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七章 替死鬼
一本读|WwんW.『yb→du→.co
    瞧见顶上一只大手往自己抓来,许道瞬间瞳孔收缩,顿觉毛骨悚然,其牙关都隐隐打颤。好在他的心中虽然有百种念头翻滚,但是面上还是保持着平静,依旧佯装出醉意。

    没有太多的迟疑,许道当即从袖中取出升仙果,持在手中,准备伏身大拜,推脱掉“升仙论道”的机会。

    借口他已经想好了,其自身修为不足,手中升仙果是从兽院槽头手中夺来,德不配位,且事先也在黑山中承诺过,回观后要升仙果转让出去,还请道士们另择他人。

    只是这样一来,或许显得他有点虚假、假仁假义,会惹来道士们的怀疑,也将他抓去吃掉。

    但生机险中求,眼下近乎死局,许道也只能如此一搏。且他也暗中运转起了浑身的法力,手指一直按在煞气剑匣之上。

    若是此计策不成,许道便要拼死一击,用煞气剑匣砍出一条生路。

    他不求自家能安然离去,只求可以破开包围,将阴神藏在蚍蜉群中,然后四散而逃,保留下魂魄。

    若是侥幸,借着玉钩,许道兴许就能苟且活下。且要是无字符箓不丢失,他纵然丢失了肉身,可能也还有成道的机会。

    以上或许就是他如此唯一可以图谋,勉强能做出的准备了。

    脑中思绪万千,许道突地想起了当日在郭氏宗祠炼化灵宝的场面,心间轻叹:“力不如人,蝼蚁也。”

    同时他也暗暗想到:“早知如此,当初在兽院的道徒索要升仙果时,就该直接出手……”

    正当许道要叫出声时,突地有一道喝声响起。

    “呔!道长且慢!”

    “此人资格不够啊!”

    喝声响起,半空中抓向许道的大手果真定住,许道也愕然的抬头望向喊声传来的方向。

    只见一个道徒先是站起身子,吸引了场上的注意,然后又匍匐下身子,先后做出一副惶恐的模样。

    此人的修为是炼气后期。

    许道一瞧见这人,脑中当即有念头电光似的闪过,他定定的拿着升仙果.

    这个后期道徒站出,他瞧见许道“飞入月宫”的动作顿止,面上大喜,口中连忙说到:“禀告三都道长!此人修为仅仅炼气中期,尚未达到炼气后期,如何能算观中的精锐!”

    “且道长们有所不知,此人手中的升仙果并非是他自己在山中寻来,而是此人离山时残害同门,从兽院槽头方观海手中抢来的!”

    “此人离山时还曾说过,他自知修为不够,回到观中就要将升仙果交出来……”

    跳出来的炼气后期道徒,直接将许道在黑山的事情给抖落了出来。

    场上道徒间的一番话讲出,顿时惹得周围的公羊道士、令狐道士等人注意过来,它们的口中都发出怪笑声,好似发现了趣事一般,目中都透露着浓浓的趣味和讥讽。

    许道望着努力在三都道士面前表现的道徒,眼底里也一时古怪,但是他心中却是立刻大喜。

    “是的了!离山时,白骨观中尚存十三个炼气后期的道徒,算上兽院死掉的两个,恰好还有十一个道徒,可是根据离山后道士们的说法,观中也只是恰巧有十一颗升仙果。”

    “而这十一颗升仙果,包括了我手中的这一颗的。也就是说,此人手中并无升仙果!”

    许道目光炯炯的望着跳出来的炼气后期道徒,好似见着的亲人一般。

    正如许道猜测的,跳出来争夺他“机缘”的后期道徒,就是因为其手中没有升仙果。

    因此对方眼看着许道要托着升仙果,飞入月宫中得到好处,心生妒恨,便想跳出来搅和。

    且现场十一枚升仙果,除了许道之外,其他得到升仙果的人,全都是货真价实的炼气后期道徒,且不少人的实力远高过对方。

    其人若是想要获得道士们的传授,得果筑基,便只能选择捏一捏许道这个软柿子。

    而若是对方能成功截胡,便意味着此人将拥有筑基的机会。

    若是不成……

    须知黑山神宴六十年一回,此人已经失去了在黑山中夺取果子的机会,眼下便是对方最后的机会。

    因为即便有可能会触怒道士们,甚至是失败后,还会和许道结下大仇,此人也只能选择拼一拼!

    “不争!哪来的道业!”后期道徒隔空望着许道,心中闪过一丝狠意。

    两人目光交汇,许道看清了此人的眼神,心中略微明白过阿里。

    他瞧着对方眼中的狠意,估摸着若是有可能,对方甚至都想当场打死他,然后将他手中的升仙果抢回去。

    许道不知的是,其实早在黑山中,他和兽院的道徒发生冲突时,对方便存着要打死他,抢夺他果实的打算。

    只是此人同样也忌惮他的手段,便想着等他和兽院道徒发生争斗,然后再坐收渔翁之利,因此就错过了在黑山中抢夺升仙果的机会。

    这也是眼前这个后期道徒,会急不可耐跳出来的原因。皆因对方已经错过一次机会,懊悔不已。

    不管对方究竟是何心思,其想要得到的升仙果的决心越大,许道心中也就越发的欢喜。

    只是许道看着场上一幕,他偷瞥着顶上三都道士的举动,心中暗自犹豫自己可否一口就应下来,直接将升仙果交给对方,让对方代死。

    “若是直接应下,是否太让人怀疑……”

    正当许道犹豫着时,也不知是后期道徒笼络了其他人,还是不少道徒本就妒恨许道,一堆人纷纷摇旗呐喊起来。

    “正是正是!道长们明鉴,此人修为只有中期,如何算是修为精深?”

    “还望道长们重新考虑!”

    “他手中的升仙果都是从方槽头手中抢回来的,我看这颗果实就应该交出来,由道长们分配!”

    听着四周群情激奋,阵阵声讨自己鼓噪声,许道不怒反喜,他在心中暗道:

    “我就说,当日抢了方观海的升仙果,为何都没人作声,虽说那时大家都急着出山,但未免也都对贫道太过客气了……原来都只是把心思藏着。”

    环顾四周,许道发现少数沉默着的道徒,大都是离山时得过他帮助的,而唯一出声支持他的,也只是尤冰一人罢了。

    现场嘈杂不堪,许道并未说话,他面上做着难堪之色,以及明显的心虚表现。

    只等道士们出声,或是那后期道徒再逼迫一下,他便要顺势而为,将升仙果推让出去。

    “桀桀桀!”纸糊月亮中,俯视众道徒的三都道士发出了阵阵笑声。

    三人在吞吃数个道徒后,其腹中都已经不再空空,因此也不急于继续吞吃血食。反倒是底下的道徒争执起来,争先想要让跳入餐盘中的举动逗乐了他们。

    三个道士交流起来:

    “有趣有趣!今年的徒儿们好生活泼,难怪一次得了十一颗果子。”

    “确如底下那人所言,那个得果的小子还只是炼气中期,炼入果子后算不得筑基修士,还需要再养养……选那人罢。”

    偷听见道士们低声的交谈,许道后背已然浸出一身冷汗,但是不等他生出庆幸,就又听有道士说:

    “选来选取作甚,干脆两个都叫上来,一并吃掉得了!”

    好在另有道士听见,出声说:“不可。”

    logo;in1903081bqg1:logo