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六章 奇怪的客人
一本读|WwんW.『yb→du→.co
    ……

    “你听说没,三楼来了个奇怪的家伙。”

    “诶,有多奇怪?”

    “不知道他跟红姐说了些什么,居然让红姐把阁楼里的姑娘轮流往房间里送,一去就是一二十位!”

    “这人……未免也太俗气了吧,他当是在集市挑菜呢。”

    无双阁的大堂里,一群十来岁的姑娘围在一起,正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刚刚发生的怪事。这个点离开门迎客还有一段时间,能提前入内的,都是大有来头之辈。这些人凭借关系和财力,抢先挑选中意的女子,定下合适的厢房,在此地算是屡见不鲜的事儿。可像那人一样把大批女子都叫到房里的,姑娘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余霜雪也接到了等待的通知,不过她并没有和那群小丫头凑到一起,而是独自坐在长桌一角,静静品着茶水。

    她在无双阁里待了太长的时间,早已明白一些道理——任何时候都不要公开对客人评头论足,至少不能让大家都听见。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正好厌恨你、又恰巧得到客人喜欢的对头,万一多余的话传到客人耳边,对方又颇有权势的话,接下来的日子就有得苦头吃了。

    “余姐,你在这儿啊。”忽然,一名穿着桃红色开襟短裙的漂亮姑娘趴到她的面前,“没想到红姐会把你也叫上。”

    说到这里她忽然后知后觉的捂住嘴,“啊……抱歉,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

    余霜雪不以为意的摇摇头,“无妨,我知道你心直口快。”

    “嘿嘿,还是余姐通情达理。”对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勺。

    这位粉红衣饰的姑娘名叫歆桃,今年满十四岁,才艺和容貌都是一等一的那类,传言中已经好几位豪客注意到了她,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她无疑能为无双阁带来丰厚的收入。像这样“前程似锦”的女子,理应不会和早已过气的老姑娘搅合在一起,可她偏偏有事没事就喜欢往余霜雪身边靠,对此余霜雪自己也觉得无法理解。

    她如今已经二十五岁了。

    二十五岁对青楼女子来说用风烛残年形容都不为过,哪怕她仍是一名清倌人,但在大家的眼里,她和冬天树梢上的枯枝败叶没什么区别。

    甚至新来的女孩都会好奇的打探,为什么无双阁里会养着这样一名老姑娘,毕竟按照惯例,到后面无人问津的女子,要么会转为嬷嬷,要么会当一名洗衣婆。当然,这是运气还算不错的,要是春楼不愿意收留,被赶出去的女子命运才叫悲惨。

    而余霜雪在大家看来,显然已接近这个结局。

    只有少数人才知道,她曾是无双阁当之无愧的头牌。

    “你说……这个奇怪的客人,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呢?”歆桃抬头望向三楼,满是好奇的说道,“我猜他应该身形健硕,腹部隆起;手指粗大、指节上戴满玉石戒指;眉毛比笔杆还粗,眼睛宛若铜铃。”

    “为何?”余霜雪挑了挑眉。

    “文人不都讲究一个情调吗?花前月下、孤男寡女……两人在一起才能品出那个味来,边上站一个都嫌多余。”歆桃分析得头头是道,“而这人一次叫上这么多,像走马观花一样挑选,肯定不是文人了,那模样自然就得往文人的反面去选。能让红姐如此配合的,想必是个十分有压迫力的人吧。”

    “不管他是什么人,反正待会就能见到。”余霜雪端起杯子,“说不定今天你的追随者又要增加一人了。”

    “我……还是不要啦。”歆桃抱住胸口,“那么厚重的人压上来,我会喘不过气起来的。万一他想对我做什么,一只大手一抓,我岂不是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他再堵上我的嘴的话……”

    “行了,打住。当我什么都没说。”余霜雪头痛的打断道,不得不说,新一代姑娘的想法和作风已不是她能理解的事情,特别是看到对方脸颊微微发红之后。“你平时就瞎想些这种东西吗?”

    “是啊,我还写成了好多故事,就是没给人看过而已。”歆桃嘿嘿一笑,“要不余姐……”

    “不了,谢谢。”余霜雪毫不犹豫道。

    “我、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小姑娘一脸委屈道。

    “喂,余姐,不知你怎么看?”这时,忽然有人将话题引到了她身上。

    “她只要有机会,应该谁都成吧?”

    “但那也得别人瞧得上她啊……”

    这几句私语声音虽然不高,却恰好能让大堂里的每个人都听到。

    人群中顿时泛起了一阵压抑的笑声。

    “对啊,她都二十五岁了……无双阁里这么多姐妹,哪轮得到她啊。”

    “真不知道红姐为什么把她还留着。”

    “她以前是头牌啊。”

    “假的吧,头牌会连红倌人都做不成?”

    议论声愈发多了起来。

    “你们在说什么啊!”歆桃忍不住站起身,朝众人嚷道,“这又不是余姐自己决定要来的,你们有疑问找老板娘去提啊!”

    “哟,这是哪里冒出来的萝卜头?”一名身穿翠绿色长袍的女子走到两人桌前,居高临下的俯看歆桃——她正是之前那个引导话题之人,在红倌人中也颇受客人喜爱,“原来是桃姑娘啊。这么快就帮着人家说话,是怕自己最后也会落到这个地步吗?”

    “这就不劳姐姐你费心了,”歆桃撇嘴道,“我才刚满十四,而你都已经二十了,怎么想都应该是你先担心这个问题啊。是不是已经有客人在嫌你皮肤不好,花容不再了?苏、大、姐?”

    “你——”这声大姐一出,翠袍女子的脸色顿时变了,“牙尖嘴利!”

    “承让,承让。”歆桃装模作样的拱手道。

    前者顿时无法忍耐下去,她一把抓起桌上的茶盏,就想要浇在小姑娘的脑袋上。

    不过杯子才刚刚举起,余霜雪已经抢先按住了她的手腕。

    接着是借势一拉。

    余霜雪几乎是抓着对方的手,将瓷盏拍碎在桌上。

    同时在这股力气的带动下,苏姑娘身子不由自主的前倾,扑倒于桌前,脸更是横着撞击桌面,差点就被碎掉的瓷片扎了个满面开花。

    望着眼前锋利的细小碎片,苏姑娘浑身都颤抖起来。

    “听好了,我为什么能待在这儿,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是我过去攒的钱足够多,多到可以让我花钱住在这儿——并且像这样的开销,还可以再维持十多年,明白了吗?”

    “我、我听到了。”

    “干这一行,做什么都不能冲着脸去,你要是下次再敢拿滚水泼人,我保证这个瓷碗会碎在你的脸上。现在,离我——远点。”

    余霜雪手一松,对方连滚带爬的向后跑去。

    “谢谢……”歆桃小心翼翼的松开护住脑袋的手,“……我又被你救了一次。”

    又?余霜雪微微皱眉,我有救过你那么多次吗?不过还未等她将疑问道出,三楼厢房的房门忽然打开,一群姑娘们鱼贯而出,看似竟没有一个留下来的。

    对方的眼光居然这么高吗?

    最后出来的是红姐。

    她朝楼下的姑娘们拍拍手,“现在轮到你们了,都上来吧。”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