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三章 顶替者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两天时间里,各路资料陆续汇聚到斐念手中。

    首先是士考的登记信息里,上官彩并无任何异常,她在失魂冢通过考试,名次位列末尾。按照上官家的家世,她不大可能跑到边境之地去当一名籍籍无名的八品方士。

    其次是金霞枢密府那边的人员档案,确实记录着“上官彩”这个名字。而且身份、手续全部合乎规矩,财部那边还为此人按时发放过薪酬。

    可以说这些文书没有任何异常,如果不是上官彩重新出现在京畿,它都不会引起审核官的注意。

    不过即使如此,此事也仅仅停留在冒名顶替阶段。一个未能通过士考的感气者,与另一名准方士达成交易,代替后者前往地方枢密府任职,不说少见,但也上不了什么台面,查起来都嫌浪费总府人手和时间。

    ——若此事不涉及金霞城的话。

    毕竟目前为止找到的所有纰漏里,也就这一条跟夏凡最为接近了。

    可是,一个水平勉强过及格线的感气者,凭什么影响到夏凡这样的精锐方士?鹤儿的测算绝不是信口开河,名次上升必然存在某种具体的理由。

    “大人,您要的人我们找到了,她现在就在令部刑堂中。”一名下属向他报告道。

    斐念点点头,“我这就过去。”

    也许这名顶替者跟夏凡毫无关系,也许他一开始就找错了方向,但这种时候,他也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竭力而为之了。

    他不想让二皇子殿下失望。

    ……

    刑堂中燃烧着两盆炭火,将阴暗的房间映衬得更为森严。

    这里是令部用来严审犯人的地方,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镣铐和刑具,光是看着都让人心生寒意。

    被部下带来的女子就坐在两个火盆之间,她双手被反绑在椅背后,虽有挣扎却动弹不得。由于口中塞着布条,她只能发出细细的呜咽声,瞪大的眼睛中满是惊慌与恐惧。

    “你们是怎么抓人的?”斐念在一旁静悄悄的打量片刻后才开口问道。

    “回大人,属下利用她的朋友假意约她聚会,然后在无人厢房里动的手。”

    “很好。我们时间不多,争取速战速决。”

    在这之前,他已经将上官家的底细摸了个透——对方是家中六女,平日里颇受宠爱,因此性格骄横,在京畿也算女公子行列,平日里经常和其他世家女子参加诗会、游园等活动,应该没有经历过这等阵仗。

    斐念知道自己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不可能真正去逼问一名大户人家的女子,甚至伤都不能伤她一下。否则一旦激起这个阶层的反感和抵触,枢密府接下去的统合工作将受到不小的阻碍。

    因此他才选择了刑房这种极具威慑力的地方。

    这场询问必须在上官家察觉到女儿发生意外前完成。

    斐念大步走到对方面前,伸手抽出了她嘴中的布条,“你就是上官彩?”

    “这里是哪里!?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抓我?”她嘴里一空,顿时高声质问道。尽管措辞十分强硬,但微微发颤的语调暴露了她内心的惧意。

    斐念拿起火盆中的一根烙铁,在她面前晃了晃。

    后者立刻闭上了嘴。

    “从现在起,每个问题我只问一次。你的名字?”

    “上、上官彩。”

    “你知道自己犯了事吗?”

    “我……”她迟疑了下,不过看到那根红彤彤的烙铁后还是交代出来,“我只是弄丢了枢密府的赴任文书,这算不上什么罪责吧?”

    他还什么都没有提示,对方就主动提到了文书一事,看来十有八九是知情的了。

    “弄丢?”斐念突然厉声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前阵子太子殿下在众目睽睽下遇袭,背后就有感气者谋划的影子。枢密府正在全力追查此事,而上官彩这个名字也在谋逆嫌疑之列!”

    “怎么可能?”对方大为惊讶,“那人明明说只是想混一个八品官而已——”

    “那人是谁?”斐念俯身至上官彩面前。

    后者不由得向后缩了缩——这时她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但事已至此,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毕竟对方干的是谋逆之事,一旦沾上,家里只怕也救不了她。“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是通过中间人找上的我,我对她的底细一无所知。那份任免令我本就不想要,那人愿意花大价钱买下来,我就一口答应了。再说这样的事到处都有,不是么?”

    见上官彩开口,斐念知道自己的“威慑”已经奏效,他坐回位子上,改为安抚的语气说道,“买官确实到处都有,你会答应也情有可原。但此事涉嫌谋逆,性质就大不相同了。如果能协助我们查清对方的身份,你不仅无过,反倒有功。她还跟你说过什么吗?”

    “我们聊得很少,主要是谈酬劳一事。对了,她还让我在家藏上半年,尽量减少外出,不过我觉得一个边境地区的八品方士,应该没有人会去在乎。”

    “也就是说,你见过她本人。”

    “我们只碰过一面……”

    “如果你再见到她的话,能否立刻认出来?”

    上官彩想了想,“我想……应该没问题。”

    “很好,我会安排人来绘制肖像,你告诉他们基本特征,他们会画出与之相符的头部画像,你从中选出最接近的即可。”斐念将烙铁插回火堆,换上和缓的笑容,并替她解开背后的绳索,“既然你跟谋逆者无关,我们也不必在这儿谈了。请原谅枢密府的失礼,此案事关重大,令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他剑眉星目的面容让女子脸颊微微一红,“……我理解。”

    “感谢你的配合,我这就让部下送你去会客厅。”

    ……

    走出刑堂,斐念意外的看到了一个熟人。

    颜箐。

    “您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

    “殿下让我来看看奥利娜.奥坎的情况,如何恢复得不错的话,接下来的审问就没必要留手了。”她朝上官彩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人是谁?看上去不是该来令部刑堂的人。”

    斐念叹了口气,“殿下让我追查夏凡名次上升一事,此人或许与之相关。”

    “夏凡这人……难道还有什么问题不成?”

    “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能查清底细的话,总归对枢密府没有坏处。”

    “那你继续努力吧。”颜箐不以为意道。

    等到斐念远去后,她才收回视线,转身朝大牢深处走去。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