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三章 大典揭幕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夜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豁口”。

    不是夜晚被取代,也不是巨大的光源点亮夜幕,而是穹顶中好像突然揭开了一块盖布,使得夜空的底色不再完整。

    接着一道金色的光芒从豁口中绽放而出,直射在奥利娜身上。受到光芒激励,她像是重新燃起了斗志,挣扎着站起身,朝枢密府方士张开血盆大口。

    “所有人都让开!”雨玲珑发出警告道。

    话音未落,一条长达近百米的金色烈焰便从已从群岛大使口中喷出,它穿过人群和院墙,直射入隔壁的令部大殿,任何挡在烈焰路径上的东西,都如蜡烛一般融化、垮塌。

    首先遭难的便是离奥利娜最近的方士,他们瞬间便化作燃烧的纸人,皮肉在火海中剥落,露出下方焦黑的骨骼。其次是站在较远处用弓弩支援的总府侍卫,翻涌的热浪隔空点燃了他们的衣袍,令后方阵型大乱。

    即使是远离战斗区域的夏凡等人,也依旧感受到了晚风中吹来的灼热气息。

    “这是什么术法?”黎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你可以把它当做一类仙术,不过在西极那边,他们有专门的名称,那便是神术。”

    “神术?”夏凡下意识重复了一遍。

    二皇子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他一眼,“不问仙术问神术,看来你已经知晓仙术是什么了。”

    “这个……待在录部五六天,我也算是学习到了很多东西。”

    “放心,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求知不过是一个方士最基本的需求。”二皇子将话头转回正题,“对于那些海外王国而言,他们比起相信自己,更相信冥冥中的主宰,比方说各式各样的神祇。神术便是向神明祈求所获得的力量。”

    “等下,你的意思是……神在西极那边真实存在?”

    宁千世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你——信吗?”

    说完他将目光重新投向战场,“如果神像恒古传闻里描叙的那般不可战胜,那我们的围捕不过是徒劳之举,奥利娜早就应该脱身而去;如果神可以被战胜,那无论它叫什么都无所谓,不过是强大一点的对手罢了。归根结底,一切都得由实力来判定。”

    “而鹤儿在这场计算中,已经给出了答案。我们的胜算在九成以上——”

    奥利娜摆动长长的颈脖,想要将方士一扫而尽,但有一人挡在了她的面前。

    羽衣「乾」。

    夏凡惊讶的发现,这位枢密府最高品的方士,居然迎着金色火焰逆行而上,一把抵住了巨大的龙头,随后挥起手臂,一拳拳打在她的下颚上,砰砰巨响仿佛敲击在每个人心底。

    他并非免疫火焰。在激荡的“神火”中,他的半边身体也在融化,但另外半边却在重塑肉身。就好像他的体内暗藏着多具躯体,这些肉身从一侧钻出,接替原本被焚毁的旧身,重塑的速度竟然不比烧蚀慢多少。在火光与阴影的交相衬托下,他一身轮廓分明、经脉虬结的肌肉之躯宛若金铁铸造一般。

    这也……太夸张了吧?

    金霞一众人等看得目瞪口呆,如此惊人的恢复能力,就连身为妖的黎也相差甚远。

    这家伙真是人类?

    “乾术,掌生灵,通天意,象征生,又蕴含灭,是八门术法中最具有创造力的一类。”宁千世有条不紊的解释道,“而将其做到极致者,名字即代表卦属。”

    “他使用的不是仙术?”夏凡察觉到了关键。

    二皇子摇摇头,“仙术并不一定就强过方术,之所以称那些术法为仙术,是因为它们复杂万分,难以解析,所以用一个词统一概括之。但我个人认为,仙术和方术并无本质区别,倘若我们对世界的了解不断深入,我相信仙术原理也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他顿了顿,“不光如此,西极的法术、神术……也都只是不同理念下的方术,总有一日,这些力量都会被归纳到一个整体框架下,不再以地域或名称来进行浅薄的划分,而是全部都能为枢密府所利用。”

    夏凡必须得承认,这是一个十分超前的理念。

    能清楚的意识到这点的二皇子,哪怕自身术法水平不够高深,也足以成为方术研究中的一名核心人物了。

    金色的烈焰渐渐淡去。

    显然奥利娜已耗尽了全部气力,她无力再对抗眼前的男子,嘴角早就被打得血肉模糊,连獠牙也被对方生生掰断。

    她被迫重新变回了人形。

    此时的群岛国大使已不复最初的风光,身上的长袍早已破烂不堪,仅能堪堪遮住身体。鞋子、手套和头饰皆遗失在战斗中,遍布伤痕的双腿直接跪倒在冰冷石板之上,扎在一起的头发则洒落一地,和城外扎堆的难民没多少区别。

    两名侍卫从后方拥上,将两杆长矛交叉着刺入她的肩胛——矛杆穿透身躯后从锁骨两侧先后探出,如一把枷锁般锁死了她所有的活动空间。

    至此,奥利娜再也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现在你的罪行除了之前所述的几条外,又多了杀害方士和枢密府侍卫两条。”宁千世此刻才走到她的面前说道,“如果一开始你就束手就擒,又何须遭受这些折磨。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杀了……我。”奥利娜咳出一口鲜血道。

    “那可不行。对于枢密府而言,你可是上佳的筹码。何况,我也有许多东西想从你那儿获知。比方说你们散布在六国的人员,以及传讯密码……”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啊!”

    奥利娜话未说完便发出了一声惨叫。

    宁千世将她的一根手指整个折断,“你现在不愿意说,不代表之后不愿意说。听说妖的恢复能力颇为强大,这也省了我们不少功夫——至少我们不用担心,在得到答案前你会轻易死去。”

    随后他朝侍卫下令道,“把她带下去,关进地牢。”

    “是,殿下!”

    这事就算结束了?

    夏凡看了眼被拖走的奥利娜,为了对付群岛国大使,此番动静只怕连半个上元城都惊动了,接下来太子想必会暴跳如雷,京畿只怕会迎来一场风暴。而他想做的,仅仅是尽早抽身。想到这里,夏凡望向二皇子,“殿下,不知我现在能回去了吗?”

    “当然不行。”宁千世扬起嘴角,“因为大典已经开始了,这种关键时刻,怎么能少得了你的参与?”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枢密府外忽然传来了密集的嗒嗒声,宛若一场声势浩大的敲鼓演奏——不对,夏凡意识到,那不是鼓声,而是马蹄蹬踏地面的声响。

    他转头朝门口望去,只见一支身披黝黑铠甲的骑兵整齐穿过枢密总府外的长街,直至缓缓停下。他们高举的旗帜上,绣着一个硕大的“徐”字。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