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六章 另一扇门
一本读|WwんW.『yb→du→.co
    恋上你看书网,天道方程式

    “所以,你们需要一位傀儡皇帝?”宁威远咬紧牙关。

    “有什么不好吗?你能有尊严的活下去,能享受到帝王所能享受的一切。你不必担心边境战事,不必担心国库空虚,因为枢密府会处理一切。”宁千世侃侃而谈,“话说回来,纵使没有这种事发生,你坐在皇位上,就一定能随心所欲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六部里那些文官的最高宗旨,便是将皇帝变成他们的傀儡——当然,他们不会说得那么露骨,而是用更为动听的来粉饰。”

    这一次,宁威远缄默了相当长的时间。

    “如果我不配合呢?”

    “我不会杀你的,大兄。但那样一来,恐怕你就得真的深居内殿,长久不见天日了。至于继位者,还有宁婉君和宁楚南可选。”

    “宁婉君?”宁威远嗤笑道,“算了吧,她和我们的帐还没算清呢。若让她知道边军是你动的手——”

    宁千世打断了他的话,“同为感气者,我更希望三妹能加入枢密府,而非登上王位。不过宁楚南想必不会拒绝这个意想不到的机会。他既无感气能力,排位又是老四,本一辈子无望披上龙袍,现在有了转机,别说是傀儡了,哪怕是当狗——”

    “行了!”宁威远难以忍受的吼道,“我为什么要把这个位子让给那个废物?”

    “哦?你这是答应了?”

    此刻太子已经冷静下来,“既然你让我坐上去,那我就坐给你看好了。别忘了二弟,只要我还是众人眼中的天子,你就早晚有一天会后悔这个决定。”

    “如此甚好,枢密府也不希望扶持一位废物登上大宝。有时候一个明事理、懂得失的竞争者,比没有脑子的效忠者更能让人放心。”宁千世不以为意道。

    “哼……之后你打算怎么做?”

    “让你的登基大典尽快举行,然后你得在大典上公布六国同盟的消息——关于这部分内容,我们会有专人起草,你只要照着念出来即可。接下来是开放枢密府不得干涉朝政的禁令,以及更多我们要推行的新政策。”二皇子有条不紊的说道,“六国合一是个庞大且复杂的方案,想要做到整个大陆令通政行,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太子啐了口,“他国军队踏入京畿,转头就达成这样的协议,只怕在外人看来,我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亡国之君了。”

    宁千世不置可否,“那也比废黜要好。”

    “六部可不一定能接受这番剧变。”

    “不,他们会接受的。我了解他们。”宁千世信心十足道。

    “……”太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是了,我以前以为你胆小怕事,所以才远离朝堂,但现在才发现,你才是最冷酷无情的那一位。只要挡在你面前的人,你都会毫不犹豫的除之后快,那些文官的脖子又怎么可能硬过刀剑……”他仰头叹了口气,“我输得不冤。”

    “大兄,你累了。好好去休息吧。”

    宁千世拍拍手,两名侍卫步进房间,朝宁威远做了个请的手势。

    宁威远亦没再反抗,他站起身,迈过一地打碎的瓷碗,朝门口走去。

    只是在跨过门槛时,他忽然回过头来,“但只论目的、不讲情义的做法,迟早也会招来反噬。你们最好都想想——”这话太子显然是对着屋里的所有方士说的,“假如今后有一天,你们的目的不再一致时,最后会是什么下场。”

    ……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太子离开后,宁千世走到夏凡身前,“现在你知道,枢密府大典是什么了。”

    后者暗地里撇了撇嘴,“虽然没有浮灯、缎带和喝彩,但这消息确实要比皇室继承者登基震撼得多,我也算是不枉此行。”

    六国枢密府居然在幕后达成了一致,并推动大陆地区重新回到统一王国的状态,只怕说出去都没几个人相信。不过徐国骑兵和高国边军已经证明了这点——他们对待二皇子的态度,无疑表明了他们的幕后掌控者不是两国朝廷,而是各自的枢密府。

    “不过你真就放心让宁威远继续坐在名义统治者的位子上?据我在万灯节上的观察,他还挺受京畿百姓爱戴的。”

    “名义统治者?贴切的用词……”宁千世苦笑了下,“如果时间充裕,我们也想掀起一场更彻底的变革,但目前来说,统合各国感气者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世人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如果今天告诉他们世间再无君王,他们明日所想的不是那谁来管理我们,而是谁可以取而代之,成为新的帝皇。”

    他顿了顿,“至于宁威远,我并不担心他的威胁——七星枢密府已经在很久之前便开始暗中培养适宜参政的感气者,接下来他们会逐级替换掉地方官员。到那时文官便会发现,这个国家即使没有他们,也会照常运转下去。而他们要么加入,要么灭亡,正常人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这倒是一招釜底抽薪之计。

    如果枢密府自己就能培养官员,科举制度基本也就名存实亡了。

    前提是六国的感气者总数能稳定增长。

    否则如此庞大的国家机构,光靠人数就能把枢密府拖垮。

    夏凡决定问出那个最关键的问题,“永国到底是如何灭亡的?如果只是永王残暴无道,应该不至于让天下一分为六才对。”

    这里面暗藏的盲点,便是对方曾说过的“无奈之举”——它意味着方士和那六位创国之君并不在同一条船上,合作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你问询的……是枢密府的最高机密。”宁千世背过手走到窗边,凝视着略带阴云的天空,即便是正午时分,城里也感受不到多少温度。就在夏凡以为他不会再开口时,他忽然轻出了口气,“但你已通过考核,成为枢密府的核心成员之一,我没有理由拒绝你的提问。”

    “相传永王在术法上的成就无人能及,这也使得他在追求个人力量上的道路上越行越远,即使是邪祟能力的源泉——混沌,也被他视作获得突破的手段。直到有一天,永王凭一己之力打开了天道之门,那也是唯一一次有详细记载的、天道降临于世间的消息。而在此之前,都仅存于一些人的想象和描叙之中。”

    天道实际出现过?夏凡愣了下才回道,“这……对方士来说难道不是好事吗?”

    “当然没那么简单。”宁千世摇摇头,“他开启的那扇黑门,和此前书册中记载的描述皆不相同,浑身都散发出令生灵憎恶的不祥气息。后来方士才明白,天道不止一种,而他开启的,恐怕是另一扇门。”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