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四章 共同的目标
一本读|WwんW.『yb→du→.co
    徐国……军队?

    夏凡忽然想起了雷州流民曾反馈过的消息。

    ——出现在雷州境内的,不止高国边军一家。

    但问题是,他们怎么出现在上元城内的?这里可不是金霞,作为大启首都,上元内有禁军常驻,数量在五到六万之间,不算多,但依托城墙防守绝对是一支令人忌惮的力量。

    徐国的骑兵能出现在这种地方,只能说……上元的城防出了大问题,或者说,形同虚设了。

    “所以……殿下说的大典,是指自己的登基大典?”夏凡冷静的问道。这种时候既不表示恭贺,也不表示厌恶,便是最合理的做法。

    “当然不是,这个大典属于枢密府,而我……不过是筹办人之一罢了。”宁千世沉吟了片刻,“夏凡……枢密府的目标对你来说,或许有些难以想象,但我们都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团结在一块,你看看大家——”

    夏凡原以为会听到一片奉承之声,但核心方士们并没有这样做。

    乾朝他比了个大拇指。

    雨玲珑眨眼窃笑。

    独叶泷挥了挥双拳。

    颜箐则按着额头露出无奈的神情。

    还有未凰、百展……无论他们是何种表情,都表露着同一种意思——没有任何人强迫他们,他们皆是自愿为枢密府效力,并且乐在其中。

    「核心成员之间是相互平等的,并不存在谁统领谁。」辛物一周前的话跃于耳边。

    “你就是夏凡?唔……比我想象得还年轻呢。”

    忽然,一个略有些稚气的声音从他身下响起。

    夏凡放低视线,才发现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个小姑娘,“你是……”

    “鹤儿,”对方笑着回道,“他们都叫我鹤儿。欢迎你来到京畿总府,等大典结束之后,我再好好给你算算。”

    这人就是二皇子口中的鹤儿?夏凡心中暗忖,看上去顶多才十来岁,还不及洛悠儿大。这样的人竟能参与到枢密府的核心事务中来?

    “呃……你想算什么?”

    “很多啦。”鹤儿掰起手指道,“你最适合担任什么职务,和哪样的敌人作战胜率更高,又有哪些缺点和不足。如果情报足够多的话,算姻缘也不是不可以哦。”

    “殿下,探子回报——”这时一名侍卫传讯道,“宫殿大门已经全部封闭,京西路、朱雀大道、福旺街三处发现禁军部队。”

    “看来我哥哥还没有放弃。”宁千世叹了口气,“我都说了,会助他登上王位……可惜了这些军士的性命。”

    “让太子登上王位?”夏凡不由得有些意外。你连外国的军队都放进京畿了,然后在这里说不打算夺权?就算你的部下同意,这徐国骑兵总不可能答应吧?

    “怎么,你觉得我想要戴上那顶金丝珠帘方帽吗?”宁千世笑了笑,“走吧,夏凡,跟我一同去皇宫。还有……不要让国号妨碍了你的想法。这世上并没有什么徐国黑骑,也没有高国边军,一开始你会感到困惑,不过这会让你站到一个更高的山峰之上。”

    “我们跟他一起去。”黎忍不住出声道。

    “这可不行,”颜箐冷声阻止道,“唯有被名录收入,且次序排列在前者方可参加大典。”

    “不必担心,你们先回万景楼,我忙完这边的事就过去。”

    黎还想说什么,却被洛轻轻一把拉住了,“明白了,那我们先行告退。”

    “出发吧。”夏凡朝宁千世点点头,事已至此,他已没有后退的可能,稍露怯意都会引起对方的怀疑,何况他自己也很想知道,二皇子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出了枢密府大门,宁千世举起手来,“黑骑军听命,换旗!”

    “喏!”

    数千名铁甲骑兵齐声应道,声势宛若滔天巨浪。周边的居民显然听到了这番动静,但没有一个人敢点燃油灯,探头张望。

    即使是他们,也已然明白——今日的王城绝对不会太平!

    上百面高国旗帜被扔在地上,仿佛它们毫无价值一般,而新换上的旗帜清一色黑底金边,中央绣着七颗银星。

    “进军,上元皇宫!”宁千世下达了作战指示。

    ……

    从深夜一直战至第二天午时,城内的喊杀声终于渐渐平息。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

    即便是夏凡也能看出来,禁军处于压倒性的不利地位——他们大多是步卒,在宽阔的大街上根本抵御不住骑兵的冲击。同时手头缺乏足够多的长杆兵器,靠刀剑和骑兵近身搏杀更是难上加难。

    而抹消最后一点悬念的,则是枢密府的倒戈。

    一方有大量方士支援,而一方只能靠自己作战时,结局已不言而喻。

    在宁千世“投降不杀”的口号下,仅有少数几支部队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六成以上的禁军成为了二皇子的俘虏。

    高高耸立的宫墙也没能挡住方士前进的步伐,无论是艮术还是泽术,都能破开大门,让军队长驱直入。

    宁千世一行人绕过皇宫广场与太和殿,一路击溃几股死士阻挡者后,走进了太子殿下的东宫之中。

    推开内院房门,夏凡看到一名身形魁梧的男子端坐在一张红木椅上,旁边的圆桌上摆放着一碗微微冒着热气的红茶。

    “太子殿下,原来你在这儿。”二皇子拱拱手,缓步走到他的跟前。

    夏凡也在一边打量着此人,比起上元节那天登上宫墙当众演说时的模样,此刻他无疑憔悴了许多,眼袋凸出,双眼中有血丝密布。这一天一晚对他来说,应该和惊天巨变没什么区别,先是关押的方士打破禁制、出走皇宫,接着是上元城四门大开,放任骑兵入城。他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面对一边倒的局势都无济于补。

    但即使如此,宁威远也不想表现得太过怯懦与低微,他的自尊不允许他这么做,“二弟,这就是你所谓的对皇权没有兴趣?好一个不愿兄弟阋墙,你能布下此局,怕不是十多年前就在谋划这一切了吧?”

    “准确的说,是九年前。”宁千世没有否认。

    “呵,我就知道你始终垂涎着父亲的王位——我只是没料到,你能将父亲都无法彻底掌控、整体宛若一盘散沙的枢密府整合到一起,让那些高品阶方士唯你是从。”宁威远捏紧拳头,“如果没有他们,你赢不了我。”

    “我没想过要赢你,我的目标也不是你……或者说,不是大启这一国之地。”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什么意思?”

    “大兄,百年前的分裂是错误之举,是面对强敌时的无奈选择,许久之后众人才意识到这一点。”宁千世缓声道,“不过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如今,已到了修正这一错误的时候。”

    他张开双臂,稍稍提高音量,“六国将重新归于一统,徐、启、高、丰、台、茂之间不再有国别和国境的划分,从今以后,中原大陆上就只有一个王国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