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986 克洛斯,你猜的很准(第四更,求月票求订阅)
一本读|WwんW.『yb→du→.co
    金肆的嘴里冒着青烟,吐了口唾沫,指着三头龙破口大骂道:“你爸你妈,你爷爷奶奶,你全家一户口本都已经被我腌了,我本想给你个体面的收场,你居然不珍惜,你居然不感激!”

    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的看着金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啊?

    米凯拉则是在想,自己到底和什么上chuang了。

    三头龙重新长出一个头,依旧凶戾。

    嗯,和它妈咪一个德行,也许是它爸比。

    总之这不重要……

    不砍它几百次,它是不会怕,是学不乖的。

    三头龙的脑袋朝着金肆冲撞过来,还是老套路。

    “金!再来一发……再来一发……”

    眼看着三颗巨大的龙头冲撞过来,克洛斯急忙大叫道。

    可是金肆没打算再发尾兽玉。

    除非三头龙再发引力射线,不然的话,金肆是不会用自己的能量放尾兽玉的。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金肆的商业思维。

    眼看着三个龙头就像是三列列车冲撞过来。

    金肆抬起一拳,直接轰碎了正中间的那颗龙头。

    而巨大的冲击将三头龙巨大的身躯也跟着撞飞出去,直接将后方的能量塔残骸撞个稀烂。

    三头龙的身躯被废墟压在下面,并且因为受了金肆一拳,让它的有点缓不过来。

    天空中的雷霆再次为它充能。

    而此刻所有人看着金肆的背影,都有点毛骨悚然。

    他们的世界观又一次被动刷新了。

    金肆飘了起来。

    众人揉了揉眼睛,眼花了。

    下一刻,金肆像是炮弹一般激射出去。

    轰——

    废墟升起漫天尘埃,同时传来三头龙的吼声。

    巨响不断传来,在尘埃中,依稀能够看到三头龙狂乱的身影。

    雷鸣依旧在持续,万雷齐发。

    众人不得不藏到一块岩石下面。

    他们依稀的猜到了,半年前在阿基米斯山脉中发生的事情。

    两个怪物之间的战斗让大地都开始崩裂。

    众人只能不断的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一直过了半小时的时间。

    战斗突然停歇下来。

    三头龙的吼声也消失不见。

    金肆从尘埃中走了出来。

    手中还拖着一个巨大的器官。

    以猎人的职业素养,他们能够分辨的出,那玩意就是龙类怪物的肾。

    “呼……我终于把它打到缩卵。”

    “赢了?”众人呆滞的看着金肆。

    “侥幸赢了一把。”金肆将龙肾丢在众人面前:“今晚就吃这个。”

    众人看向尘埃中,那个巨大的,残缺不全的身躯。

    “金,你到底是什么?”

    “我有很多称呼,古往今来,很多书里都出现过我的名字。”

    “难道你是恶……”

    “看来你猜中了,没错,我就是光的使者,纯洁与善良并存,爱与美丽的化身,有着无限仁慈的天使。”

    Tui——

    所有人都默默的吐了口唾沫。

    “克洛斯,你猜的没错,我就是上帝老爷子派下来拯救你的。”

    “那韦斯利怎么死的?”

    “你放心吧,韦斯利虽然死了,可是他的灵魂去到了他应该去的地方。”

    “你是说天堂吗?”

    “不,我亲自将他的灵魂送入地狱去了。”

    克洛斯深吸一口气,知道金肆在胡扯,所以他决定终止这个话题。

    至于金肆说自己是天使。

    克洛斯觉得,除非上帝老爷子是全投奔地狱了。

    “阿喵,这个蛋你给我做成蛋炒饭。”

    “这是肾,不是蛋。”阿喵回答道。

    阿喵的语言天赋不错,主要是和金肆的交流比较多。

    他们主要交流的内容都是阿喵家里以及族里的女性。

    “这是蛋,你是不是不愿意给我做蛋炒饭?”

    “这就是肾,你这个白痴。”阿喵怒道。

    “好吧,这是肾,既然蛋炒饭没有了,那我就换一份烤全喵好了。”

    “这是蛋。”阿喵还是说出了实话。

    这是蛋,谁敢说这不是蛋,那以后都别吃他做的饭菜了。

    现在,阿喵开始为这二十多米长度的肾蛋头疼。

    这要怎么烹饪?

    阿喵心很累,凭什么我要负责烹饪?

    “米凯拉,我感觉到你的内心变得不那么纯洁,我要净化你,跟我来一趟。”

    ……

    金肆本着不浪费的原则,还是在回地球之前,将那三头龙的吃了个干干净净。

    虽然金肆在黑暗之星里腌了很多很多鸭脖子。

    最近金肆有点吃太撑了,所以暂时还是先留着鸭脖子。

    等将来需要了,再拿出来啃。

    这次众人都不再需要冒险闯过传送门。

    金肆、克洛斯和米凯拉回纽约市。

    阿特米斯则是回军队报道述职。

    回到市区后,金肆就没管米凯拉要去哪里。

    金肆则是和克洛斯回到家里。

    金肆发现,韦斯利似乎很久没回来了。

    这货不会是死在外面了吧?

    幸好之前就和克洛斯说韦斯利死了。

    不然的话真不好交代。

    克洛斯来到韦斯利的房间。

    翻找着韦斯利曾经留下的生活气息。

    打开第一层抽屉,看着韦斯利的一些玩具、用品,克洛斯泪流满面。

    然后打开第二层,一卷卫生纸,几张光碟。

    然后默默的合上了抽屉。

    然后,他看到了韦斯利从幼儿园开始的照片。

    一直看到韦斯利高中毕业的照片,上面还有日期。

    等等……克洛斯扭过头看向金肆。

    “你不是说韦斯利十岁那年死的吗?”

    “你记错了,我说的是十六岁。”

    “不,我记得很清楚。”克洛斯突然又燃起希望:“你是不是一直都在耍我?韦斯利没死?没错,你那么厉害,不可能让韦斯利受到伤害。”

    “你是杀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要杀死一个人其实很容易,一发远程狙击,一瓶毒药,不管我多强大,总有照顾不到的时候。”

    金肆拍着克洛斯的肩膀:“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打开冰箱冷冻柜,那个罐子里装的就是韦斯利……等等,我好像把牛肉搞混了,稍等,让我好好的想想……”

    克洛斯的脸都黑了,他很想突突了金肆。

    “开玩笑的,其实我将他埋在……”

    就在这时候,金肆的手机响了,是老特威克打来的电话。

    “金……你果然又出现了,我现在通知你,你被解雇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