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五章 六国七星
一本读|WwんW.『yb→du→.co
    “六国归一?哈、哈哈……哈哈哈!”宁威远大笑起来,“二弟,就凭大启这点力量,你想让整个大陆都听你号令?”

    宁千世却没有笑。

    他只是静静的注视着自己的长兄,直到他的笑声一点点低沉下去。

    太子意识到了一丝不对,边境的高国军队除了攻陷一座又一座城市外,好像确实没有传来任何劫掠的消息。还有这消失许久又突然现身于京畿的徐国重骑兵——没有辎重,没有后援,在异国土地上能做到隐秘行动,除开境内有人接应外,自身的克制与令行禁止也是十分重要的条件。

    问题是,侵略之敌为什么会克制自己?

    “大兄,他们当然不是听我的号令,他们都在遵照各自枢密府的命令行事。”二皇子坦然相告,“另外这不是一个关于未来的计划,等到启国并入后,这副拼图就已经完成了八成。最后一块是茂国,现在丰国和台国的军队正在那边执行自己的任务——一如启国里发生的事情一般。”

    “这……这怎么可能!?”宁威远目瞪口呆道,“此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具体开始行动是数十年前,但要说这个想法何时冒出来的,应该也就在永朝覆亡、各地邪祟平定之后不久吧。”

    “荒唐,那时候你甚至还未出生!”

    “这个计划自然不是因我而起。事实上我接触到它时,它已经暗中推进很长一段时间了。”

    如果要说惊讶,夏凡心中的讶异一点不比宁威远少多少。

    虽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永国瓦解后不久,方士们就开始构思重新一统的可能,这说明他们都认为合比分好。那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一开始又选择了帮助这些初代君主与永王对抗?

    过去可是倾听者当朝的年代,朝堂上坐着的有一半都是感气者,就算永王暴虐,那也比现在无法接触朝政要好啊。

    “父亲知道这件事吗?”太子咬牙道。

    “在万景楼事件前,他只知道部分内情——比如天道存于世间一事。那也是他对枢密府犯下的最严重一次损害。之后枢密府肃清了内部的反对者,我亦是那时候起开始接管枢密府事务的。”宁千世放低声音,“父亲之后一蹶不振,尽管有想过利用世家来对抗枢密府,可对我们来说,世家本身就是要取缔的一部分,他的那点小心思并不足以为虑。”

    “为什么,他可是你的生父啊!”宁威远吼叫道。

    宁千世叹了口气,“大兄,你伙同群岛国大使奥利娜.奥坎对父皇施展指使术时,你有把他当成父亲吗?更重要的是,我相信自己正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哼,每个人在行不轨之事前,都会给自己找好理由。”太子嗤之以鼻。

    二皇子却没有反驳他,而是转身看向夏凡,“不知你对今天这位群岛大使怎么看?”

    怎么看?

    夏凡思忖了下,仅凭第一印象的话,除开有些呆外,剩下的便是强悍了。

    毕竟为了对付她,枢密府青剑羽衣都没少派,其阵势比起对付倾听者只怕也不遑多让。

    “难缠的对手。”他回道。

    “不错,而她仅仅只是一名大使。”宁千世吸了口气,“如果我说西极那边的上位贵族都拥有类似的实力呢?”

    这句话一出,连颜箐等人都露出了讶异之色。

    “殿下,您确定?”

    “我记得不止大启,这几个海外之国往中原大陆派了不止一名大使吧?”

    “他们的人才多到没地方用了么?”

    宁千世摆摆手,“这也是我刚得知的情报。西极那边的情况跟百年前发生了巨大变化,以至于我们对他们的真实了解其实非常有限。比如圣翼群岛国,在永朝昌盛时期还仅仅是偏居一偶,现在已然成为了西极一霸。”

    “现在那边仍征战不断,可从他们开始有精力往大陆派遣使者一事来看,我猜要不了多久,西极诸国就会达成新的平衡。届时这片地区将会成为新的交锋点——不管各位愿不愿意,这都是时代的必然。”

    说这话时,宁千世的目光一直落在夏凡身上。

    “这不是大家早就明了的事吗?”

    “我们便是为了对抗他们才站在这里的。”

    夏凡意识到,这是二皇子在专门为他解释。

    “目前可以肯定的情报有两点——一,他们的快速崛起绝非偶然,其中「神明」这点关系重大。二,通过「神明」的联系,他们的多数感气者不需要多高深的水平也能施展神术。而作为上位者的妖类,更是个个如此。正是凭借此点,他们才在数十年时间里一跃成为不可小觑的对手。”

    “西极的上位者……都是妖?”夏凡问道。

    “或许存在个别例外,但绝大多数都是。这些妖以家族为中心,构成了西极诸国的贵族阶层。”宁千世摊开双手道,“现在你明白中原大陆所面临的处境了吧?一边是不断扩张、实力日渐雄厚的陌生族群,一边是分为六块、各自为政的大陆诸国。这便是枢密府为什么要抱紧成团,共同抵御今后可能到来之危机的原因。对于我们来说,分则亡,聚则生!”

    说到这里他看向宁威远,“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选择枢密府,而非太和殿里的那张龙椅了?”

    “呵,你是赢家,自然说什么都行。”太子捏了捏拳头,接着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端起了桌上的那碗红茶。

    不过还未等他喝下,颜箐已经甩出手中的锁链,将碗打得粉碎。

    茶水洒了宁威远半身。

    他怔了下后,忽然露出极为愤怒的表情,“宁千世!你这是什么意思?枢密府挂在嘴边的那些大道理我不想理会,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可即使这样你还不满足,还想要进一步羞辱我么!”

    “茶水里有毒,对吧?”宁千世长叹道,“何须如此,无论是父亲还是你,我都不想害你们的性命。”

    “然后把我们软禁在一辈子不见阳光的地方,还要时不时接受你的羞辱?”宁威远破口大骂道,“我就算败给了你,也休想叫我摇尾乞怜!”

    “怎么会,大兄。”宁千世一字一句说道,“我之前就承诺过,会助你登上王位,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改变这个主意。”

    “你说——什么——”宁威远长大嘴,眼睛中满是不可置信。

    “世俗依然需要一位稳定的掌权者,来满足民众的需求。你的继位可以帮助枢密府快速稳定局面,至少大家在接受真相之前,天子仍然是必要的存在。”宁千世拍了拍对方沾湿的衣襟,“至于我们……不再从府内挑选唯一的王,而是由六国七星共同议事,便是枢密府在百年间吸取到的最大教训。”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