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五章 “空白地”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上元城,万景楼内。

    夏凡正在和宁婉君进行着例行通讯。

    “黎那姑娘……这几天还好吗?”谈完正事后,公主主动问起了狐妖的情况,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事。

    经历过这么多风浪后,她对妖的印象已大为改观。

    如果说之前对黎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是因为看在夏凡的份上,如今宁婉君已渐渐将这名姑娘视成了自己人。

    即使她自己都有可能未意识到这样的变化。

    “她只是一开始有些低落,不过现在好多了。”夏凡宽声道,“放心吧,她比你我想的都要坚强。用黎自己的话来说,她不仅知道了母亲没有抛弃她,还得知了对方的名字与下落,这已是以前不敢设想的进步。至于押送路上被邪祟所害一事,枢密府亦没有拿到确切证据,并不一定结果就真像他们所说的那样。”

    “是吗……这样就好。”宁婉君微微叹了口气,“虽说希望渺茫,但至少还留着一丝希望。”

    夏凡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怅然。

    在半个月前,面对西境沦陷的消息时,她也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可惜这场战败跟双方实力、计谋比拼无关。

    从一开始,边军就注定坐在了牺牲品的位子上。

    面对七星枢密府的谋划,霸刑天没有侥幸逃脱的可能。

    “呼——”公主吐出口气,将心态调整过来,“如今枢密府外散的方士都已陆续返回京畿,金霞的危机算是暂时解除,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再晚上半个月,只怕大雪就要封路了。”

    “什么时候回”已成了每次通讯对方必问的话题。

    好像她不每天叮嘱一番,夏凡就好像随时会跑掉一样。

    夏凡对此也有些哭笑不得,“最稳妥的话要等到太子登基之后,不过按枢密府放出来的消息,应该也就是三四天后的事情。听说邻国的枢密府也会派人过来参与庆典,届时二皇子想必不会放太多注意力到我身上。”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早点。”那边嘟囔道,“墨云又积累了一大堆问题想要找你解决。还有试验田麦子的生产速度有点超乎预期,城里已经有精灵在施展妖法的传闻了。你不在这儿,树舟大祭司连个可以沟通的人都没有。另外,学堂第二批招生来报名的人数比预计的多出数倍,枢密府大堂都快容纳不下了。房子我可以让李公公安排修建,但授课夫子的问题怎么解决?对了,盐场那边……”

    “停停停,殿下,您别说了。”夏凡连忙打断道,“只要找到机会,我就立刻启程,绝不会在上元城多耽搁一天。”

    “嗯。”公主的语气总算满意了些,“记住你说的话。”

    结束传讯后,夏凡不禁揉了揉额头。

    一座城市的理想状况,是能在脱离任何一个人的情况下都能自我有序的发展,金霞城显然离这个理想情况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至于宁婉君所说的这些问题,大多是城市高速发展的后遗症,民众固有观念跟不上日新月异的变化,自然会产生各种矛盾与摩擦。但这些问题无伤大雅,只要蛋糕做得足够大,矛盾就能被压制下去,直到新一批接受能力快的人成为城市主流。

    唯独最后一点——夫子的数量直接制约着教育的推广速度,而教育又关系到人们的接受能力与城市的发展潜力,算是一个必须得重视的问题。

    不知为何,夏凡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雨玲珑说过的话。

    这么多能识字读写的女子,却只能困在阁楼中,以笑脸相迎往来陌客,这实在是太浪费人才了点。

    夏凡叫来了伙伴,“我们行囊里还有多少钱?”

    “我们?”方先道敏锐的捂住了腰间,“上元城的开销不应该是枢密府包办的吗?”

    “吃住是如此,不过我还想做些别的……”

    “好耶!是去市场看有什么好吃的吗?”千知抓住方先道的衣袍道,“少爷,快把钱拿出来吧!”

    “呃,一两、二两……我这儿有六两银子。”方颜妮已经老实的掏出了荷包。

    “你需要用钱做什么?”洛轻轻好奇道。

    “这个……我想去青楼逛逛。”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动作为之一僵。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方先道咳嗽两声,“我这儿还有点盘缠,不过此事应该私底下跟我谈才对吧?”

    “夏凡,那不是你该去的地方。”洛轻轻则义正言辞道,“你肩负着建立新秩序的重任,留恋风花雪月会消磨你的意志。”

    黎二话不说,已经亮出了爪子。

    “春楼有好吃的吗?”千知则一脸好奇。

    “不是大家想的那个意思。”夏凡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在想,既然金霞城能出现像柳如烟这样的女子,上元城未必就没有同样境遇的清倌人。”

    说白了,这是一片仍未开垦的资源,甚至鲜有人能察觉到她们的价值——毕竟该时代能识字的人群就那么几类,其中占比最大的是读书人,或者说由读书人延伸而来的官员、幕僚、账房、私塾夫子、管家等等……他们也是现行制度的得利者,想要获取这类人的支持难度太高。其次是世家弟子,他们衣食无忧、不愁生活,去金霞城的意愿可想而知。反倒是攀附着读书人阶层而生、以讨好恩客为目的而学习的清倌人,反倒成了一个值得争取的群体。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原来如此。”黎收回爪子,“你想替这些人赎身吗?”

    “那至少得准备好几千两银子才行。”千言摇摇头,“上元城从不缺豪商巨贾,想靠钱来换人的话,我们这点盘缠只怕是杯水车薪。”

    “表面上的金额不过是青楼哄抬身价的手段罢了,实际上他们可以接受的心理价格远低于此。”夏凡说道,“另外柳如烟曾和我提过,青楼中有不少女子自己就有赎身的能力,对于她们来说最大的茫然与担忧不是离开青楼,而是离开之后能去哪里。”

    “如今的金霞城能给予她们这份答案。”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