使袍碎成了布条,浑身上下也尽是灰尘。」

    「可惜奥利娜的抗打击能力比我预期的更高,如此多的爆炸居然连限制她的行动都没做到,莫非她是艮属或泽属?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的脸上布满了疲劳。」

    「您的建议是,用大量机关消耗她的精力与体力,而不是用精密的脑力难题去让对方陷入沉思,现在看来是极为正确的选择。我之前接触的类似任务,皆过于强调计谋的合理性,这也给对手留下了破解之机。而您这种以陷阱和爆炸物为主要引导手段的计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只是您让我刻在墙壁的标语,更像是某些小时候流传的邪祟故事,它真的能对一名成年人产生负面影响吗?」

    「总之,如今藏于清观寺的第二条线索已被她查获,我也该去做下一阶段的准备了。」

    「您若有什么新的想法,请随时告诉我。」

    看完报告,夏凡脑海里不由得浮想出了群岛国大使当时的处境。

    举着火把在半塌陷的寺庙地下空间里缓慢前进,而她脚下布满铁钉与绊索,头顶房梁则悬挂着拉爆式的火药包。

    当然,这些东西并不会置她于死地——奥利娜.奥坎不能死在这种容易引发外交争纷的地方,因此无论是铁钉上的毒药,还是火药的分量,都被控制在致伤而不致死的程度上。

    尽管她一路忍受着机关陷阱带来的痛楚,但偏偏这些东西反倒在不断印证她的猜测——如果不是暗藏机密,谁会在一个破旧的废墟里装这么多防人之物?

    当她抵达最深处的房间,自然会发现那里已是一片烧灼过的废墟,显然这个地方作为新的存放地点并没有维持太久,便已遭到破坏。

    而四周的墙壁上,到处都可看到用血刻出来的字符。

    「放我离开!」

    「痛苦!」

    「远离这个东西!」

    「它……要来了!」

    不管她会如何猜测房间里发生过的事情,想必那都不是什么好的画面。

    夏凡轻笑着放下了报告。

    “快说说看,你留下的新线索是什么?”千言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不会是另外一座废墟吧?”

    “上元城附近哪有那么多适合布局的地方。而且直接留下地址线索,场景又与清观寺相近的话,很容易招来怀疑,所以我只让他们在墙上留下了一个符号。”

    “什么符号?”

    夏凡在手中画了一个六边形蜂巢印记。

    黎的双耳微微一抖,“这是高山县后山里发现的永国设施。”

    “是古代方士语。”千言更是直接说道。

    “什么意思?”

    “我也不太明白,这种语言只流传于少数人之中,永王和他的部下便是其中之一。”

    “莫非上元城周围也有这样的设施存在?”

    夏凡点点头,“我也是跟辛物打听过后才知道,它们不只存在,而且枢密府还将其当成了郊外据点。只是里面跟邪祟有关的实验设备皆已被拆除,其保密程度也不算高,五品试锋以上的方士即可使用。”

    “你想把群岛使者引到这些设施里去?可他们不一定知道的就比五品方士多啊。”

    “他们会想到这上面来的。”夏凡胸有成竹道,“辛物不是说过了吗?之前就发生过好几起海外使者刺探枢密府情报的案件,泄露的消息里就包括两处青铜洞窟改造而成的据点。”

    没有什么东西比自己截获的情报更为可信的了。

    当她看到墙上独特的符号时,自然会跟据点联想到一起,而亲自过去瞄上一眼,也花不了她多少功夫。

    当然,夏凡会尽可能延长这一过程。

    他开始给辛物写回信。

    爆炸物和毒药收效甚微?

    没关系,他这里还有一份超强迷药的配方,无色无味,嗅之即倒。在过去有限的运用场合里,它充分验证了自己的效力。

    第三天夜里,奥利娜再次出发。

    辛物在新的报告里提到,这次他们不仅布置了更多爆炸物和毒药陷阱,还在多个通风口处专门安排了迷药释放人员。

    结果令人震惊。

    奥利娜依旧坚持到了最后。不过她的那两名护卫骑士却没能跟她一同出来。方士们选择了继续观望,并没有对骑士动手,以免打草惊蛇。一直到四个时辰后,这两人才一瘸一拐的离开。

    辛物做出断言,当时奥利娜应该已经到了极限,所以才会舍弃护卫者先行撤离。同时,她也取走了伪造的“神秘物”——一截由青铜和珊瑚拼接而成的方棱柱。

    第四天,无论是枢密府盯梢者还是录部中枢这边,都没有见到奥利娜的身影。

    同时辛物托关系打听到,群岛大使似乎身体不适、在府内告病不出。

    第五天,依旧如此。

    只不过有人听到群岛大使府里传出了砸东西的破碎声。

    第六天晚上,辛物的报告终于有了变化。

    「夏大人,奥利娜.奥坎朝枢密府来了!」

    ——————————

    喜欢这本书的亲们,类似的可以去看看熊狼狗的《旧日之箓》:)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