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七章 收尾
一本读|WwんW.『yb→du→.co
    “当年狐王没死?”夏归玄沉吟片刻,倒也明白了:“确实,以你们的实力而言,无相已经可以算是杀不死了,无论如何也会有残魂逃逸,等待复苏。我倒是陷入了思维误区……”

    思维误区就是,在他的层面看去,连太清都不是绝对的不死不灭,何况无相?

    一时没想到,以苍龙星目前各方的实力表现,那还真不可能彻底弄死一个无相,能打成残魂逃逸已经很厉害了。

    “吾王确实不算死……临死之际,她把真灵藏在我魂海深处沉眠,而一滴灵血投往谁都不知道的随机之地化胎重生,同样也保留懵懂灵智,留待来日觉醒。担心此胎襁褓早夭,还以大气运术护持,保证健康成人。我对族裔宣称可能有王之遗孤留于大夏,让大家留意搜寻,实则应该算是吾王转世重修之躯……”

    夏归玄笑得如同二哈:“知道了,你们慢慢找。”

    商照夜感觉自己说的不是找不找的事情,难道不是你在探寻我的魂海?

    算了。

    她也没觉得这事情要劳烦父神,父神连统治族裔的心情都没有,当然不会有心情去搭理什么先王之魂。

    夏归玄倒是在此时问了一句:“你这一副枭雄心思,居然没想过设法磨灭了狐王残魂,再设法把她的转世身弄死?是因为怕狼牙他们发现端倪,反而惹起众怒?”

    商照夜有些萧索地摇摇头:“所以说父神对我有偏见,我也不辩。”

    她叹了口气,转回了原题:“父神是否容忍我做刚才说的那一套狐假虎威之事?”

    夏归玄笑笑:“去吧。”

    商照夜行了一礼,终于没再多说,化光而去。

    她刚刚离开,夏归玄的二哈笑就没了,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商照夜说的,几乎句句指向某只狐二哈。

    年龄对得上,纯正的狐裔血脉对得上……这都算了。

    气运加身……这玩意如果是刚受术的话,还能看出是受术所致,但二十四年过去,当初强烈的气运已散,随着岁月剩下隐隐的运势留存,这就没人会往受术方向去想了,有气运的人到处都是。

    然后……真灵不在,只是懵懂灵智另行启蒙,那不就是学了一脑子的人类思维,狐族天赋顶级,但却没有族裔之心,也没有任何实力追求?

    然后还一肚子觉得自己是只极有魅惑力的骚狐狸,是个最能照顾族裔小弟弟的御姐,最聪明最有思想的霸道女总裁……

    那是潜意识里,还有狐王的隐约遗存啊……

    全对上了。

    当然商照夜对殷筱如毫无了解,仅凭狼牙尸体回溯那几句话未必会想这么多,天知道狼牙的“脑子坏了的憨货”指什么鸟样?但夏归玄对殷筱如太了解了,这真的是毫无悬念的事情,绝对是她。

    说转世并不准确,这其实该算某种意义的分身或化身,或者索性说女儿也真说得过去。

    夏归玄也不知道怎么评价这件事情,其实殷筱如是谁转世重修一轮呢,还是谁的遗孤,还是一只普通小狐狸,这本来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即使是转世,只要夏归玄出手,就能完全以殷筱如本人为主,把那残魂真灵吸收成养分,让她秒升级还没有半点后患。又或者对原狐王给予一定尊重,保留她的思想揉合一体,都是可以的。

    关键在于殷筱如自己怎么想,想过怎样的日子。

    如果吸收或者揉合了原身意识,因果就必定加身,这并非外力能动摇,她一定会需要承受她应该承受的事情,此天理之常。

    如果她不想……

    夏归玄微微摇头,没有下什么结论,打算回去再说。

    身后的暗魔意识星星点点,散得干干净净,实际隐含着它还有本体未灭的隐患,原本该算一件大事,但夏归玄却完全没放在心里。

    这次的镇杀意识,对暗魔本体的实力损伤极为严重,要再有兴风作浪的本钱也不是近期的事情,夏归玄从来不相信自己复苏的效率会比不过这玩意……

    事实上他复苏的征兆早就有了……不需要刻意去做任何事,恰恰是,老老实实和小狐狸她们过日子玩游戏。

    那就是复苏的正途。

    至于无上之途……再说吧。

    夏归玄身形一晃,已经抵达了东林星域战场。

    …………

    东林星域,是苍龙行星系东方之外的一片中型行星群,各类天体如林,被命名为东林,和明朝东林党没啥关系。这片星域被人类开辟为星际战略守备区,颇有纵深,在各个行星上有各类驻防设施和驻军,根据不同要害有不同配置。

    也就是一片专职的战争边关区域。

    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行星驻扎的不是人类,而是神裔。

    在苍龙星内部打得有来有去的两方族群,实际在东林防区倒是哥俩好,双方配合很多年了。当然竞争别苗头之意是有,那反而促进了竞争激励。

    也是很怪异的两方势力形态。

    越是安逸的星球生活内部,关系反而越是紧张,然后这种紧张还很默契地不影响外部,打仗都不召回外部驻军来打。

    夏归玄这么多年的见闻,都几乎没见过这样的……

    他出现的地方是一颗小行星上,焱无月正一刀将对方一个奇形怪状的蝎型生物劈成两段,与此同时,烈焰在断口上熊熊燃起,很快将蝎型生物烧成了黑壳。

    最有趣的是,她身边不是号称要“保护您的女人”的魂渊,而是……凌墨雪。

    “嗖!”剑光飞驰,准确地将另一个蝎型生物穿成了蝎子串,整个内部血肉被剑气搅成了空壳。剑气冰寒如霜,蝎壳伤口上居然能看见蓝色的冰晶凝结,这是凌墨雪原先自修的冰凛之术与剑道揉合在一起,形成了她自己的特殊剑气。

    夏归玄看着一冰一火、一刀一剑的模样,有点想笑,还挺巧的哈。

    焱无月凌墨雪同时发现他的到来,同时收起刀剑,看似都要上前,又同时迈出一步,发现对方也在做同样的事,又同时停下脚步,互相看了一眼,一起偏过脑袋看天。

    这哑剧默契得可以做特摄小短剧。

    夏归玄的到来仿佛是一个信号一般,战局已经宣告结束。

    登陆各个行星的泽尔特怪物被屠杀得干干净净,而太空中的泽尔特战舰与强大生命死伤大半,有些拼死突围而去。

    还能看见不少士兵正在四处搜寻扫尾,每个人都戴着圆溜溜的太空头盔、身穿厚厚的太空防护战衣,样子有些臃肿滑稽,却很是灵活。

    连焱无月凌墨雪都是这副打扮,五级战士和伪乾元的修行根本不足以让她俩随随便便在这种不适合生存的天体行事,两个人都是胖嘟嘟身子圆滚滚的头,很是好玩。

    见夏归玄还是那么一身万年不变的古装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两个女人都表现出了一丝羡慕之意。可是问题来了,夏归玄没穿战衣,也就意味着没法用设备沟通,她俩压根连对话都传不出去,得,不需要争谁和他说话了,都老实听他说吧。

    夏归玄真说话了,直接传念入魂:“打完了没?带我去见公孙玖,否则我突然出现在他身边,他们旗舰会不会吓得炸开?”

    “……”就这?

    焱无月闷闷地启动自己的对讲仪:“收队。”

    如果在游戏里或者什么视频电影看战舰,没有太大感觉,脑补也就一架大型飞机似的。

    亲身站在面前,才能体会到这玩意有多大,而一支舰队能装多少人。无怪乎当年一支移民舰队就有数百万人口,这单单一艘旗舰分明就等于一座城市了,何况还有移民专用运输舰?

    “特战司焱无月向副帅禀告战况。”

    守卫伸出手掌,焱无月摸出个证件示意。

    守卫目视凌墨雪,凌墨雪也没好气地摸出了一个证件:“公孙玖特批的临时证件,我说你们之前不是查过一次了吗怎么还要查!”

    守卫板着脸道:“焱将军的脸就无异于通行证,可我们还是要查证件。这里是军队,而且是战时,不是您演唱会登场之后回后台卸妆,虽然我是您的歌迷。”

    凌墨雪:“……”

    守卫目视夏归玄,夏归玄已经摸出了他的上尉证件:“特战司顾问夏归玄。”

    守卫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凌墨雪。

    眼里有些臭小子就是你啃了我女神的愤怒,还是一丝不苟地行了个军礼,转身开启了舰门。

    一进去关上门,焱无月凌墨雪就同时摘掉了头盔:“憋死我了。”

    仿佛一朵火莲和一株冰莲,同时在眼前绽放。

    夏归玄笑问:“墨雪怎么会来参战?”

    凌墨雪欲言又止。

    当然是因为感觉到你很重视这件事啊,刷主人好感的。

    这话怎么可能当着焱无月的面说?

    只能变成了:“我也是大夏子民,为国征战需要理由吗?”

    夏归玄笑了:“不错,回头再演阿雪,演技可能会更好点。”

    焱无月板着脸在前面带路,闻言忍不住道:“这当口你们还想着拍戏呢?这种战事,别看好像结束得很快,收尾还是很繁复的,至少驻扎个半月一月的回不去都很正常,澡都没处洗,你们还想着拍戏。”

    话都没说完呢,公孙玖的声音便在前方舱位内传来:“他俩又不是常规军人,能为国出力已经不错了,有事尽管回去,派个机动运输舰送回去就是了。”

    焱无月惨遭上司打脸,憋得俏脸通红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您治军是这么通情达理的?我认识你这么久了怎么就不知道呢?

    总觉得副帅这一两个月也是处处透着不对劲……

    ————

    ps:晚上加不出来了,我太困了……话说之前几个群都满了,新建了个普4群948478122欢迎加入,老规矩答个简单问题就行。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