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不起眼的真相
一本读|WwんW.『yb→du→.co
    “大人,这便是根据那名女子的描述所绘制的肖像。”

    下属将一叠宣纸呈于斐念面前。

    斐念将纸张一一展开——为了减少误差,一般会有三到四名肖像师同时绘制一个人的头像,最后再由其中经验最丰富的那位将画卷整合成一张。这一次四幅画和最终图像都大同小异,从画上看对方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女子:个头在五尺左右,高鼻梁、宽眼睛,头发扎成扁扁一束,既不出挑,也谈不上难看,总之是一名看上去十分普通的女性。

    “上官彩呢?”

    “已经送出枢密府了。”

    “她没有什么怨言吧?”

    “是,她看上去已经接受了‘这是一场误会’的说法,还问何时能再与您见面。”

    斐念笑了笑,将画卷收入怀中,“这面还是不见了的好。备马,我要去见殿下一趟。”

    事情尚未查明,他当然不可能拿着这个就去向二皇子汇报。

    斐念真正要找的,是鹤儿。

    而鹤儿,总是会出现在宁千世身边。

    得到二皇子同意后,斐念在皇宫暖房的里屋中见到了那名总是一脸无忧无虑的小姑娘。

    “斐念,晚上好!”

    她正穿着一身鲜红的侍女衣,为暖房火炉添加着木炭,如果不是知晓她的能力,此刻她简直就跟一名最低品级的丫鬟没什么区别。

    “鹤儿姑娘,你好。”他恭敬的行了一礼,接着把肖像画摊在对方面前,“我想借助你的能力,来完成一次调查。”

    “你想询问万象棋谱吧?”鹤儿放下木炭篮子,“我是没问题啦,不过殿下答应了吗?他不让我随意使用这个能力。”

    因为这个能力对鹤儿的负担颇大,在一次使用后便会耗尽鹤儿的全部气力,万一再有需要用到天下棋局的地方,则只能等到次日之后。

    “殿下批准了。”

    “那就来吧,你应该已经想好要问的问题了吧?只能问三次哦!”鹤儿伸出三根手指。

    “是,这点我明白。”斐念点点头。

    “准备好咯。”鹤儿盘腿坐下,一只手放在画卷上方,微微闭上双眼,“仙术,万象棋谱!”

    澎湃的气浪从她体内涌入,那纯粹的气息宛若浪潮实体!很难想象,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居然能蕴含着如此强大的气,也不知道这是传承仙术所致,还是她天赋傲绝群山。

    当鹤儿再次睁开眼时,她的眼中有光芒绽放,声音也变得空灵悦耳,仿佛此时说话的不是她,而是仙术自身。

    “汝有何疑问,说出来吧。”

    斐念深吸一口气,“此女子参与的事情是否和夏凡排名变化有关?”

    “是。”鹤儿面无表情的回道。

    他心头一震,看来自己没有找错方向!

    如果说天下棋局是推演势力之间交锋的结果,那么万象棋谱就是对鹤儿所掌握情报的另一种问询。它同样无法给出过程,回答只有是和否两种,若是问及鹤儿尚不知情的内容,术法便会立刻终止,这也是为什么提问前要仔细思考三个问题的原因。

    这个肯定的答复让斐念心头大定,它意味着自己找到了那条跟夏凡有关的关键线索,且鹤儿的情报库中确实包含此人的信息。

    遗憾的是,他没办法直接询问出对方的名字。

    接下来两个问题必须尽可能缩小范围。

    “此人是否曾居住于内城区?”

    上元城分内外,越富有的人越靠近皇宫区域,而从上官彩接触的经历来看,对方手头阔绰,应该不会太缺钱。

    “是。”

    斐念感到自己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

    内城区包含四片住宅地和京畿皇宫,随便选择一处都相差不大。想到这里,他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此人不住在皇宫内。”

    “否。”给出答案的同时,鹤儿眼中的光芒顿时暗淡下去,“汝的问题,回答完了。”

    接着她摇晃两下,身子向一边倒去。

    斐念连忙上前两步,伸手挽住了小姑娘。

    “嘿嘿……你都问了些啥?疑惑解决了吗?”她的嗓音又变回了孩童时的声线,似乎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

    “差不多解决了,你帮了大忙。”

    “那就好……”鹤儿的声音低沉下去,“我……困了。”

    “好好休息吧。”斐念将她抱到软塌上,随后走出里屋,朝厅堂里正在执笔作画的二皇子拱手行礼,“殿下,我想要在皇宫中寻找一个人。”

    ……

    有了方向,搜寻效率顿时高了许多。

    很快,便有侍女认出了画中人的身份,“回、回大人,这名女子……有点像是三公主的侍女,秋月。”

    斐念精神一振,“你确定是她?”

    “这——婢子不太确定。”侍女有些畏缩道,“她的眼眉和嘴巴与画像有点差别,但脸型和高度都能对得上。”

    容貌可以作伪,考虑到她不愿暴露自身行踪,稍稍做了改变也不足为奇。

    为了验证这一判断,斐念直接招来了之前和三公主有过直接接触的嬷嬷与仆从——对于外人而言,公主侍女是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色,但对他们来说,那已算得上经常往来的熟客。

    众人皆认定此人正是秋月。

    但秋月自己不可能会想要成为一名方士。

    那么顶替上官彩的必然是宁婉君无疑!

    可公主以方士身份前往金霞城为什么会让夏凡排名上升?鹤儿到底还发现了什么,才最终导致了名录的变化?

    斐念感到答案离自己只剩下一层窗户纸的距离。

    他回到录部,重新翻阅关于金霞的往来文书。

    那里是三公主的封地,不管她是以公主的身份前往,还是以方士的身份前往,都应该无伤大雅才对。后者顶多是她玩心未泯,想要体验一番方术的生活罢了——

    等下。

    斐念的目光停留在那封公主因为高山县事件而替夏凡请功的文书上。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只盯着顶替方士这件事……或许有些太狭隘了,由秋月负责来与上官彩接头,意味着宁婉君完全可以不受士考时间的限制,先行一步离开京畿地区。而且枢密府确实无从知晓公主具体的离京时间,倘若她在两地士考开始之前,就已经不在上元了呢?

    一条新的思路在他脑中赫然敞开!

    那么公主会去哪里?

    斐念立刻调出青山镇的士考记录。

    在监察官一栏上,清楚的写着霸刑天的名字。

    而宁婉君借助此人的影响力,完全可以悄无声息的介入到士考之中。

    所以夏凡被调去金霞城,并不是偶然发生的事情?

    斐念只觉得脑袋中轰然一响——

    青山镇的士考成绩被人为更改过;宁婉君成为方士并不是因为个人兴趣,而是想要深入了解某人;她邀功的文书也非对方相救有恩,实质上是利益交换!所以才有夏凡后来的一路飞升,成为大启最年轻的府丞。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如果上官彩按约定一直低调蛰伏,或是枢密府没有整理新旧文书,这一切都不会表现出任何异常,但两者同时发生时,鹤儿的能力纠正了这不起眼的偏差,并将夏凡的排名重新作出了调整——不是提升,而是恢复他本应该在的位置!

    当然,斐念关注的显然不是这点。

    此事最关键的信息在于,宁婉君很可能提前接触过夏凡,并且在他成为方士之后,与他达成了某种协议。

    他们之间的关系,恐怕比远分封公主和救命恩人之间的交情要深刻得多!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